为什么在高铁上泡面是当下中国的特色
谈资03-14

 

1

因为高铁上的一碗泡面,网上又开始站队互撕。近日,一名女子在高铁上情绪极其激烈地斥责另一对男女,甚至口出 "Sha Bi" 这样的人身攻击性侮辱词汇,一切只因为这对男女吃泡面。

据该女子反映,泡面气味令人难以忍受,尤其在她的孩子对泡面过敏的情况下。

对泡面过敏,这倒是一种新的病症,值得统一和康师傅们研究。有网友站女子一方,认为在高铁上吃泡面是败坏公德的无素质表现,是祖国的败类;更多的网友站男女一方,认为他们的克制态度值得称赞,而咆哮女子的口出不逊以及暴怒抓狂,是比泡面气味更令人作呕的低素质表现。

其实归根到底来自一个问题:在相对的密闭交通空间内,吃什么才不会让人过来怼?怎么吃才能牢牢站到政治正确的立场上?

说到底,这是现代人的问题,古人一般都不会遇到这样的复杂情况。古人在旅途中吃什么?吃自己带的食物。

在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那时经济没有如今繁荣、人口没有现在稠密,交通更没有现在发达,因此路上的饮食也就不像如今这样方便。《庄子 · 逍遥游》里写道:" 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去百里之外,要用一宿的时间来舂米做饭,带在路上吃;如果要送你离开千里之外,更是要提前一季度就开始储备路上带的粮食,不然一上路你的脸色就会饿成黑白。

到了唐宋之后,各地的酒肆餐馆才终于慢慢地形成气候,出去旅行终于不用把一路上的所有粮食都带着了——然而还是必须带上自备的食物。除了米面和干粮之外,还会带上下饭的菜肴,这就是 " 路菜 "。

所谓路菜,就是在旅途路上吃的菜。原来出门旅行,少则半月、多则一年半载,不带路菜的话在古代多半只有挨饿,因为不能保证每一餐你都能在有餐馆酒肆的人烟稠密市集予以解决。例如都到清朝中后期了,林则徐贵为钦差大臣,从北京去广州禁烟,路上也要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一旦离开城市乡镇,也只有凭路菜解决饮食问题。从他的日记中可以得知,他的路菜是五香大头菜。而除了这样的咸菜之外,也有鸡鱼肉蛋一类的荤菜,总不能要求每个旅行者都是唐三藏那样的素食者吧。

路菜的最关键特质是:不能坏。不但要挺过时间的考验,还要能经受酷暑高温天气。所以路菜一般都重油且稍咸,腌肉熏肉是广受欢迎的类型。这样不但可以让路菜的保质期长久,还易于跟稀粥干饭各种搭配,不论热食冷食都百无禁忌。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要少汁水,易于携带。而盛放路菜的菜篓大都是竹片或柳条编成,内里糊以棉纸,外层刷上桐油,既防止油汁漏出,又让其经久耐用。

像鸡丁、肉丁、豆腐干、竹笋,都是路菜的常备品种。而刘姥姥在大观园里吃的 " 茄鲞 ",实际上就是一道路菜中的战斗鸡:

" 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子一拌就是。"

只是这样的路菜,实在不是一般人家能享受得起的。所以路菜的主要品种,还是以咸菜为主——如果当时有老干妈这样的油辣椒,想来也定是销量极好的。在清朝的时候,路菜已经不需要自己准备,只要有钱,在市场上可以买一堆放两三个月都没问题的旅行食品。

有了路菜,在你行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时,才能保证饮食的规律和身体健康。而这样的荒郊野外,以前其实并不少。一直到巴金的小说《家》里,都还体现出对路菜的重视,第三十九章里觉新对觉慧说:" 你带的路菜还太少。"

当然,如果是坐船的话,比如坐夜航船的张岱,待遇可能会好些,船家有船菜提供——不知道味道比今天高铁的盒饭如何,但运气好的话,还是有新鲜活鱼吃。不过即使陆上赶路,随身携带的路菜,一般是不会在交通工具上吃的。

古代的陆上远程交通工具,是牛马驴骡等动物,还有它们所拉的车——牛车马车驴车骡车。 从汉代开始,骑马已经非常普遍,通常是有一定身份和经济实力人群的选择。即便到了宋朝,看郭靖黄蓉骑汗血宝马联袂同行,路人都会在心里默默地说一句:" 富二代 "。

牛走得慢——但是稳,所以比较适合老年朋友。老子出关,骑的就是一头青牛而非健马。至于驴和骡,耐力十足适合远行,所以陆游到四川剑门关玩时才会写诗:" 细雨骑驴入剑门。"

到了清代,只要不是为朝廷送快递的驿卒,一般人长途出行都会选择车辆,因为挡风避雨,比骑在马上暴晒舒服多了。清代已经有一种叫 " 包赶程 " 的车,由电力十足的骡子来驱动,即便是千里长途,也是数日即达。车上的人受得了,拉车的骡子就受得了。

跟以速度取胜的骡车相反的是牛车,又称为 " 太平车 "。太平车以牛牵挽,不赶时间慢慢行走,每天行程不超过十五公里,适合游山玩水慢慢享受旅程的客户。

只是不管是包赶程还是太平车,只要不是被人追杀,都是不会在车厢里吃东西的——有的是时间,为什么要把吃饭的时间都花在路上?

所以,其实古人不会遇上在高铁上吃泡面这样的问题:首先,密闭空间属于自我,我的车厢我做主,我想吃榴莲包子或是芥末下臭豆腐,怎么吃都随便我,旁人管不着;其次,其实在车厢里也不会怎么吃东西,因为到了饭点停下来吃就是。有酒楼去酒楼,没酒楼生火架锅吃路菜,何必要急得连吃饭都在车上?

但现代人不一样,现代人追求快速。在列车晚点都成为巨大困扰的情况下,在车上吃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然而作为公共交通工具,高铁还没法给每个人提供不受他人打扰的密闭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旁人的进食选择当然会让一些人看不惯。一些人觉得是美味的泡面,另一些人却声称会因此而过敏。

中国太大,即便是高铁,行车时间也长,饿肚子确实难忍;中国人没有冷食的习惯,因此泡面成了可供选择的热门食品。只是在高铁尚未明文禁止泡面的前提下,觉得自己饱受困扰不堪忍受而咆哮谩骂,也可能正是对别人自由的干涉。否则不管你吃什么,只要我不喜欢,都可以成为我口中的素质问题。既然要追求方便快捷,有时或许就不得不忍受某些自己不待见的食物,有网友说得好,"1,我不会在车上吃泡面,因为我觉得有味道可能会影响别人。2,别人吃我不会阻止,因为没有规定高铁上不能吃泡面。"

如果一切都从自己方便出发,那还是穿越回古代坐牛车去的好。高铁毕竟不是谁一个人出钱雇的专属交通工具。说到底,高铁和泡面的矛盾是集中式高密度现代生活的必然产物,如何解决尚有待时日和智慧。但同时,类似的矛盾也是追求方便的现代中国人,有时不得不忍受的不方便。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高铁
评论
大家都在看
乘客高铁吸烟引发烟雾报警 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
央视新闻客户端  18小时前
京张高铁八达岭隧道顺利贯通 明年通车后北京至张家口仅1小时
央广网  1天前
哈牡高铁开启试乘体验
央广网  3小时前
又现高铁“霸座女”:撒泼被拘后竟称……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19小时前
风起海岱间丨曾扛着铁锹建兖石铁路,32年后他再次参与建设鲁南高铁
齐鲁网  12小时前
去巴厘岛亲吻浪漫的海滩,感受大自然赋予的神奇
马蜂窝  23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