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尺度太大,这部高分华语片与我们无缘
口袋电影03-14

 

去年金马奖,有一部电影领跑十项提名,最后抱走了五座奖杯,成为最大赢家。

这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按说大陆肯定会上映。

但是不好意思,这部可能无缘。

因为尺度太大

《大佛普拉斯》

这个尺度,有人伦道德的尺度,也有官场商场的暗箱。

但仍然拿下豆瓣 8.6的高分。

透着特有的风格,带着深绿色的芭蕉叶与泛着白色水雾的台湾。

以弱叙事的风格,缓缓展开导演眼中的社会百态。

菜埔是个年纪不小话很少的人,职业是工厂的夜班警卫。

他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时常生病,需要人照顾。

菜埔有个朋友肚财,靠收废品为生,有了闲钱就去抓娃娃。

平时无所事事,晚上总会去找菜埔,一起分享他捡垃圾时捡到的色情杂志,或许某两页还黏糊糊。

一起分享 7-11 夜晚已经冷透的剩饭,在菜埔面前,一向胆小怕事的肚财变得中气十足,是敢想敢做的决策者。

人往往在不如自己的人前面,会展现 " 人 " 的一面。

闲来无事,肚财怂恿菜埔去拿工厂老板启文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厌倦了不会动的情色杂志,他们想看一些战况实录。

虽然前半部分戏剧冲突少,但精彩程度不减。

通过行车记录仪,镜头跳出黑白,进入一个彩色的画面,那里灯红酒绿,酒池肉林。

有钱人的人生,果然是彩色的。

除了黑白与彩色世界的对比之外,电影从开头就有一个画外音,是导演的刻意为之。

时不时的出现,说一些充满表达欲的注解,金句频出却又带着观众抽离了故事,进入到了旁观者的视角。

和他们猜的一样,老板启文拥有一大堆妹可把。

带着女大学生去开房,路上在车里露骨的调情。

和新女伴游戏,光是声音和露骨的言语,就已经让镜头外的菜埔肚财瞠目结舌。

这女的也还敢说了吧 ……

不光设计大佛的启文过的逍遥自在,中间牵线的高委员和他的秘书也是激情岁月。

大佛在一群赤膊工人的赶工中完成,大佛的信徒和高委员之间产生了 " 不和谐 " 纠纷。

双方就 " 法相庄严 " 展开了踢皮球式的争论,虽面容谦恭,话尾都带 " 阿弥陀佛 "。

但把平凡粗俗的争吵,刻意包装。

其本质不但没有改变,更显滑稽可笑。

脸上笑嘻嘻,心里 mmp

同样可笑的还有,肚财说老板启文,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

接着又问菜埔:你的背景是什么?

菜埔指着身后的挂历说:凤梨,香蕉,芭乐,还有莲雾 ……

看似可笑,但紧跟着的是沉默,甚至带着一丝悲伤。

佛像在工人手里是活,在商人手里是货,只有在信他的人眼里才是佛。

明明都是凡夫俗子,就不要假披 " 阿弥陀佛 " 的僧袍。

穷人的背景当然还是穷人,他们的生活是黑白的,甚至不配拥有色彩

" 法相庄严 " 的争论以佛头抬高结束,另一面菜埔和肚财的夜生活,继续干过眼瘾。

富人的生活不光有夜夜笙歌,还有血腥残暴。

还是在记录仪里,他们俩看见了老板启文的老情人被他打死在车前的一幕。

善良的菜埔想报警,聪明的肚财拦住他:你不知道警察和法院都是有钱人开的吗?

肚财是对的,小警察找启文了解情况时,却被分局长一顿臭骂。

分局长是启文更高一层的 " 彩色生活 "。

后来,肚财死了,说是酒驾,但菜埔和释迦知道,肚财从不喝酒。

肚财死的不明不白,很多人猜测是被启文害了,但结果影片没有去追究。

释迦是肚财的朋友,一个 " 忙着逛一逛 " 的流浪汉,他独身一人住在自己的 " 海边别墅 "。

他说:不听海浪声无法入眠。

比起海浪拍击礁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更会辗转反侧吧

肚财的死,释迦说是好事,最起码他还有个人形。

无依无靠的自己,估计死了很多天以后才会被人发现,那是估计就已经腐烂了。

肚财死了,菜埔也怕了,他怕自己哪天身遭不测,老娘没人管,去找唯一的叔叔,希望可以以后照顾一下母亲。

叔叔一直拿话堵话 " 你妈我知道啊,你妈我知道 ",根本不让提,最后还讹他三百块钱。

台湾的雨总是不停,但对这些不问天气讨生活的人来说:晴天雨天一样艰难

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哪还有力气想关于生命的困难。

他们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公平与正义这样的字眼。

菜埔找来大人物宣传 " 美好新世界 " 的布,补一补自己家漏雨严重的房子。

这个为民生走前沿的大人物,补救漏雨房屋也冲在第一线。

菜埔来到肚财的家,他看见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肚财。

" 太空舱 " 里到处贴满了杂志女郎的剪影,抓来的布娃娃环绕四周。

乐器立在桌角,可能不久前肚财还拨弄过它。

这个爱浪漫、爱音乐,本对世界抱有很多希望的人,就因为碍眼被抹去了。

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

黑白在彩色面前,显得那么多余

穷人的生活里也有一丝色彩,土豆的摩托车颜色遭吐槽。

土豆却说:这电影是黑白的,你不说别人看的出来吗?

话一出口,一抹粉色尽显。

有人说是导演调皮,影哥倒觉得本片穷人的唯一色彩另有含义——

穷人生活里的唯一色彩,是别人拿来嘲笑的。

肚财最后的遗像,还是之前他被警察抓捕,上了电视留的,土豆说否则连照片都没有。

记得影片一开始说,被记住的方式就是影像

那反过来讲,除了事故现场的那一个人形,肚财甚至没有来过的痕迹。

一场雨,一阵风,肚财仅剩的痕迹也会烟消云散。

影片除了以小见大,直译也颇有味道。

启文和女伴在车里的翻云覆雨,女伴要启文叫她:Puta。

镜头外的肚财和菜埔没听清,分不清是 Buddhao(大佛)还是 Puta(娼妓)。

启文的工厂葛洛伯是 global 的直译,意为:全球性的

我想这也不是偶然,它指的什么想必不用多说。

《大佛普拉斯》也是一个直译。

《大佛》是导演三年前拍摄的一部短片,后来在金马奖上得到了影片监制钟孟宏的好评,于是就变成了 " 加强版 "《大佛》。

这个大佛加了多大呢?

把芸芸众生都包含其中。

在最后的法会上,万人诵经,经声木鱼声,震耳欲聋。

法会中央的大佛却突然传出了响声,会场霎时安静无比。

还记得启文砸死的老情人吗?还记得返工把大佛的头切下来,整体加高吗?

现在知道老情人的尸体去了哪儿吧?

佛像内的敲击声,像钟像罄,但那不是超度之声。

佛像是空的,众信徒修的真佛其实都在自己心中。

盛大的法会变成了一个有点荒唐的闹剧,影片同样没有给出结果。

也许生活本身就没有结果,没有绝对的定数。

整部片子,灰暗戏谑,多个小人物共构社会百态。

一直在说 " 大佛 ",我倒真看见了一个有 " 佛性 " 的阿妈。

她是做面会菜的,那是专门提供监狱犯人的,家离的太远,家属就会寄钱粮到这里。

肚财之前被关过,在他母亲去世后,这里的阿妈,还是会隔三差五的给肚财一些饭菜。

肚财最后一顿饭里,阿妈就给他留了一个别人剩下的鸡腿。

佛的怜悯,博爱,我唯在这里看见了几分。

官场商场的人,身上挂着佛珠菩提。

启文做过坏事后,扭头对着大佛跪拜。

佛会的师姐,虽面带和善,话语却咄咄逼人,不依不饶。

一句 " 阿弥陀佛 ",断不了你满身铜臭。

一次跪拜,也救不了你一身罪孽。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