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难民发愁,政府军改土归流

 

( ⊙ _ ⊙ )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488- 叙利亚改土归流

作者:猫斯图

  制图:孙绿 / 编辑:棉花

难民回家导读 + 困难 来自地球知识局 00:00 06:58

" 伊斯兰国 " 已经覆灭,叙利亚却战火再燃。

在叙利亚,政府军、库尔德人、反政府军、美国人、俄罗斯人、土耳其人都有驻军,每一支力量都有自己的算计,甚至大打出手,让这个刚刚缓过气来的国家彻底活在了权力的夹缝中。在这样动荡的地区,人口几乎只有净流失,乱局似乎永无宁日。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看看叙利亚国家的重建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2011-2014 叙利亚经历了什么?

2014-2018 恐更加黯淡

拉卡:被隔离的都会

在叙利亚各地的城市里,由于多年的战争已经严重破坏了这些地区的基础建设和城市管理基础,城市作为地区中心的价值已经大大下降。如果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看,叙利亚的城市地区其实出现了罕见的剧烈逆城市化,人员和资源被迫大量流向了农村地区和域外,而且无法回流。

叙利亚主要城市

我们以 " 伊斯兰国 " 曾经的象征性 " 首都 " 拉卡为例。

这座城市曾经是北叙利亚的中心性城市,在战前拥有 22 万人口——对于中东来说这样规模的城市已经相当令人艳羡了。

曾经的拉卡

在叙利亚,部落认同感是维持社会运转的精神基础。想要对地方进行有效的治理和控制,中央政府就必须拉拢足够的部落支持。拉卡的现实状况正是这样的。战前,大马士革中央政府非常重视拉卡的城市治理主导权,选拔了大量来自拉卡的部落精英进入中央政府的管理层。

一个复杂的国家

(叙利亚宗教分布)

阿萨德总统和这些高层有着密切的私人关系,他们的个人利益和中央政府的兴衰也深深绑定。通过留在拉卡的亲友、故旧,大马士革影响着拉卡的政策走向。拉卡的城市运转前景因此变得非常好猜测:只要根据中央的政策导向猜测即可。

阿萨德家族能长期统治复杂的叙利亚

总归有办法和合理性所在

然而战后,这种简单的预测方式失效了。由于恐怖分子对拉卡的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清洗,大量城内的中产阶级不是被杀就是被迫离开了家园。留在中央政府的部落精英发现很难联系上中层的老朋友,而他们对底层民众又并不熟悉。拉卡的城市管理于是和中央政府脱钩了。

宝贵的中层干部损失殆尽 ...

填补权力空白的,是库尔德人。

去年攻下拉卡的,正是库尔德武装 " 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在拉卡周围仍然有零星恐怖分子、城内的排雷建设工作尚未完成的时候,军政府管治是这里的常态。在如今战事启动,域外大国赤膊上阵的情况下,军政府的管制只会更深入。

SDF 的军队

军政府控制下,这座大城市不仅和周边城市断绝了联系,还会成为幼发拉底河沿岸的前线,对人口的吸引力几乎为零。

现在拉卡是库尔德控制的

而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在叙利亚长久以来的矛盾,也让逃离的阿拉伯人担心回到家园会不会受到军政府的报复。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各地库尔德武装人员因为早年间的家仇,报复阿拉伯人市民的事件,当然令人很担心。

库尔德军事权力对拉卡的控制,让难民难以下决心回家。拉卡的中产阶级和行政队伍要想恢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收获 ISIS 首都拉卡的库尔德

几乎形成与政府军 " 划江而治 " 的局面

代尔祖尔:权力群岛

被库尔德人控制的城市影响了拉卡对外逃难民的吸引力,那其他城市会不会好一些呢?

被各方势力联合解放的叙利亚东部城市代尔祖尔就是这一类城市的典型代表。

曾经的代尔祖尔

代尔祖尔是一座面积很大的城市,比北京大一倍,人口非常分散,城市的经济中心也不止一个。

代尔祖尔市周围的地区可以被分为四个板块:东部的 Rif Sharqi、西部的 Rif Gharbi、北部的 Jazira 和南部的 Shamia。这四个板块中居住的居民在民族、宗教、部落、政治诉求上各有不同,是一座非常割裂的城市。城市的市政议题,一般由这些区域各自的代表协调,自治性很强。

代尔祖尔省确实很大

但是宜居土地并不多

(沙漠部落太多数不清?)

由于幼发拉底河穿城而过以及优秀的基础建设,这里曾经的商业条件很好,商人阶级非常强势。大马士革的中央政府对代尔祖尔的控制,主要是通过和商人的一些政商合作。

但是商人和官员毕竟是两种群体,在正常情况下一座商业气息浓厚的城市是很难被中央政府完全控制的。所以叙利亚政府一直想通过城市被恐怖分子清洗的机会,从代尔祖尔的中间阶层那里抢夺城市控制权。这就有点像中国封建王朝晚期的改土归流行动,用中央直派的官员替换有当地话事权的部落长老,以增强控制力。

叙利亚政府军车辆停在代尔祖尔

所以其实,叙利亚政府军并不希望那些流散在外的城市精英回到城市当中。不仅如此,连留守在城市内的市民也感到了来自政府军的不友善。有调查显示,部分代尔祖尔政府军解放区的市民,正在悄悄溜到库尔德人占领区避难。

这条曾经的经济动脉 - 幼发拉底

会不会沦为一条事实上的界河?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代尔祖尔并不是一座由单一势力控制的城市。当地居民喜欢讲一句玩笑话:" 烧一壶热水的工夫你出去兜一圈,就能看见政府军、美军、俄军、土军和库尔德军。" 城市控制权的斗争之复杂可见一斑。

代尔祖尔被各方势力分割控制

图为俄罗斯特种部队在代尔祖尔

所有参加了代尔祖尔光复运动的势力,都希望能够在这座城市分到更大的一杯羹,不断扩张着自己的控制范围。随着解放时间越来越长,各个势力的控制区开始接壤,并且产生了激烈的局部冲突。面积过大的代尔祖尔早就已经不止是一座城市,而是被各方势力切割的几个控制岛拼接而成。

当年代尔祖尔被 ISIS 团团包围的时候

反而是这个城市各派最为团结之时

在这些控制岛的边缘地带,在战事已经点燃的情况下,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高危地带。对于平民来说,这样的局面并不能让人放心。已经流落到土耳其乃至欧盟的难民,当然也就不愿意回到仍然争端四起的家乡。

接收不到足够的回流难民,城市的经济发展也就很难得到新的增长,各方会越发陷入在有限的资源泥潭内争夺的局面。这时候争夺的资源,已经不是人的劳动力,而是更大的土地。对土地争夺的依赖,会进一步阻止人才回流,最终致使代尔祖尔长年处于无法恢复的窘境。

处在战乱之中的代尔祖尔

如何招揽人才

正是因为叙利亚国内的矛盾过于复杂,各个被解放城市的人口组成、经济作用、军事价值又各不一样,使得这个国家的复兴工作需要大量细致而大胆的努力。指望 " 伊斯兰国 " 的覆灭就带来人口回流是不现实的。

在叙利亚各地城市的重建过程中,会诞生一些新的领导人物和精英阶层。他们的出现,正是为了填补原有精英阶层留下的空白。

但是无论是由军政府自上而下地钦定,还是由民众从现有的人群中自下而上地选举,这些人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英分子。被指定的领导没有群众基础,缺乏代表民意的资格;民众自选的群体缺乏执政经验,而且非常害怕失去自己的位置。

他们都并不欢迎旧精英的回归。

旧精英回来连家都找不到

被打断的部落政治联系管道、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长期的敌视、各方背靠武装势力的对峙、鸠占鹊巢的伪精英,这一切都让离散在外的叙利亚难民没有回家的欲望。

一个合理的解决思路应该是一方面承认已经出现的库尔德强大势力,一方面缓解库尔德地方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对峙情绪,以瓦解库尔德人和反对派之间脆弱的联盟。

库尔德失去反对派尚能划江而治

反对派失去库尔德还剩什么 ...

美国的导弹么

库尔德武装已经形成气候,而且背后拥有西方势力的支持,一时间消灭并不现实。与其围剿,叙利亚政府不如借着共同消灭 " 伊斯兰国 " 的情谊招安这批军队,并将其人员纳入中央政府的执政团队。在长期攻城掠地的过程中,库尔德干部们很清楚如何在极限状态下发展城市,对大马士革政府具有巨大的价值。

假如叙利亚政府承认并接纳库尔德势力

苏丹表示 ..

于此同时,对地方的控制应该设法尽量回到过去的状态之中,鼓励技术人才尽快回家。这些人不仅是连接中央政府和地方民众的纽带,更是城市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

要做到这一点,阿萨德政府最明智的做法显然是释放部分权力,向库尔德人示好。考虑到难民回归、城市复兴之后,这些回归者未来对阿萨德政府的感恩支持之心,这种权力下放是值得的。但受胁迫于域外大国的这位医生,又能做什么呢?

棋手和棋子很多

棋盘快被用坏了

后恐怖主义时代,叙利亚的国家权力仍然陷于虚空,一度并肩作战对抗恐怖势力的各方矛盾甚至已经被摆上台面。激烈的争端抵消了难民对家乡的思念,没有人会想回到这样的是非之地。只有真正意义上的稳定,才能聚拢人才,维持一个地区的繁荣。

丰田表示,无论叙利亚内战还要打多久

自己或将是最大赢家

END

扩展阅读

我局更多观察文章,戳下面

国家:巴西  |  泰国  |  印度  |  日本  |  越南

省区:安徽  |  广西  |   河北  |  河南  |  山东

城市:广州  |  苏州  |  杭州  |  黄石  |  玉门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大马士革 政府军 基础建设 美军 技术人才
评论
大家都在看
突发:以色列对大马士革发动了三波大范围空袭
战略网  14天前
叙利亚大马士革国家博物馆重新开放
国际在线  1个月前
突发:以色列对大马士革地区发动了三波大范围空袭
凤凰军事  16天前
叙政府军解救19名被“伊斯兰国”绑架人质
新华社  1个月前
南非是如何变成英国殖民地的?
地球知识局  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