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人都爱坏女人?让这个民国妖孽告诉你
微在04-16

 

中国人一向称赞淑女,钦佩侠女,崇尚烈女,意淫仙女,害怕妖女。王小波比喻,"(文化人)可不要受她的勾引,和那个妖女睡觉,丧了元阳,走了真精,此后不再是童男子,不配前往西天礼佛。"

但只有妖女,让人震慑、让人心痒、让人被勾魂夺魄之后还念念不忘。

民国 10 年,一个女孩出生在北平。许多年以后,她有个外号叫 " 一代妖姬 ",用前无古人的妖艳和颓废给民国文艺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她就是白光。

虽然,白光这个名字,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太陌生了,但在当时,这两个字就像一个糖衣炸弹。

要怎么形容白光这个小妖精呢?她实在太精彩、太有趣了。

一头波浪发,一张长方脸,一双吊梢眼,浓黑的眉毛像倒挂的海燕,猩红的嘴唇像缠绕的毒蛇,她的身材高大窈窕、饱满丰腴,她的嗓音低迷怠惰、略带沙哑。和 40 年代的上海滩歌后们坐在一起,她明显有一种西方女人式的直白和大胆。

上海滩六大歌后

左起:白虹、姚莉、周璇、李香兰、白光、吴莺音。

1940 年代,传统中国女性的典型气质是温柔贤淑、端庄娴静、楚楚动人:周璇甜美、阮玲玉幽怨、胡蝶华贵、王人美俏丽……相比之下,白光就是她们所有人的反面:纸醉金迷、慵懒性感、妖艳颓废、放浪形骸,她是芬芳中的香烟,清流里的烈酒。

她是演员,演过的角色没一个好人,大都是淫娃荡妇;

她是歌星,唱过的歌曲没一首正经,基本是淫词艳曲。

但就算到了今天,她特立独行的作品依然有强大的生命力。

比如你一定在某个智障口香糖广告里听过她的声音:

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我的心也碎,我的事也不能做。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反正肠已断,我就只能去闯祸。——《如果没有你》

比如她磁性的魔音已经成了旧上海影视的标配:

我等着你回来,我要等你回来。你为甚不回来,你为甚不回来?——《等着你回来》

她撩人性感的作品有《醉在你怀中》:

眼波带醉慢慢流动,樱桃小嘴火般殷红。

细语耳边轻轻相送,美酒情意一般浓。

今晚让我放松,醉在你的怀中……

歌喉极尽挑逗,歌词极其轻佻,在那个刚脱了裹脚布的年代是十足的石破天惊。

她突破大胆的作品有《我是女菩萨》:

你是虔诚的和尚,我是庄严的女菩萨。

我们朝夕相见面,真像是一家。

我们心相呼应,可没有说过话。

你对我焚香祷告,你给我披金插花。

(旁白: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坦白地说吧。

用矜持掩饰挑逗,用轻佻解构庄严,无论在过去还是今天,这种不成体统的歌,也就她敢唱。

她鬼马又好笑的作品有《秃子尿炕》:

扁豆花开麦梢子黄啊,哎呀。

手指着那媒人来骂一场啊,哎呀。

只说那女婿他比奴强,嗨咿呦嘿。

谁知道他又是秃子又尿炕,嗨咿呼呀呼嘿。

头一道尿在那红绫被呀,哎呀。

二一道尿在那象牙床噢,哎呦。

天天那尿炕奴生气,嗨咿呦嘿。

生了气来顺手就是两巴掌,嗨咿呼呀呼嘿。

歌里这位女婿不仅秃,还泌尿系统有问题,难怪丈母娘打骂他 " 就是给你吃了石头你也尿炕 ",这是一个古代民间男德沦丧的故事。

唱着这些小黄歌的白光当年有多浪荡?在白先勇的小说《台北人》中,他借女主角的表演描绘了当年白光登台的妖娆风姿:

这首歌,我熟得很,收音机里常收得到白光灌的唱片。倒是难为那个女人却也唱得出白光那股懒洋洋的浪荡劲儿。

她一只手拈住麦克风,一只手却一径满不在乎地挑弄她那一头蓬得像只大鸟窝似的头发。她翘起下巴颏儿,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唱着……她的身子微微倾向后面,晃过来、晃过去,然后突地一股劲儿,好像从心窝里迸了出来……唱到过门的当儿,她便放下麦克风,走过去从一个乐师手里拿过一双铁锤般的敲打器,吱吱嚓嚓地敲打起来,一面却在台上踏着伦巴舞步,颠颠倒倒,扭得颇为孟浪。——《一把青》

在当年的上海,她的小骚歌儿人人皆知,风靡一时。她的代表作,黄包车夫也会哼上几句;蒋介石做寿,年年都钦点她到场。

左起:葛兰、白光、林黛及李湄为蒋中正贺寿

但凡听过白光的原唱的人,都会发现后来的翻唱者还是少了点妖劲儿和狠劲儿,无论是徐小凤、叶玉卿、梅艳芳、 邓丽君、蔡琴、凤飞飞、齐秦、费玉清……都没有白光的那种味道——那种女性的自觉和放纵,也就是对自己身体的自由处理。她歌声中这种超前的感觉极其强烈,那种诱惑、调戏、轻贱、讥讽、虚虚实实、若即若离、正搔到痒处的巧妙拿捏,微妙得难以言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艺术生命力还在影响后来的人。

香港导演李翰祥回忆,他小时候耳濡目染,不经意哼唱白光的《假正经》,结果挨了家长一顿打。这是当时的普遍现状,白光就像一根芒针,刺穿了伪善的面具,让很多 " 正人君子 " 一边忍不住心猿意马,一边又板起脸斥责 " 一代妖姬 "。

关锦鹏在电影《长恨歌》里选用了白光的歌曲《相见不恨晚》,好像在暗示只有白光,才能把人性中的颓废演绎到极致。

《长恨歌》

曾创作小说《霸王别姬》、《秦俑》、《胭脂扣》的香港作家李碧华也非常欣赏白光,说她 " 大情大性,敢爱敢恨,快人快语,心狠手辣 "。(白光:???)

蔡明亮的情色电影《天边一朵云》反映了现代爱情的悲哀。电影结尾在诡异的性爱场景下,突然传来白光那首同名歌曲,有如高天苍雷,字字敲心。

张艺谋导演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里,还特别安排巩俐载歌载舞地表演白光的成名作。

在亦舒的小说里,女主角一失恋,回了家收音机里肯定在播放白光的歌," 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 " 在港台文化圈里,白光就是一个听觉的记忆符号,跨越时代映衬着当下的背景。

在水银灯外的真实世界里,白光经历了中国女性小脚解放、中日抗战、国共内战、珍珠港事变……也过着和电影情节一样离奇的生活。

1921 年,白光出生在北平一个旗人家庭,她原名叫史永芬(一听就是个父母和孩子有仇的名字)。父亲是军需处长,母亲是话剧演员,她从小酷爱音乐和表演,学生时代就参加过中国第一代招收女性演员的剧团。18 岁,她奉家长之命初嫁,生下一个女儿,之后便不断经历着离婚、订婚、退婚、结婚、离婚……

1937 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并占领北平,并准备利用文化渗透来推行侵略政策,计划拍一部叫《东洋和平之路》的宣传片,向日本国民介绍中国,还要全部启用中国演员,大明星胡蝶也在被邀请之列。

当然了,当时中国的大片领土沦陷在日本人手里,大部分有良知的电影演员都拒绝了,日本人挑来选去,这个机会落在了当时还默默无名的白光头上。

准备从影之前,史永芬给自己取了个艺名:" 电影是什么?不就是一道白光射在银幕上吗?好吧,我就叫白光吧。"

从此之后,史永芬成了白光。不过,因为种种原因,电影并没有拍出来,白光却和日本人山家亨好上了。这位山家亨,是著名的 " 满洲国独立 " 主要策划者之一,是川岛芳子的初恋情人,也是他,一手扶持白光成为了旧上海娱乐圈的顶级女明星。

白光的写真,在当时相当大胆

在山家亨的帮助下,白光出演了《桃李争春》等 3 部电影,结果一炮而红,时人评价:" 白光把剧中的反派女角演得叫人又爱又恨,那顾盼神飞的修眉俊眼撩人心动,勾魂摄魄的低吟浅唱醉人心田。一句话,够味儿。"

白光直爽大条的性格也给自己圈了不少忠粉。比如抗战时,上海人的精神极度苦闷,有人问现在应该放映什么样的影片给民众?

周璇回答:有教育意义的影片。

白光回答:歌舞片。

当时上海电影公司高层,见到白光独特的个人魅力和巨大的商业价值,以至于当时的影片中一旦有类似 " 坏女人 " 的角色,总是不假思索地想到白光。她的艺术之路落入了一个固定的套路中:一部电影、一个 " 坏女人 "、一首好歌。

白光还在山家亨的帮助下,去日本留学了两年,并和山口淑子(李香兰)一同拜日本著名声乐家三浦环为师。

这段留学经历,成了后世研究白光的一段迷思:有人提出一种观点,说白光其实是个间谍,她去日本是为了窃取情报。这种假设虽然离奇,但仔细翻翻历史,好像也并非不可能:

首先,她是真心痛恨日本人在上海的所作所为。她晚年接受采访时生气地说:" 上海是中国的一条大血管,洋鬼子把针插在这里吸血……我会怀念上海?……你们太年轻了。"

其次,白光在上海期间,和著名军统特务头子戴笠过从甚密,她曾以亲密的 " 达令 " 来称呼戴笠。

再次,和她同居的日本人山家亨在二战后被日本军事法庭审判,以叛国、泄漏机密等十多条罪名受审,被判处 10 年徒刑。

二战后,当年的歌星李香兰和著名 " 汉奸 " 川岛芳子,都被推上过中国军事法庭的审判台,前者被遣送回国,后者被枪毙。按说白光和日本人过从甚密,但她似乎没有在战后受到严厉的惩罚,依旧活跃在 40 年代上海的娱乐圈内。

如果她是间谍的话,那么她忠于哪方?或者,她是一个双料间谍吗? 

大多数时候,白光都否认自己有 " 间谍 " 身份,说没有那么传奇的故事。可也有一次,她似乎漏了一点口风,说 " 就让我为自己的祖国做点事情吧 "。 

1949 年,白光去香港加盟了长城影片公司,先后拍摄了《荡妇心》《血染海棠红》和《一代妖姬》三部影片。

《荡妇心》是根据俄国作家托尔斯泰的《复活》改编,《血染海棠红》是描写一个 " 神偷俏佳人 " 的故事,《一代妖姬》则是根据歌剧《托斯卡》改编的,描写一位女伶为了恋人的死而殉情的故事。白光艳丽而强悍,用一种抗争到底的杀气,将看似浪荡无情的反派角色演得极入骨。够辣够狠够放之余,却又蕴含一颗热烘烘的善心,这般游走正邪之间,不仅不讨人厌,她使坏时反而让人过瘾,她落难时却又得人同情。此片一出,# 一代妖姬 # 成了她专属的个人标签。

 

不过大众对于她 " 坏女人 " 的刻板印象,也让白光苦恼:" 其实我有真情,更有着热爱。我也懂得善与恶。可是电影公司老板要我演坏女人,我不演就不能拍戏赚钱!在生活中,我多么渴望真诚的爱情,可是那些男人给予我的又是什么?欺骗和无情!我受到过无尽的刺激、痛苦和失望!我不再追求爱情,我要钱!"

1951 年,白光闪电宣布息影,因为她要结婚了,这次还是跨国恋。

白光与外号 " 白毛 " 的美籍飞行员艾瑞克认识于 40 年代。这种结合,在当时保守的中国社会也轰动一时。1951 年 6 月 28 日,两人在众多影迷的祝福下飞到东京定居," 白毛 " 驾驶着飞机,乘客只有白光一人,这是一场受到全球华人瞩目的盛大婚礼。

在东京银座区,白光开设了一家夜总会,门庭若市,生意兴隆。白先勇曾提到,《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的主角原型就是白光," 她的歌声带给我创作角色的灵感 "。

只是婚后," 白毛 " 露出了真面目,不仅花光白光辛苦拍戏的所有积蓄,还经常对她恶语相向。白光花费了许多心力打离婚官司,前后开庭了 20 多次,纠缠数年才告完结。白光宣布自己变成了不婚主义者:" 我这个人做人失败,得罪不少朋友,婚也结得不好,一路走来,始终没有碰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结婚几乎毁灭了我,对于结婚与男人的爱情,说良心话,我是已经失去了信心!"

1955 年,离婚后灰心丧气的白光返回香港,拍摄了几部电影之后,她在 1958 年正式退出影坛,从此销声匿迹。

世事几度变迁,如果不是 1995 年的台北金马影展颁奖给她,大家还以为这位艳极一时的巨星早就去世了。

谁也没能想到,74 岁的白光回归公众视野,就立马又让所有人惊骇了一次,她还是长方脸、波浪卷、吊梢眼、海鸥眉、猩红唇,只是身边多了一个男朋友——比她小 26 岁的男朋友,舆论哗然之际,她只说," 缘分来了,千军万马都挡不住 "。

原来 1959 年,白光患上了血癌,之后又得了子宫癌,为了治病她几乎倾其所有。1969 年,半退休的白光到吉隆坡登台,认识了在马来西亚经商的颜良龙,这位商人全家从上到下都是白光的超级脑残粉,他对白光体贴入微,呵护备至。就这样,原以为今生和婚姻绝缘的白光,找到了独属于她的小奶狗。白光伴随他移居马来西亚吉隆坡,两人没有一纸证书,却极其低调地厮守了将近 30 年。

他们的钱财不多,囊中羞涩,但颜良龙还是设法保有一辆旧奔驰车,好让白光出门不至于太寒酸。他们的屋子很朴素,家具也很简单,一代妖姬到了晚年,也洗手作羹汤为爱人烧菜,菜式也很简单——粉丝炒大白菜。

1995 年,白光出席台北金马影展,获得特殊贡献奖。舞台上,她似乎又恢复了多年以前的放荡妖娆,极尽风骚,媚得像个小姑娘。媒体评价这位 74 岁的老女人:" 依然风格老辣,修炼成精,魅影绰约。" 一代妖姬果然不凡,妖精老了还是老妖精。

1999 年 8 月 27 日,白光因结肠癌病逝于吉隆坡,享年 79 岁。

颜良龙遵照白光生前的遗嘱,丧事低调处理,遗体落葬在吉隆坡市郊富贵山庄墓地,落葬时仅有她的胞妹和夫家亲属参加。 

她的坟墓很特别,是一架钢琴。琴墓在中国取材,德国设计师精心设计,墓志铭下面铸有一排黑白相间的琴键,琴键上端刻有《如果没有你》的五线谱,那是白光生前最爱的歌。 

按动石级上的琴键,会传出白光悦耳动听的歌声:" 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我的心也碎,我的事也不能做…… "

一代妖姬就此仙逝,至于后人,尚有她曼妙的歌声可以追忆。被雪藏多年之后,白光也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和迷恋。那妖媚磁性的嗓音,可以在任何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将你带入属于那个她的年代:她永远在那里,烟视媚行,歌舞升平。

本文来自微在趣闻社,想看到更多全球社交网络上的疯狂趣闻,请前往苹果及各大应用商店搜索 " 微在 ",即刻下载 " 微在趣闻社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胡蝶 梅艳芳 蒋介石 巩俐 齐秦
评论
大家都在看
梅艳芳演唱的经典老歌《夕阳之歌》,把自己都唱哭了!
腾讯视频  1天前
张学友知道这是和梅艳芳的最后一首歌,强忍眼泪终究还是泪崩了
腾讯视频  12小时前
梅艳芳演唱的一首《似水流年》,终于找到了经典的现场版!
腾讯视频  1天前
梅艳芳这首《胭脂扣》真心难唱,连陈奕迅都差点Hold不住
腾讯视频  21小时前
人类或许在无意中向外星文明宣战?
利维坦  1小时前
衰落的欧洲和俄罗斯在何处祭奠他们逝去的航天梦想?
地球知识局  11小时前
金箍棒是什么材料做的?算算就知道!
果壳网  12小时前
台湾也有抗日神剧吗?
地球知识局  11小时前
只剩20天,拿什么开启新的一年? | 好物推荐
果壳网  12小时前
距离双12结束只有26小时,什么样的剁手姿势比较帅...
果壳网  12小时前
有着非洲血统的富贵竹,怎么就成为了东方的神秘力量?
科学松鼠会  2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