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 90 后的“网红”体验
秦皇岛晚报04-16

 

近期,针对 " 快手 "" 火山小视频 " 直播短视频平台传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国家网信办依法约谈平台相关负责人,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进行整改。这是 " 网红 " 盛行以来,监管部门对其发出的第一枪。

在滚雪球般快速膨胀的互联网世界,前赴后继争当 " 网红 " 的人有多少,不得而知。只要一部手机,每个人都可以是生活的导演,每个人都可以进行直播。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跻身于 " 网红 " 队列之中。有的想一夜成名,快速捞钱 ; 有的想博得眼球,刷存在感 ; 有的想成为意见领袖,彰显自我。今天咱们来说说一个你我身边的 " 网红 ",他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

本报记者 李妍

3 月 23 日,晚上 10 点,海港区西沙滩一间酒吧内。

大伟和往常一样,在快手直播间等着他的粉丝们,不一会儿,直播间成了热闹的聊天室。镜头里的大伟,方面大耳,下巴留胡,左右手及手腕上带着皮具银饰。他滔滔不绝,各种调侃,屏幕上闪着粉丝们不停 " 刷 " 出的礼物,几秒钟工夫,前面的礼物就被顶了出去,后来的礼物也是转瞬即逝,大伟的精气神儿更足了,喊话送礼物的粉丝:" 谢谢‘帅醒’哥 !" 这时," 帅醒 " 哥送的 " 啤酒 " 礼物已经刷屏,由于速度太快,记者只能略数,至少有 30 个 " 啤酒 "。

" 啤酒 " 是平台直播间的一款礼物,价值 10 快币, 1 元人民币可以兑换 10 快币。除了 " 啤酒 ",还有其余 23 种礼物,少至 1 快币的 " 棒棒糖 "、5 快币的 " 么么哒 ",多则 268 快币的 " 爱心轰炸 ",最贵的是 2888 快币的 " 穿云箭 ",当粉丝们在直播中轻点手指送礼物时,大伟的满足感爆棚 ! 这种满足感甚至让他无暇顾及自己的老本行," 我之前是做手工皮具的,真心瞧不起‘网红’,甚至觉得很低俗。"

大伟点燃一根香烟,吸了一口,低头长吐出去:" 低俗,但是真的有钱赚 !"

一夜之间 " 网红 " 了

90 后的大伟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成熟,几年前,他在石家庄学调酒,回秦皇岛开过酒吧,没多久黄了。做手工皮具成为他的稳定饭碗,收入也算可观。近两年," 网红 " 兴起," 大学死党 " 小关多次劝他,你会调酒,不如当 " 网红 " 吧 ! 当时在 " 网红 " 圈里,调酒师还是空白。犹豫许久,大伟抱着试试的心态,在去年年底录了第一段视频上传至平台。想想觉得那时候像是做梦:" 有一天睡醒一觉,发现粉丝上了 3 万 ! 收到私信无数,顿时有点儿蒙,失联多年的小学同学忽然联系我,说看见我的调酒视频上了‘热门’。3 个月过去了,粉丝已经 80 万。"

除了直播,大伟每天还要拍摄视频上传到平台,拍摄团队甚至连业余都算不上。他坦诚地告诉记者:" 拍视频的都是我哥们,可以说是零基础,我的要求就一个,别拍虚了。至于镜头对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开始拍,拍多长时间,都是我在指挥,嗨 ! 真有种导演的劲头。拍完之后,剪辑也是我自己来,想出一个像样的、粉丝爱看的段子,没那么轻松。我每天都在琢磨大家喜欢看什么,怎样才能有新的内容吸引人。"

拍摄前,大伟将常用的果味糖浆、朗姆酒等整齐摆放在吧台,手边是盎司杯、柯林杯、摇酒壶和调酒必不可少的冰块,他搓了搓手,拍拍结实的腮帮子,看着摄像头," 嗯,开始吧 !"

在快手平台上,长则 1 分钟,短则十几秒的视频看似信手拈来,其实每一条的拍摄、发布都是精心策划," 调酒其实很容易,关键是要不断创新,做原创的鸡尾酒,这样大家才会有新鲜感,在我上传的近 300 条视频中,多数都是我原创的,有几款特别受欢迎,很多粉丝都学会了,他们尝试自己调酒,越来越着迷,每天看我的视频,看我直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这种 " 习惯 " 就是粉丝经济的萌芽,通过对粉丝黏着度的培养,实现了 " 网红 " 和平台的经济利益。大伟做了 3 个月的鸡尾酒教学直播,在快手和抖音分别拥有 80 万和 100 万的粉丝。就快手平台而言,每天的直播里,粉丝会给他 " 刷 " 价值约 4000 元的礼物。这 4000 元里,50% 被直播平台抽成,剩下的就进了大伟的腰包。

" 挥金如土 " 的粉丝们

每天都很累,但是不能停,一天都不能 !"

休息会 " 掉粉 !"

每天拍摄视频、直播调酒成为大伟的主要生活,活成了如今的昼夜颠倒。

失去粉丝影响的不只是号召力,更直接的是少了收入。大伟觉得比起那些秀下限、博出位的 " 网红 ",自己一点儿都不低俗:" 我的粉丝很多是从事文化产业的媒体人、电影人,他们热爱生活、喜欢调酒。"

" 我并不是单纯想赚他们的钱,我很想和他们合作,比如拍电影。"

" ‘网红’可能只是昙花一现,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我有个梦想,想拍摄一部关于中国调酒师的电影。"

" 拍电影挺烧钱的。所以要利用粉丝经济。除了钱,他们可能会提供场地、提供人员、提供各种你想不到的帮助。"

" 入了这一行才能真正体会粉丝的力量,之前我也不知道。" 热情似火的粉丝在平台上不停给大伟 " 刷 " 礼物,让他不仅仅有赚快钱的刺激,还有明星般的优越感。 " 隔三差五的有外地粉丝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见我一面,开始真的很惊喜,感觉自己很有魅力,时间长了,有点儿难以招架,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想被过多打扰。是不是听起来越来越像明星逃避曝光了。"

" 有的粉丝在直播间挥金如土,‘刷’了几千块钱的礼物一句话不说就走人 ; 有个广东女孩儿通过视频和直播喜欢上了我,每天固定‘刷’ 200 多元的礼物,我以为她是个富婆,有一天我问她做什么工作,原来她只是个网店客服,月薪 1 万的普通白领,我立马和她说,别再给我‘刷’礼物了。这些应该是其他工作难以体察的隐秘地带,我也在慢慢消化。"

当被问及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是否喜欢 " 网红 " 世界中的 ?

大伟的回答很坚定:" 不 ! 我还是喜欢传统一点儿的,踏实善良的那种。"

对于近期监管部门对直播平台的治理,大伟坦言:这是早晚的事儿。" 网红 " 作为新兴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滋生了很多行业乱象。由于粉丝众多," 网红 " 每做的一件事、每说一句话都会被无形放大,对未成年人、没有自制力的孩子影响很大。既然是公众人物,每一个 " 网红 " 都要不断提升自我修养,以免传播低俗内容对社会造成不好影响。

" 网红 " 背后的推手

很多人都以为 " 网红 " 是莫名其妙红了,其实不然。我们看到的直播达人的种种表现,大多数都是精心策划的结果,这种 " 网红 " 背后的操盘手参透了怎么利用网络赚钱,哪怕 " 红 " 只是昙花一现的利益所驱,他们也掌握着方向,知道粉丝们想要的是什么。大伟道出了 " 网红 " 的幕后推手。

大伟的策划人就是当初忽悠他入行的 " 死党 " 小关。20 出头的小关从小学就对网络产生了兴趣,最后选择了 " 网络公关 " 专业,目前是一名职业网络人。不仅包装 " 网红 ",他更大的盈利点在于策划网络项目。这些 " 网红 " 可以说是吸引粉丝的噱头,目的是将线上的粉丝引流到线下,在现实生活中,粉丝就是他们获取利益的核心,"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我想卖一款茶叶,找大伟在直播时插播个广告,近百万的粉丝,引流到淘宝、微店,还愁卖不出去吗 ?"

" 网红 " 并非都有一技之长,小关坦言,颜值高才容易红。" 大伟是我的哥们儿,他虽然是我的成功案例,但不同于一般意义的培养。培养的话我会选有特点、好包装的来做,当然年轻漂亮、身材好、会跳舞的女孩儿是最容易火的。"

" 有女孩找来,她们都是想通过成为‘网红’赚钱。" 当记者表示想了解这样的女孩时,小关拒绝了," 采访就算了,网络中的她并不是现实中的她,现实中,你认不出是她。"

培养一个 " 网红 " 要多久 ? 小关说," 可能一两个月就够了,‘网红’的特点是短平快。利用最多的是网民的猎奇心理,不新鲜了,也就过气了,没什么噱头了。"

对于这种 " 快 " 钱能赚多久 ? 大伟他们似乎并不担心," 不知道哪天平台会被封了,不过没关系,网络瞬息万变,不管做什么,只要研究出其中的规则,总会挖到金矿。"

" 网红 " 本身无关褒贬

针对 " 网红 ",也有专家学者从专业角度出发进行了解读。王曦作为河北科技大学一名新闻传播专业的教师,一直关注网络传播现象,记者连线他时,他表示 " 网红 " 这个词本身没有感情色彩,就是指网络红人,现在成了一种现象,甚至职业的代名词。在网络走红并为人所知,国内外都有很多典型案例,国内早期最具代表的应该是 "papi 酱 ",靠着编段子被大家喜爱并走红。这个例子里我们看到了新媒体的传播特点,使得有才华的人展示自己的门槛极大地降低。

如今,网络平台形式很多,比如微博、直播平台,还有现在很火的微视频平台,都有各自的 " 网红 ",粉丝量巨大。从正面角度来看,能成为 " 网红 " 肯定是要有两把刷子的,在某方面具备较强的能力,靠真才实学或一技之长引起大家关注。从负面角度来看," 网红 " 存在内容低俗、过度炒作、抄袭、同质化等问题。炒作很容易理解,找专门的团队来包装,雇水军,花钱就能红,这个其实就跟网游里买装备弥补自己操作水平一样。

最让人担心的是,那些为了快速出名博眼球的 " 网红 ",他们依靠色相、恶作剧、炫富等低俗内容大量 " 圈粉 ",传播不良视频,带坏了社会风气。我相信,这将是监管部门和网络平台双管齐下,严格约束的主要方面。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