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最高境界不是空“巢”,而是空“镇”
穷游网04-16

 

▲ 图 /refinery29

这是只有一个人的美国小镇。

作为 Monowi 唯一的居民,已经84 岁高龄的 Elsie Eiler 是该镇的镇长,财务,文员,秘书,酒馆老板图书馆馆长

▲ Elsie Eiler(图 /Reuters)。

每年她都会在 Monowi 酒吧镇长选举栏挂上通知,然后为自己投票,每次都能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 Eiler 夫人的1 号车牌(图 /dailymail)。

而这个酒吧也是她开的。

▲ Monowi Tavern,镇上唯一的酒吧(图 /adventuretravel)

酒牌烟草许可证都会定期发给 Monowi 的秘书——她每次都会扮演成秘书,然后再把它们发给作为酒吧老板的自己。

▲ 图 /refinery29
▲ 图 /messynessychic

为了防止有人偷偷住进镇里那几栋衰败的建筑物里跟她抢地盘, Elsie Eiler 还专门记录了附近空置住宅用地的名单,并且定期检查

▲ " 一只正在默默守护领地的雌性动物 "(图 /dailymail)。

即便 Monowi 只有仅仅 0.21 平方英里,甚至比不上中国一个大学校园的大小。

▲ 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北部偏远地区,距离南达科他州(South Dakota)边界五英里,一条长长的土路穿过滚滚的草原和金色麦田,通往 Monowi 的镇中心(图 /capivaranerd)。

" 在这个世界上, Monowi 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我当然可以选择和我的孩子们住在一起,但那样的话,我就得再交新朋友了。" Elsie Eiler 解释道。

▲ Elsie Eiler 与朋友们 @ Monowi 酒吧(图 /dailymail)。

Monowi 酒吧的老顾客大多是在这个地区(80 英里外)生活了一辈子的农民,他们大都是在 Elsie Eiler 亲手制作的汉堡和薯条的陪伴下长大的。

▲图 /ajc
▲ 图 /onlyinyourstate

每周日晚上,老顾客们驱车长达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来这里跟朋友们聚聚,玩玩纸牌游戏。当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带着他们的孩子,甚至是孩子的孩子来玩的时候,这更像是一个大家庭

▲ 图 /amanneroftraveling

白色布告栏上除了毕业通知,洗礼邀请函还有各种节日贺卡

▲ 布告栏上的寻狗启示(图 /thedailymeal

距离酒吧几步之遥,就是 Elsie Eiler 逝去的丈夫 Rudy 的图书馆,Monowi 另外一座公共建筑。

▲ 在不耕田不喝酒的时候,Rudy 最喜欢读书,他的遗愿就是把自己的私人藏书变成一个公共图书馆(图 /mnn)。

Rudy 在生前就买了一个小棚子装他的五千多本藏书,但在图书馆建成之前他就去世了。

几个月后,他的孩子们给吊灯装上了电线,侄子们搭建了从地板到天花板的书架,孙子们在一台旧冰箱旁边画了一个手工制作的牌子,上面写着 " Rudy 的图书馆"。

▲ 图 /hellogiggles
▲ 图 /messynessychic

你甚至可以从这里找到五十年代国家地理杂志

▲ 图 /ninjajournalist

事实上,当丈夫去世后, Elsie Eiler 和她经营的小镇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迎接了来自47 个州和 41 个国家的游客,并还在不断增加。

四本来自世界各地访客签名书(图 /BBC)。

但跟多的时候,她还是独自一人守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小镇,沉浸在对过去的缅怀中。

▲ 图 /femina

早在 20 世纪 30 年代,Monowi 还是一个有 150 人的铁路小镇,但和其他任何小城镇一样,Monowi 无法留住年轻的居民(包括 Elsie Eiler 和 Rudy 的孩子),他们逐渐都搬到大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了。

▲ Monowi 是以美洲土著人的"flower"这个词命名的,没有几个人真正了解美洲土著语言——当然,现在也只剩下一个人可以问了(图 /messynessychic)。

如果你碰巧经过美国中西部,不妨顺道去 Monowi 酒吧喝一杯,作为一名空巢老人她跟你在远在家乡的老妈妈一样,渴望那种曾经被人需要的感觉。

▲ 图 /messynessychic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Ti9er
04-18
真的好孤独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