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毒贩 4 岁孤女两年的回家漫漫路:起初家人拒接受
ZAKER潇湘04-16

 

2016 年,不惑之年的徐云(化名),最终在一次贩毒中被抓。和她一起 " 落网 " 的,还有她的女儿小花(化名),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儿。被抓的时候,徐云正骑车带着她在马路上疾驰。车上,装有大量毒品。

徐云最终被判刑 15 年,小花则沦为了 " 孤儿 "。为了寻找她的家人,湖南郴州燕泉派出所民警辗转两年多,终于在今年 4 月 11 日,踏上了千里返乡之路。经过一千多公里的奔波,她们最终将小花送到了她的亲人身边。

抓捕女毒贩

自 2014 年生下小花后,不论贩毒还是吸毒,徐云都一直将女儿带在身边。

早年离家出走,混迹江湖多年,徐云逐渐成了一个以贩养吸的毒贩。常年在毒品环境中熏染,小花甚至也不同程度受到侵害。

民警陈琳记得,审讯徐云的当晚,小花也跟着民警一个通宵没有睡觉,这让陈琳怀疑,在吞云吐雾的毒品环境长大的她,神经会经常处于兴奋状态。而且因为整天和母亲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小花对周围环境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她的眼睛里没有一般孩子的纯真,而是有着一股杀气。"

徐云来自湖北恩施,早年与丈夫分居后离家出走,随后混迹多地,直至 2016 年在郴州以女毒贩的身份被抓。小花是她 38 岁时生下的,在郴州的一家私人小医院里。然而,小花却不是一个 " 合法 " 的孩子,不但出生证明丢失,生父也至今不明。" 审讯时问了徐云半天,她始终不说,不知道是不愿说,还是确实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陈琳说,徐云被抓时,正骑电动车带着小花在马路上疾驰。" 电动车上,装有大量毒品。"

徐云到案后,小花的抚养成为了问题,问及她小花的外祖父母,徐云说自己和家人关系早已闹的不可开交,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小花的存在,所以根本不可能代为照顾。" 没办法,第二天只能将小花暂时送到郴州北湖福利院寄养。" 陈琳说。

暂住福利院

犯罪事实清晰且有两次前科的徐云,最终被判入狱 15 年。

和贩毒母亲常年漂泊、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生活的小花,刚进入福利院时,面黄肌瘦,眼睛呆滞无光," 而且陌生人一旦靠近,就目露凶光。" 为了安抚小女孩情绪,福利院专门安排工作人员对她进行安抚。

因为家人尚在,小花不属于孤儿,福利院预算中无法支出她的生活费,于是只能 " 蹭 " 院里其他孩子的饮食。" 但这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 陈琳说,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们曾和徐云商量,如果她的亲属不来认领小花,就建议她放弃抚养权,让福利院彻底接管," 这样就可以解决小花的生活费问题 "。

但身陷囹圄的徐云拒绝了这一方案,又提出要让自己父母来带小花。" 不仅如此,她又交代,自己其实还有一个哥哥,也许可以将孩子交给哥哥照顾。" 陈琳说,徐云之所以用 " 也许 ",也是因为早年她和哥哥关系闹僵,兄妹俩已十多年没有联系,不知道哥哥是否会同意。

根据徐云提供的家庭住址,民警最终辗转联系上了徐云的哥哥徐海(化名),但不出所料,哥哥一开始拒绝了代为抚养小花的要求。

家人拒接受

徐海之所以拒绝,一方面有对妹妹早年不懂事铸成大错的埋怨,也有对小花 " 黑身份 " 的担忧。

徐海说,徐云年轻时不走正路,整天混社会,让家人一度心寒," 徐云结婚都是我借钱帮她完成的,但婚后只有几个月她就离家出走了。" 徐海说,出于气愤,家人曾一度拒绝和她联系,而徐云离开湖北后,十多年来也杳无音讯。

徐海目前在湖北一电力公司工作,家庭安定。在他的生活中,妹妹徐云一度变得虚无缥缈。而当他接到郴州民警打来的电话时,一度不相信妹妹贩毒坐牢了。" 后来我们反复跟他打电话说明情况,他才逐渐接受现实。" 陈琳说,不过对于抚养外甥女,徐海起初还是拒绝了," 倒不是因为不亲,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而是因为小花没有户口。"

徐海认为,如果小花在没有户口的情况下回到老家,未来无论上学还是生活,都将面临极大不便,所以他最终提出一个要求,政府如能帮小花解决户口问题,他就愿意照顾小花。

然而,小花出生后不但出生证明丢失,连她当年出生的医院也已经倒闭不在。而没有出生证明,自然无法上户口。

辗转找证明

于是,寻找出生证明就成了让民警头疼的问题。

陈琳说,经过辗转寻找,他们查到了一个重要信息:小花出生的医院的老板,后来又重新开了一家女子医院。" 我们就想这家医院会不会有之前的就诊记录,有的话就好办了。"

民警马上与医院联系,非常幸运,院方居然保留了小花的出生证明。拿到证明后,民警立即与湖北警方取得联系,对方也行动迅速,很快便解决了小花的户口问题。" 最终将小花的户口挂在了她妈妈的名下,跟徐云的姓。"

接下来就是送小花回家了。不过郴州与恩施距离 1000 多公里,如果徐海从恩施过来的话,包括办手续这些,需要耽误一周左右的时间," 而徐海也说,自己请不了那么长时间的假。" 无奈,民警只能亲自送小花回家。

在福利院一年多,初来时面黄肌瘦的小花,已经变得白白嫩嫩,恢复了一些童真,但母亲带给她影响,还是挥之不去," 远远看小姑娘很萌,但她的眼神,还是对外界有敌意,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 陈琳说,一年多来,派出所同事曾多次去福利院探望小花,真到她离开的时候,还是有些舍不得。

漫漫返乡路

陈琳和两名福利院工作人员最终承担了护送小花回家的任务。

4 月 11 日上午 9 点 30 分,她们登上了前往湖北恩施的高铁。出发前,在郴州生活一年多的小花一度不愿意离开," 她就总说想要回家,回郴州。" 陈琳和福利院工作人员哄了半天才让小花情绪稳定下来。

等到了高铁上,新鲜的环境很快转移了小花的注意力,顽童的心开始表露,开始在高铁上开心玩耍。而 8 个多小时后,她们一行顺利抵达恩施。

前来接她们的是小花的舅舅和舅妈。陈琳说,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外甥女,徐海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一把就抱了过来,还拿出特意买的玩具给小花玩儿。" 而小花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认生,跟舅舅舅妈相处自然。" 陈琳说,她们按照程序验证徐海身份外,就把小花留了下来了。

离别时,小花嘴巴撅得高高的,舍不得和陈琳她们分开。而陈琳自己也心有不忍,不停和小花说再见," 小花,你要乖乖听话,舅舅、舅妈、外公、外婆会好好照顾你。但愿今后的日子,你能健康成长,一生无忧。" 陈琳说。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