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光怪陆离的东京,只要三天就够
时尚旅游04-17

 

秘制寿司,相扑大师,机器人总动员 …… 光怪陆离的东京,难以用一个词来判断所有,也总能发掘出新意,并不断收获惊喜。

用 72 小时,如何解锁一个别样的东京?哪里是不会后悔的必去之地,哪里是享受美食的最佳之选?

编辑 / 毕欣瑜 文 / Mickey Rapkin

图 / Andrew Joyce 译 / 李雯蕊

2:47 a.m.

金枪鱼王国

我到达了全球最大的鱼类批发市场——筑地市场。金枪鱼拍卖从早上 5 点半开始,竞拍者出价不菲。一场拍卖一般只允许最多 120 人参观。每天会有 4 万多顾客来筑地市场购买海鲜,但这个场所并不是根据旅游景区建设的。叉式升降机在狭长的通道里迅速穿梭,有位鱼贩竟然对着我们竖中指,意思是 " 把路让开,别挡我的道儿 "。

一位竞拍者告诉我,迄今为止的最高拍卖纪录是在 2013 年,一条蓝鳍金枪鱼,价格高达 176 万美元。大约 5 点 20 分,我们所有人被带到了一个船库,买家们正在这里检视每条鱼的品相。竞拍开始了,我仿佛置身于纽约股票交易所:铃声响起,人们瞬间沸腾了,有的高声喊价,有的冲着手机那头的竞拍者大声吆喝。我也困意全无,完全不用倒时差了!

6:12 a.m.

Raw Bar 日料店

筑地市场周围遍布寿司小店。我在 Daiwa 寿司店门口排队 30 分钟,其间还听到了一些内幕消息。原来筑地市场的现代化步伐停滞,可能牵涉贪腐问题。入店就餐,大厨端上海胆和鲣鱼。我很好奇市场将何时搬迁。" 明年。" 他咕哝了一句。" 是吗?" 我说道。无论怎样,我估计筑地市场会在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前搬走。

7:53 a.m.

Take a Bath17 楼的天然温泉

酒足饭饱, 入住到虹夕诺雅(Hoshinoya),这家日式酒店坐落在东京市中心,17 层有露天风吕,取自天然温泉水。我换上和服,来此一探究竟。露天的温泉池边闪烁着灯光,视野开阔又具私密性。酒店的客人们脱下衣服,享受温泉,融化在东京迷人的韵律中。

11:32 a.m.

Purrfect 当咖啡遇见猫咪

东京的出租车费贵得惊人,相比而言,地铁不仅廉价而且十分高效。我乘坐地铁千代线(Chiyoda)到达明治神宫前站(Meijijingumae),其间一位用 Hello Kitty 手机壳、新秀丽拉杆箱的商务人士吸引了我的目光。

随后我步行到原宿(Harajuku)。这里曾经是格温 · 斯特凡尼(Gwen Stefani)等人所推崇的时尚中心,现在聚集了各种各样有趣的人。少年吃着彩虹色的棉花糖,女人们怕被晒黑打着遮阳伞。在风靡原宿的猫咪咖啡馆,你可以花 10 美元(63.4 元人民币)喝一杯咖啡,和可爱的猫咪玩 30 分钟,看他们互相追逐或者趴在你身上小睡。

3:13 p.m.

Wrestlemania 摔角狂热

现在是相扑摔跤的淡季,但我正巧赶上一场全天的相扑冠军表演赛。比赛在东京市中心的一处场馆举行,出场的包括来自蒙古的 32 岁横纲(Yokozuna)白鹏翔(Hakuho Sho),他创造了相扑比赛最高胜率的记录。

17 年前,15 岁的白鹏翔初到东京,没有部屋(Stable),或训练学校愿意录取他,而如今他已称雄日本相扑界。据我这个门外汉观察,相扑比赛的较量似乎可以概括为——使劲将对手推到土表之外。最后一场比赛十分惊心动魄,白鹏翔居然将 293 磅(132 公斤)的对手举起来,像扔布娃娃一样将他轻松扔到场外。

5:23 p.m.

Quitting Time 下班时间

我跟随着日本的工薪阶层来到思出横丁美食街 ( Omoide Yokocho ) ,一个绰号叫皮斯小巷 ( Piss Alley ) 的地方。就在新宿的铁轨旁,有一系列狭窄、蜿蜒的小巷,两边都是买烤鸡肉串的小店。

我选了一家看上去最有趣的门脸,Ucchan。打开玻璃滑动门,那里有 15 个座位,满座,每位客人都抽烟。调酒师把菜单翻到英文面,上面写着 "1650 日元 ( 约合 95 元人民币 ) 的价格,6 种日本猪肉串和啤酒套餐 ",用料有 " 小肉丁、杂碎和动物内脏等 "。每串肉都香气四溢,吃到嘴里,近乎完美。

10:30 p.m.

Kampai! 干杯!

这是日语的 " 干杯!"。我学到的另一句话是:Nomikai。这是一个独特的日语短语,基本上可以翻译成 " 强迫的欢乐 " 或者公务饮酒。如果你的老板请员工外出喝酒,那你无论如何,也得奉陪到底。金盖区(Golden Gai)是 Nomikai 最好的地方。这里由六条舒适的新宿小巷组成,里面排布着 200 多个迷你酒吧,小到只能摆 4 个高脚凳,也有大概全世界上最小的卡拉 OK 酒吧。

从建筑的角度来看,这里是旧东京的缩影,也蕴藏无限的疯狂乐趣。OkuTei 是一个只对日本人开放的酒吧,酒保向我收取了 10 美元(63.4 元人民币)的服务费。我不怪她。每个人都在努力让金盖区名副其实。

8:23 a.m.

Real Talk 动人的偶遇

当我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一位年长的日本男人拖着一只大背包,经过我身边。他先是对着我微笑,然后大声说了一句:" 我爱你。" 一阵大笑之后,男人拖着包离开了。这一幕突然让我呼吸困难,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我从洛杉矶的家飞往东京,今天是我父亲去世一周年的纪念日。

我和父亲表面上没有太多共同点。他是一位生活规律的体育老师;几乎每晚都吃意大利面;他讨厌旅行。而我是一个同性恋的旅行作家,今天早餐又吃了生鱼片。每次外出写稿,我都会打电话给他,讲讲我看到的稀奇事。和往常一样,今天早上我非常想跟他通电话。我不是在臆测这个日本老人是我父亲转世,也许他只是发现了我这样一个神情沮丧的白人,决定练练他唯一知道的三个英文单词。但无论如何,还是深深触动了我。

9:55 a.m.

ReadyPlayer One 玩家一号准备好了吗?

日语中的 "Otaku" 意思是 " 狂热者 ",更确切地说是 " 痴迷者 "。这种狂热会让你失去社交能力,而不自知。在东京,似乎人人都痴迷电子游戏。在秋叶原,或者说电动城,有七层楼的游乐中心和二手电子商店。我去世嘉俱乐部玩一款名为 MortalBlitz 的虚拟现实游戏,这 15 美元简直物超所值!

你戴上背包和 VR 手套,站到起始位置。举起你的来复枪,戴上 VR 眼镜。瞬间你就站在一艘飞船上,开始跟会飞的外星人作战了。那感觉有多真实?这么说吧,当我盯着一个 VR 模拟的深渊时,我不得不立刻摘下眼镜,因为我恐高,马上就要吐了。

11:12 a.m.

Toy Story 玩具总动员

我 12 岁的时候,家里车库大甩卖。我不顾父亲的反对,以 15 美元(95 元人民币)的价格卖掉了我最爱的玩具。它是一个巨大的金属机器人,名叫战神金刚(Voltron),是我看过的一部日本卡通片的主演。今天我花了一个小时,在秋叶原的漫画玩具店,就在这个战神金刚诞生的地方,寻找它。

" 这件玩具非常罕见," 店主告诉我。他领我进入一家几层楼高的古董玩具店,Mandarake,在在一排排老版的哥斯拉和风火轮玩具之间,我居然找到了一套来自上世纪 80 年代的原版战神金刚。我爸爸当年因为我卖了战神金刚,非常生气。但如果他知道我又花了 400 美元,把它买回来,父亲恐怕九泉下也要气得跳脚了。

3:13 p.m.

Robots Rising 机器人崛起

本田的机器人 ASIMO 会在东京科学未来馆展示自己的本领。表演每天 4 次。这个 2 米多高的机器人会全速跑进展馆,向人群挥手——坦白地说,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吓人的事情。这还不够,随后它还会踢出一只足球。" 机器人可能会改变你的生活," 播音员说。这正是我所害怕的。

我问博物馆的一位常驻科学家,马特 · 埃斯科巴(Matt Escobar)博士," 机器人什么时候会接管地球?" 他并没有笑," 但愿永远不会发生。不过我认为,二三十年后,它们就会变得非常聪明。"

6:32 p.m.

Cocktail Culture 鸡尾酒文化

Star Bar 和 High Five 都是喝鸡尾酒的绝佳选择。但我更偏爱 GenYamamoto,这也是店里酒保的名字。这间酒吧只有一个独立空间,八个座位。酒保每天挑选市场的新鲜材料,混合制作清酒和烧酒鸡尾酒。其中一种酒混合了新鲜西红柿和日本尼卡咖啡,当地的新鲜柑橘和胡椒子。这可能是我今夏喝过的,最美妙的鸡尾酒了。

Midnight

Yes ! That Bar 就是那个酒吧!

科波拉的电影《迷失东京》完美讲述了一种身在东京的特殊孤独。这是一种华丽的隐匿,都市中的个体相互堆叠、遮蔽,以致于消失在彼此的阴影里。在影片中,斯嘉丽 · 约翰逊跟随她的摄影师丈夫来到东京,而当丈夫忙着工作时,她在城里闲逛,最终在柏悦酒店 ( Park HyattHotel ) 52 层的纽约酒吧(New York Bar),遇到了比尔 · 默里 ( Bill Murray ) ,我今晚去的就是这家酒吧。

我眺望窗外无数的摩天大楼,还看到周围的游客盯着他们的苹果手机。此时,《迷失东京》就像一个封存过去的时间胶囊。如果斯佳丽换用苹果手机来缓解孤独,她还会遇到比尔吗?

10:30 a.m.

拉面里的门道

布莱恩 · 麦迪克斯顿(BrianMacDuckston)原来在旧金山湾区的科技公司上班,后来决定来到东京当一年的英语老师。但是现在十年过去了,他成功地将自己的博客 " 拉面冒险 " 运营成一家正经机构。" 真正的面痴每年能吃 600 碗拉面," 他告诉我,他自己会吃 300 碗。但是布莱恩很有头脑,他曾经主持过一档自己的电视节目,在当地播出。

节目中,他会和日本女团 AKB48 的成员(基本就是日本版的辣妹组合)在城市里四处品尝拉面。东京皇宫酒店(Palace Hotel)是一处能俯瞰皇居东御苑(Imperial PalaceGardens)的现代酒店。这里的礼宾人员为我与布莱恩安排了一次拉面之旅。

我们先来到 Ginza Noodles 吃三重拉面(得名于三种浓汤:鱼汤,鸡肉和蛤蜊,外加一些芳香油)。布赖恩解释说,好拉面 " 最先体现的是盐味,而后回味,极其平滑鲜美。"

Noma 餐厅的大厨雷内 · 雷德泽皮(René Redzepi)推荐我们去 Kikanbo 吃面,这里的招牌辣汤会加入几滴猪油。我旁边的一位女士点了魔鬼香料拉面,由特立尼达蝎子辣椒制成,装在墨色的碗中,看上去非常辛辣。但她居然很轻松就吃完了,我甘拜下风。

12:58 p.m.

Charmed 幸运符的能量

明治神宫(Meiji Shrine)就像东京的自然空调房。宫殿入口被一棵巨大的樟树树冠荫蔽,在湿热的城市里提供一片清凉。我在这里遇见了一个卖幸运符的女孩。这些小饰物的功能都非常具体,比如 " 交通安全护身符 "。如果我父亲看见这枚 " 升学考试幸运符 " 估计他会哈哈大笑吧。这么多年,我已经学会释怀过去,但他将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

4:11 p.m.

Retreat 寻找桃花源

东京永远充满了喧嚣与刺激。所以我计划今天过得安静些,试图聆听我自己的心跳。虽然这里是一个混凝土丛林,但如果做足功课,仍然能找到别致的热带风光。明治神宫(Meiji Shrine)旁边是清幽的代代木公园(Yoyogi Park)。比代代木公园更幽静的是根津博物馆(Nezu Museum)的花园。

由东京新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建筑师隈研吾(Kengo Kuma)亲自设计,根津美术馆拥有许多近代日本和东亚的艺术品,当中的园林也别有风味。徘徊其中,就好像你在一棵盆景旁睡着了,醒来发现身处一片魔法森林。我深吸一口气,空气有些甜美的味道。" 这是蚊香," 我的导游笑着说。" 杀虫用的。" 的确,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美的。

6:13 p.m.

Language Lessons 手语走遍东京

在东京,英语并没有那么普及,而且我不会日语,所以经常用手势和人沟通——这些手语将我和本地人深深联系在一起,有时也产生很多趣事。我当时正乘坐火车回酒店,车厢很热,我早已汗流浃背。忽然看到一个 50 多岁的女人,擦完额头上的汗之后,把手帕递给了她的女儿。

我和这位母亲四目相对,轻拍额头,比画着擦汗的动作,好像在说:" 我也能用一下手帕吗?" 她看到之后,突然笑出了声。

8:29 p.m.

The Secret Sauce 秘密酱汁

高桥原隆(Harutaka Takahashi)在银座开设的青空寿司店(Harutaka),获得了米其林一星。此前,他师从著名寿司大师小野二郎(Jiro Ono)——对,就是纪录片《寿司之神》的主角。能找对地方,才能发现东京的魅力。

Harutaka 店面低调,隐藏在一栋不起眼的办公大楼的六层。走出电梯,就是这间光线明亮的寿司店。空间紧凑,最多容纳 10 名客人。

如果你计划前来用餐,请记住一定不要喷香水。上餐节奏快,客人入座片刻,便能开始品尝各种美味:海鳗,Otoro(特肥金枪鱼),Tobiko(鱼子)。我问厨师高桥,他做寿司有什么秘诀。他说首先他自己捕鱼,也会从筑地市场购买各种顶级食材,但据他透露,真正的秘密其实是 " 米饭中的醋 "。

11:32 p.m.

Heart of Vinyl 黑胶唱片的夜晚

外出一天虽然疲惫,但我还是需要回酒店休息,于是坐出租车来到时髦的惠比寿(Ebisu)。看窗外路灯闪过,我想起村上春树的小说《天黑以后》,其中有一句关于夜晚东京的伟大描写:" 时间在深夜以其独特的方式运动。无人能与之抗争。"

我来到了一座 " 神殿 ",Bar Martha。这是一家黑胶音乐酒吧连锁店,目前在东京很受欢迎。门脸不大,不容易被发现。一面细煤渣砌成的墙和一块写着 " 酒吧 " 的指示牌是此处唯一的标识。但走入其中,你会发现数千张唱片,艺术品般陈列在架子上,台上的 DJ 正在打碟。没有人拍照,无拘无束,每个人都很放松。

唯有上好的日本威士忌和琼尼 · 米歇尔(Joni Mitchell)的歌声:" 加利福尼亚,我要回家了。" 我们能逃离现实的时间,大概就是这么长吧。

智行东京

不去会后悔的地方

最佳视野

东京晴空塔(TokyoSkytree)高 634 米,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塔楼。天气晴朗的时候,你能够从 350 层的观景台眺望到富士山,周围景色尽收眼底。(塔内的高速电梯在短短的 50 秒内竟能攀升 350 米)

如果还不过瘾,建议乘坐塔内第二部电梯到达 450 楼的 Tembo Galleria。当你安全地回到地表,赶快乘一站火车,拜访著名的浅草神社(AsakusaShrine)。在那里你可以感谢上帝——或者更确切一点,感谢它供奉的三位神道教神,保佑你平安归来了。

酷儿街区

从涩谷(Shibuya) 搭乘快速列车, 即可抵达下北泽(Shimokitazawa),这是逃离东京喧嚣的好去处。这里狭窄的街道和小巷里种满了山茱萸树。原因需要追溯到 1912 年,当时东京市长将一棵樱花树赠送给华盛顿特区,山茱萸树则是华盛顿特区的回礼。

在下北泽,你将看到各类复古商店,在 ShimokitaChaen Oyama 选购茶叶, 去 IkkyuDonut 享用由豆奶制成的蛋糕甜甜圈,然后来到 Flower Bar Gardena(一家花店式酒吧),点一杯鸡尾酒。

私人定制

Kakimori 是一家别致的当地文具店,离地铁浅草站(AsakusaStation)步行距离。每天开门前,顾客们已经排着队,等待制作一本定制手账。根据自己的喜好,客人们选择封面、纸张、装订方式,然后观看一位技艺精湛的工匠将手账现场做好。K.Itoya 是东京一家百年文具店伊东屋(Itoya)的分店。银座分店也提供类似的服务。

最美书店

选购日本汽车杂志和 T 恤衫,一定要逛逛代官山 T-SITE 的 Tacoma Fuji Records,位于涩谷。 唱片店楼上是一家复古杂志图书馆,可以边选书,边享用酒精饮料。

食在东京

Ichirin

日落时分的涩谷十字路口是一场耀眼的霓虹灯派对。但附近一座位于神宫前居民楼的二楼,有间怀石料理餐厅 Ichirin, 厨师 Mikizo Hashimoto 根据季节食材,每 10 天更换一次菜单。厨师桥本在怀石料理的诞生地京都长大。餐厅的一套菜品包括九或十个小盘,其中包括基本的焖鱼、生鱼片,八寸(Hassun)和一道烧烤。

在 Ichirin,厨师遵循传统,但也打破了规则。柚子虾随后是西葫芦,然后是鱿鱼和食用的紫苏花、鳗鱼汤和一盘切块小食(包括茄子,蟹肉,鱼蛋,海蜇和南瓜),甜品搭配有美味的糯米团(一种胶状年糕)。桥本厨师的父亲是一名艺术总监,这点从菜品摆盘就能看出——每道菜拍照出来都非常精美。餐厅的酒水单由厨师亲手绘制在和纸上,客人可以带走装裱,留作纪念。

mikizo.com

DEN

长谷川在佑(Zaiyu Hasegawa)是现代怀石料理店 DEN 背后的米其林厨师。该餐厅被列为亚洲排名前 50 的餐厅之一,淡水银鱼天妇罗以其精致的口感和摆盘的幽默,成为店里的一道杰作。我问长谷川工作之余喜欢去哪里吃饭。他毫不犹豫地说:" 青山的 Shake Shack,因为离得近。我会点一份三层汉堡,带着我的狗 PuchiJr. 一起去,它可以在旁边吃狗饼干!"

他不是在开玩笑,2017 年他与 ShakeShack 在纽约麦迪逊广场公园合作,推出了仅售 1 天的招牌汉堡—— DENShack,里面有味噌酱沙司,日本山椒和自制腌黄瓜。

jimbochoden.com

Tsuta

东京聚集了高达 227 家米其林餐厅,而 Tsuta 是其中第一家拉面店。起得早的话,可以来电力排个号。为了解决等位时间长(约 5 小时)和行人拥堵道路的问题(据说影响了对面一家 " 爱情酒店 " 的生意),Tsuta 现在从早上 7 点开始发售门票。只需在预订时间到店,即可享受仅售 9 美元的米其林午餐。

www.tsuta.com

推荐酒店

皇宫酒店(Palace Hotel)

这家豪华酒店(2012 年重新开业)俯瞰皇宫,共有 290 间客房,可欣赏城市美景,并拥有米其林星级寿司厨师。

Palacehoteltokyo.com

虹夕诺雅(Hoshinoya)

这家高端日式旅店每天上午 10 点 30 分安排茶点。每层楼有 6 个房间加上一间 ochanoma(日语中 " 客厅内的茶室 "),你可以在茶室里品尝米饼,结识其他客人。

Hoshinoyatokyo.com

你对东京的哪一点印象最深刻?

在评论区留言分享给我们吧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没有海洋的岛屿????????????
04-17
最喜欢在东京看别人怎么说附近的景点
Hello 比特币
04-17
东京挺繁华的
快乐永远
04-18
文明行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