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互坑惨案调查
果壳网前天

 

前几天,果壳科学人发了一篇实验室师兄师姐回忆带新人惨痛经历的文章,然后评论区都炸了锅:这说的不就是我师弟 / 师妹 / 同学 / 师兄 / 师姐 / 我自己??

我们整理了一些特别悲惨的好玩的回复,看看有没有熟悉的故事?

别急,先让我们回顾一下科学人发了哪些精彩前情:

那些年,我神操作的师弟师妹们

我们实验室要来新人啦!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挺激动的,毕竟还没带过师弟师妹,也许能让日复一日的实验生活多点儿新鲜感。而且,毕竟也是个帮手嘛!

不过,我看实验室其他师兄师姐好像兴趣缺缺的样子……喂!要来小鲜肉啦!你们为啥不高兴啊?多和年轻人沟通才能跟上时代啊!

有天吃饭,我终于没忍住把疑问说了出来,谁知道他们竟然用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看我。

" 那你们说说,来新人有什么可愁的?"

我不问还好,一问立刻就变吐槽大会

K 师姐曾有个和面师弟,为啥叫和面呢,因为这个师弟装柱子的时候,硅胶多了加水,水多了加胶,从来没配正好过,永远都是越配越多,好似和了一大盆面。

有次师姐叫他把爬的板子刮下来,她要收集,然后他就给刮到垃圾桶里了 ......K 师姐对着垃圾桶里几个月的成果欲哭无泪,把和面师弟揍成了馒头。

之后她再也不敢让和面师弟刮板子了,决定让他从更简单的做起,比如,先帮忙用磁力搅拌个试剂吧。结果师弟鼓捣了一会儿,说:" 师姐你看看这搅拌是不是坏了?为什么不转?" 师姐定睛一看,这货没有加磁子。师姐一脸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让师弟洗一个磁子放进去。师弟很纯真地问:" 师姐,磁子是什么…… "

师弟二二的,师妹也出乱子。D 师姐的小师妹换油浴锅的时候,把换出来的油装在了一个氯仿瓶子里,然后往通风橱一放,就欢天喜地地过五一假期去了。结果 D 师姐直接把那个当成了氯仿用,咕嘟嘟倒进了做完反应的烧瓶里,倒完的瞬间就知道两个星期的活儿都白干了。

这个小师妹还特别实诚,寒假临走的时候按照要求断水断电,连冰箱也没落下。而那个冰箱是实验室临时储存实验动物尸体的……寒假回来之后的景象,D 师姐都没敢去看,据说一开冰箱门,大家都吐了。

M 师兄的师弟虽然没给他捣乱,但是在另一种意义上让他心惊肉跳。这位师弟可以说是过于 " 勇猛 " 了。他从 120 ℃的烘箱里取玻璃瓶,不带手套徒手拿,最多用袖子垫一下,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没有痛觉。他处理烧瓶中剩余的钠,直接用烧瓶接自来水,只听 " 啵!" 的一声——完美地验证了瓶中钠和水反应能生成纯度较高的氢气。虽然最后瓶子没炸,人也没受伤,但是从此之后 M 师兄还是宛如老母亲一般,时刻看着他,确保他活着规范操作。

直到有一天,这位师弟不小心把冷冻的样品掉液氮里了,下意识用手从液氮里捞,第二天肿得像气球,这才终于吃了教训,不用师兄盯着了。而 M 师兄也终于解开了谜团,这人还是有痛觉的。

听完师兄师姐的一堆笑话,我笑得鱼尾纹都要出来了,不过转念一想,万一今年新来的也是个奇葩,我的日子岂不是更不好过了!

" 怪不得你们都不激动呢,要是我带这种师弟师妹,我也要疯了。你们说那些基础操作都有问题的新人,平时都是怎么学的啊?怎么这么闹心呢?"

……

" 咦?你们为什么这么看我??"

" 你还有资格说别人!当年你刚来的时候,我让你帮我把提好的质粒挪到新的离心管里面,你是每一个管都写好标记了,但是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最后新的离心管多了一个??我还没揍你呢!"

我瞬间想起了当时师兄想发怒可又要保持绅士风度不能发怒的扭曲脸孔,不禁冒了一头冷汗……

内什么,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惨不忍睹的评论区

 那些被我们坑过的师兄师姐们 

无声笛 :研三那年隔壁实验室是做单晶的,培养了两个多月吧。来了个本科实验室特别勤快,看到烧杯就刷干净,当时那个研三的师姐哭的导师都不知道怎么劝她了。

张浩 :当年帮师兄数滴度板,数完了师兄说挺好的,回去吧,然后自己又钻进了细胞房重新数了一遍……

花开院 :咦,忽然让我想起来当初初二的时候加入化学社做实验(初二还没学化学呢),然后各种错误操作,看得高中的学长学姐们一脸扭曲,我还一脸 " 哪里不对吗 " 的表情然后一升初三开始学化学,觉得那些学姐学长脾气真好啊。

Sicons_ ττ  :想起前两天帮师兄秤完样品,就给扔进了垃圾桶,那个实验师兄做了六天了。

winter :我同学去实验室做毕业实习,拿移液枪吸了 Taq 酶伸进 DNA 样本里打了进去,忘了换枪头就又伸进 Taq 酶了。。。她说她告诉师兄后,看见脾气一向很好的师兄嘴角都在抽动,还在想师兄怎么这么抠门,那酶又剩的不多     我告诉她那酶的价格后她都惊呆了。

橙子味 :第一次帮师姐收集植物地上部分准备拿去干燥称重,然后弄着弄着多了一棵……数来数去还都没少的 ( ´×ω× ` )

也坑了师姐好多遍啊,没被干掉真的深深同学情。

Ms-Deadline:细胞实验室里每一个心急的师姐都被师妹拿来喷满酒精的瓶子烧过,我是承前继后的那个,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那些被师弟师妹坑过的我们 

Zephyr :当年我带师弟,最后他的实验基本都是我做的,笨手笨脚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three3 酱:研三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其他老师的学生来观摩 DGGE,灌完胶低浓度的胶刚好用完、高浓度的胶剩了一点,于是师弟特别勤快地把剩下的一点胶从胶板上面灌进去了……(胶板从上到下变性剂的浓度应该由低到高,现在顶上就是最高浓度,条带根本跑不下去)于是师弟被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以后看见我都绕道走。

大咪 _c:像我这种画图的,曾经默默地把师弟画的所有的图重新画了一遍,真是心疼自己……

柒七搬砖中:随意扔在桌子上的未调回的移液枪,忘在通风橱里开着盖子的 TEMED,常温下放了一夜的一抗管,还有尽管我在旁边吼了无数遍 " 戴手套!" 仍然说着 " 没关系 " 的做 western blot 的师弟……

 曾经,被我们祸害过的实验室们  

Solid D :我没有神操作的师弟师妹,有神操作的同学。以前上有机化学的时候,实验课,老师要求在通风处中加热氰化钠,那个同学直接在自己的实验桌上加热。我突然闻到一阵苦杏仁的味道,然后就看到老师飞奔去拉火警了。再后来看到消防叔叔们全副武装的进去了,最后听说那人实验部分当场挂,直接重修。

Tilionmox:碎在我手下的烧杯 ... 搓一搓能堆个琉璃塔了。

笑笑道:那年刚进实验室时,碰啥坏啥简直不让师兄师姐们做实验的节奏啊。

chole 汐:师兄说 :" 你来这一星期我的量筒全都残疾了 ~"

odette:做实验经常打碎玻璃器皿,研究生只好转了专业。

Ent: 有机实验结束的时候我赔了 25 块钱,班里第二名赔了两块二。

窗敲雨 : 我听说过最大规模的事故就是配了一缸铬酸洗液然后缸裂了,导致一个墩布直接失去了所有布的部分。

编辑:晓岚、正源

一个 AI

本 AI 不认识什么坑爹的学弟学妹,毕竟表现不好的 AI 都被拔插头了。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

果壳网

ID:Guokr42

果壳整天都在科普些啥啊!

吓得我二维码都歪了!

为啥这样的二维码也能扫?

扫码发送【二维码】告诉你原理 ~

不点赞不许走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Thelazyman
前天
图片太多,看的难受
leon
前天
谁能干谁多干,干坏干错你能把我怎样?正好不让我干。
永不言败的奋斗
前天
主要这东西从来没一本规范的书来教你,也没有正规的课程来教你,全靠前辈师傅带徒弟的教,前期不出错才怪
IACA-1
前天
那个加热氰化钠的666666
玖日而生
前天
说的好像你不是这么过来的,无非就是上面说下面,下面说上面,相互发泄下而已……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