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缺席了艺术作品中的奇幻森林?
果壳网04-17

 

早在一万年以前,我们的祖先就已在洞窟壁画中描绘了野兽的身影。从那时起,野生动物一直是人类艺术作品中重要的元素,从欧洲画家创作的希腊神话题材作品就可见一斑——主神宙斯的身边常常有只象征力量的雄鹰,天后赫拉的脚下往往徘徊着寓意华丽和嫉妒的孔雀。那么代表智慧、博学与洞察力的女神雅典娜,又是由什么动物作为象征的呢?

是纵纹腹小鸮(Athene noctua)- 我们最熟悉的一种猫头鹰。

" 就是在下了!" 古希腊银币上正反两面分别是雅典娜和她的动物象征——纵纹腹小鸮。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另一个重要角色——酒神狄奥尼索斯,奥林匹斯山上最年轻的神祇,出场也总是自带坐骑,有时候是健美的猎豹,有时候是斑斓的猛虎,甚至有时候是亚洲象:

1. 骑猎豹的狄奥尼索斯,希腊化时期马其顿帝国镶嵌画。图片来源:theoi.com

2. 骑虎的婴儿狄奥尼索斯,罗马时期突尼斯镶嵌画。图片来源:theoi.com

3. 酒神从印度凯旋,18-19 世纪英国绘画。图片来源:archive.org

有意思的是,虽然纵纹腹小鸮广泛分布于欧亚和北非,猎豹历史上在中东、北非也并不罕见,但是虎和亚洲象可主要分布在印度次大陆。这些亚洲物种能跑到欧洲画家的笔下,大概要归功于历史上欧洲和印度地区的文化联系。

早在公元前的希腊化时期,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就面对过波斯、印度的战象。从彼时起直到大航海时代,南亚、东南亚恐怕都是欧洲人心目中的 " 奇幻森林 ":经典木刻版画《丢勒的犀牛》就是 1515 年德国画家丢勒根据一张佚名的印度犀草图和几句简介创作的;哪怕是躲在雨林深处害羞的马来穿山甲,也能在西印度公司雇佣的华人画家笔下栩栩如生。

  丢勒的犀牛。图片来源:National Gallery of Art

马六甲地区的穿山甲,西印度公司佚名画家,创作于 19 世纪初叶,收录于 William Farquhar Collection of Natural History Drawings。图片来源:roots.sg

论将起来,非洲也有大象、犀牛、穿山甲,但它们在艺术作品中露面甚少。就说象吧,这些长鼻子的大块头在亚洲只有一属一种,而在非洲则有普通非洲象和非洲森林象两个种。

普通非洲象(Loxodonta africana)又叫非洲草原象,身高可以达到四米,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陆生动物,主要适应比较干旱的稀树草原、半干旱的草地和荒漠生境。和亚洲象相比,它们有着三角形的大耳朵,头顶没有亚洲象特有的两个凸起,雌雄个体通常都有外露的象牙。非洲森林象(L. cyclotis)的外形跟草原象相近,但是个头要小得多,身高不超过 2.5 米,主要居住在刚果盆地的热带雨林中。

  普通非洲象

  非洲森林象

壮观的非洲象群可能是很多人童年的浪漫向往,然而今天,风范如此的物种面临的是毫不留情的灭顶之灾。在 20 世纪 70 年代,非洲象的总数还有约 100 万头;而 2016 年的调查表明,这个数字已经缩水了百分之六十。这其中最大的因素无疑是盗猎,2007~2014 年,短短的七年间,就有超过 14 万头非洲象惨遭猎杀。疯狂的盗猎背后,是巨额的市场需求。非洲象社会性极强,族群秩序和行为依赖于学习;在今天的非洲,对成年大象的猎杀已经造成了象群的年龄失衡,再加上栖息地的丧失,对于非洲象的 " 青少年们 " 来说,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年轻的象群何去何从

非洲也有两种犀牛——黑犀(Diceros bicornis)和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二者并非是李逵和张顺的区别,白犀的 " 白 "(white)是英语殖民者听错了荷兰语 wijd(原意 " 宽 "wide)而误用,原本描述的是白犀宽阔平坦的嘴,这样的嘴形特别适合贴近地面啃食矮草。相对应的,黑犀有个灵活的上唇,狭窄并且有 " 尖尖 ",这样的嘴形适合取食树叶和嫩枝。

黑犀(上)和白犀(下)的嘴部对比。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犀牛身上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犀角,尽管其成分与人指甲相似,一些人仍盲目相信犀角具有某些云山雾罩的 " 功效 "。和非洲象面临的情况类似,市场需求的盲目巨口正在吞噬各种犀牛的未来。在五十年前,白犀的北部亚种还有约两千只个体,而今它们宿命已定——今年 3 月 20 日,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 " 苏丹 " 去世,北白犀仅存两只雌性,这个亚种实际上已经灭绝。而早在 2011 年,黑犀的西部亚种就已经灭绝。

今年 3 月去世的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 " 苏丹 "

守护者朱亚文讲述犀牛的故事 来自果壳网 00:00 01:48

非洲的穿山甲甚至不止两种。地穿山甲属的大穿山甲 ( Smutsia gigantea ) 和南非穿山甲 ( S. temminckii ) 体型较大,适应于地栖生活;树穿山甲属的树穿山甲 ( Phataginus tricuspis ) 和长尾穿山甲 ( P. tetradactyla ) 身形娇小、尾巴修长,适应热带林地环境下的树栖生活。树穿山甲属长长的尾巴适于抓握,是它们爬树时的 " 第五只手 "。这两种树栖穿山甲的甲片质地坚硬,和其他穿山甲相比,最大的特点在于甲片末端有个锋利的尖;这个特点非常酷,让它们蜷起身体时仿佛刺儿球,就算遇到蟒蛇也可以一战。

树穿山甲。图片来源:Justin Miller

鳞甲目还有另外四种穿山甲,分布在亚洲。2017 年新年伊始,一家子八种穿山甲齐齐整整地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附录 I,意味着穿山甲及其制品的国际贸易全面禁止。

这个振奋人心的保护进展,暗示了令人无奈的残酷现实:我国的海关动辄查获相当于成百上千只个体的走私穿山甲制品,现代的遗传学手段可以很清楚地检查出罚没样品的来源——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国人把中华穿山甲吃成极危,又看着流入国内的穿山甲来源从亚洲扩展到了非洲。子虚乌有、以形补形的 " 药用价值 ",再一次远隔重洋撬动了非洲大陆上生灵的命运。

所谓怀璧其罪,命运荒唐的远不仅仅是这几个物种。昔日狄奥尼索斯胯下的虎,也在虎骨、虎皮制品的需求,以及人类开发导致的栖息地压缩破坏下 " 虎落平阳 " ——这个在中华文化中地位显赫的物种,拥有着猫科独一无二的美丽条纹,本应在中国大地上继续兴盛,但如今,我们听到的是:华南虎野外灭绝,东北虎和印支虎数量稀少。就连代言智慧女神的纵纹腹小鸮,也正深受非法宠物贸易的威胁。

生活日渐宽裕的我们,除了追捧 " 萌物 ",盲信 " 功效 ",可否有更多的同理心和理性,不去占有,而真正为这些生灵的永久存续着想?

人类亏欠这些动物太多,为了守护这些自然的生灵,雀巢咖啡、朱亚文与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 IFAW ) 联合 " 为动物发声 ",唤起更多人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同时,雀巢咖啡推出了 " 自然守护者 " 系列,用超轻的环保杜邦纸制作了一系列潮流背包、手包。曾经缺席艺术作品中的现代 " 奇幻森林 " 代表,这次一个都没落下。快来辨认下包包上都是谁:

背包上的草原象

背包上的虎

手包上的白犀

笔袋上的穿山甲

钱包、卡包上的纵纹腹小鸮

单肩包上的森林伙伴

全套野生动物伙伴全家福

现在购买,即可免费获得限量版守护者徽章!

用时尚诠释环保理念

一只包包,一件小物,一个小举动

都在表达对濒危物种保护的关注

对自然的尊重

为动物发声,做自然守护者

你也可以!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

果壳网

ID:Guokr42

为什么这样的二维码也能扫出来?

长按它,向果壳发送【二维码】

获得答案!

点击 " 阅读原文 " 打开 " 守护者 " 的大门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