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段子的时候大脑发生了什么
大象公会04-17

 

你遇到过不可能完成的难题吗?

经历过无论如何也迈不过去的困境吗?

最后,你是怎么度过难关的?

想必,你也和大多数人一样,无论面对多么漫长的至暗时刻,最后的转机都只在一瞬间。一切痛苦都在那个瞬间消逝,你突然就 " 想通了 "。

我曾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他们的回答都大体如此:

一个朋友说,她突然发现,原来她一直觉得恋人不喜欢自己的各种证据,只是跟对方确认一次,就被瓦解了。而此前,她从没想过可以这么做。

现在的同事回忆,研一时,她的哲学老师说「你们中绝大部分人都在浪费时间,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句话一下点醒了她,决定放弃学位的执念,去找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工作。

另一位原先在学校呼风唤雨的学霸同学,加入职场后却一直郁郁不得志。直到他第一次「求助」,带他的直接部门负责人才说:你终于知道自己是有团队的人了。

在那个 " 突然想通了 " 的瞬间,我们的大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曾经的研究方向。几年前,我在读认知神经科学博士,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设计严谨的科学实验,搞清楚这个问题。

这并不容易。首先,在脑成像实验中,我们要研究一种现象,就必须让一个事件按时并且反复发生。

此外,一个人在磁共振设备里呆足一个小时,就会产生不适感。

所以,我必须完成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让受试者进入核磁共振设备后,不断面对各式各样的人生困境,并在半小时的时间里,突然想通三十次以上。

看起来,先要突破困境的人是我。

最后,是微博上的段子手点亮了我的灵感。

段子手是这样一种生物:在 140 字内,人生经历可以峰回路转五次,每天他们可以创造五个以上以「我的朋友」开头的人生指南。

很多段子手私下里又宅又闷,甚至会抑郁,因为每天进行这样高密度的创造性工作,非常消耗人。

但是,他们拥有在同一时间,让几百万人同时在屏幕前大脑中突然一亮的能力。

于是我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

找到典型的人生困境,然后请尽可能多的人从不同角度进行文字解读——就像段子手们做的事情那样。最后,从这些解读里,选出对大部分人最有帮助的一条。

接下来的内容可能会让很多人感觉不适。这就是我设计的 「标准化的人生困境」——研究证明,这些是会让绝大部分人心情立刻变差的图片。

当心理学家需要研究人的负性情绪时,就会用到它们——在我的电脑硬盘里,近千张这样的图片曾是梦魇般的存在。

当我把 90 张这种照片发给网上招募的近百位陌生人时,我又歉疚又担忧。

按照我的要求,他们不但要仔细看这些图片,而且还须「从尽可能独特的视角解读图片, 最大程度消解读者看到图片时的负面情绪,每个解读不超过 40 字」。

我歉疚的,是这个任务本身对人的折磨程度;担忧则是,他们真能找到这样的视角吗?

一周之后,我开始陆续收到反馈。大部分人认真的完成了任务,甚至为每个图片提供了好几种不同角度的解读。

整理这几十万字材料的日子里,我越来越意识到:其中一些文字,比我想象中力量还要强大。它们足以粉碎看起来坚不可摧的第一印象。

在阅读时,我比我的受试者最先体验到了它们的力量:负面情绪的减弱相比之下微不足道,更重要的是,它们令我产生了积极的,愉快的,感动的情绪。

我又邀请另外 50 个人,为这些文字打分,从中选出了 90 段最有创造性的文字——保证可以在半小时内为参与研究者制造出三十场人生的「峰回路转」。

在随后的脑成像实验里,我发现,相比于普通的鸡汤式文字(不要慌张,不要恐惧,一切会好起来的),这些意料之外和富有创造力的视角,在一瞬间点亮了大脑整个奖赏回路。

相比鸡汤式解读,创造性激活了大脑更广泛的区域

从前额叶到杏仁核的大片脑区活跃告诉我:这不仅意味着兴奋,更意味着思维重构与思考。

果然,虽然每段文字只呈现了短短 12 秒,但直到第三天,参与者再看到这些图的时候,依然还记得那些解读——而鸡汤类文字则被忘光了。

整整两年时间,我都沉迷在寻找顿悟时刻和观察顿悟时刻的研究中,使用各种工具记录感受各种人从悲伤到喜悦的最戏剧化时刻。

我因此认识了一些段子手和媒体人,因为他们提供了最有魔力的文字。

随后,我见证了大象公会早期文章在网络被疯狂转发的过程。我跟黄章晋老师说,你们在操作选题时的全部经验,都完美遵循了人类脑神经活动的规律,令人上瘾的「精神鸦片」名不虚传。

我给大象公会写了一篇文章,解释了文章让人欲罢不能的心理学原理。这篇文章成了大象公会的写作培训指南的一部分。

但我自己的受益,远远大于阅读的快感——

研究创造性思维这件事带给我最大的改变,是我不再相信「不可能」和「做不到」。

我遇到黄章晋老师,决定创立各色人类研究中心,从一个博士研究生变成一个公司的 CEO,从只有一个实习生到现在为十万用户提供服务,看起来在踏上一个全新的陌生领域。我好像一直没有惧怕过。

我试图复盘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多么有价值的个人经历——花了两年时间,采集近百个年轻人的灵感,只为证明一件事,所有的负性事件都是可以被重构和突破的——我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

这个探索过程,永久性地改变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如果在生活中暂时看不到问题解决方案,那一定是因为看的视角不够多。

我相信积极因素存在于任何最糟糕的经历中,翻盘可能性存在于任何看起来已经失败的状况里。寻找生机希望,成了我下意识的第一反应。而且,找机会比别人格外快一点。

乔布斯退学后,学习了一段时间字体和书法,都是看起来没什么用的知识。直到十年后苹果设计 Mac 的时候,这些知识突然全都派上了用场。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过去这些生命中的片段,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串联起来。

或者用更诗意的说法:「我们曾经挥霍的,终将在最高处汇合」。

更幸运的是,我并未远离科学研究。跟以往的老师与同门一起,使用最前沿的工具,探索创造性的生理机制,一直还在继续——现在又多了一个新工具,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 DNA 测序。

创造力,可能是所有天赋中最令人嫉妒的一种,因为看起来这是最难通过努力获得的能力,也是最摧枯拉朽的一种能力。

创造的过程,就是把通过对世界的重新理解,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富有创造力的头脑,在浴室洗个澡,被苹果砸中脑袋,甚至做了一场梦,「Aha!」,一个新的时代诞生了。

尽管双胞胎实验已经证实,创造力的遗传率可能超过 50%,但目前针对创造力的基因研究,并未获得多少进展。

因此,各色人类研究中心与首师大教育与创新实验室联合发起的「探索基因与创造力潜能关系」研究已经上线。

需要花多久时间,才能看到基因与创造力的具体关联,就取决与你此刻的动作,已经有两千多人参与其中。

我在此邀请你,是因为,你已经是中国可能最有创作力的群体了  ——

各色用户在测试中展示出创造性水平,远高于他们此前的研究对象。他们说,尽管每周要花掉一整天精力进行打分工作,但阅读答卷的过程,让他们享受其中。

由于对创造力高低进行主观评价非常困难,因此,这个研究是目前唯一无法立刻提供结论的测试。

你的答卷会先给到首师大创造力实验室的研究者,然后经专家评定后,通过邮件告知你创造力水平高低。

例如,一种评价创造力的方式,是使用三个无关词语造句。

使用「香蕉,防盗门,长江」,一个各色用户写出了:「我撑着香蕉船,驶过长江,走了这么远,去看你,不为别的,只因为我唯一的防盗门钥匙丢了,而另一把在你那里。」(一个不那么有创造力的例子是:香蕉牌防盗门不如长江牌质量好。)

野草,信件,宇宙:野草的叶脉,是它写出独一无二的信件,传递给宇宙中所有的阅读者。(一个不那么有创造力的例子是:野草收到了来自宇宙的信件。)

笼子,面条,钥匙:勇气是一把钥匙,当它降临之时,所有的困难不过是面条做的笼子。另一个有趣的句子则是:我用钥匙打开家门,发现我妈已经准备了丰富的早饭 : 一笼子包子和一碗面条。

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例子,已经充分体现出个体差异性:高创造力的人重构了三种事物之间有逻辑的合理联系,而低创造力的人只是把三件事强行罗列在一起。

郭婷婷创立的各色 DNA 以 DNA 测序与行为测评为工具,提供关联先天与后天生命数据的检测报告,帮助你从了解自己到改变自己。同步成立的各色人类研究中心,是中国首个行为遗传学在线公共科学项目实验室,致力于连接科研人员、科学传播者与你。

这项探索「基因与创造力关系」的研究还在继续,

如果你还没有体验过各色 DNA 检测服务

点击「阅读原文」,立刻获得

超过 10 万字关于「你是谁」的数据解读

如果你已经拥有「各色基因画像」,

长按二维码参与研究,

让你的创造力

除了为自己与身边的人带来改变命运的机会,

也成为推动科学进步的力量吧。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