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迪波亲笔长文:他们视我如珍宝
虎扑篮球04-17

 

虎扑 4 月 17 日讯 今天,步行者维克托 - 奥拉迪波在《球星看台》上发表亲笔文章,讲述了自己被交易时的心理以及对印第安纳州的感情,并号召印州球迷支持正在征战季后赛的步行者。

全文如下:

你知道,当你妈妈叫你全名的时候,通常意味着大事不好了。

" 维克托,怎么回事?"

" 我不知道,老妈,我真不知道。"

这是 6 月的事了,我刚从俄城飞到巴尔的摩。落地一开机,我的电话就炸了。我知道自己真的被交易去了步行者,然而当网上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这个消息,我才开始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一切。即使是那些积极的留言也让我心生不满,我坐在那里,心想,他们管我叫 " 更衣室球员 ",这真的算是在夸我吗?

如你所知,人人都在说体育就是生意。没错,但体育也是生活。不到一年前,我刚刚被魔术扫地出门,因此那一刻,我很难不把这视为他们在针对我——两支球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好像都对我绝望了?这真的很伤人,无论是谁经历这种事,也无论这个人多么相信自己。因此当我妈妈对于球队屡屡交易我一事百思不得解的时候 ……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无法就这么告诉她,这是个 " 篮球决定 "。

我下一条短信发给了小萨,毫无疑问。小萨是多曼塔斯 - 萨博尼斯,我俩是铁哥们,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够理解我的人了。

我们是过来人了,他和我一块被交易来了步行者,不过差不多从他被魔术在 2016 年选中的那一刻起,我俩就被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们一起被交易去了雷霆,现在又一块来了步行者,因此我知道,小萨不想听我给他灌鸡汤了。但我必须得找他聊聊,让他知道我的想法。于是我给他发了短信,告诉了他一条真理:

" 我保证,如果你在印第安纳能够有所成就,他们会视你如珍宝。"

我立马就感觉好多了,于是给妈妈回了电话,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自己也深信不疑。那时候我可能说不出事情具体会如何奏效,或者我们会如何取得成功,但我知道我们会的,我就是知道。因为我清楚,每一笔交易都是有所不同的,正如每个州都各有差异。

因为我清楚,这笔交易截然不同。我要去的是步行者,是印第安纳,我恰好又很了解印第安纳。

我并不仅仅是换个球队而已,我是要回家了。

2010 年,从马里兰的高中毕业后,我去了印第安纳州的布卢明顿。我之所以选择印第安纳大学,是因为这支球队的辉煌历史,但我那时候对于印州人们对篮球的狂热程度可谓一无所知。哪怕是现在,出了这个州,也没多少人知道这一点吧。每一条车道上一定会装着一个篮圈,印第安纳大学的旗子以及步行者的旗子随处可见。每当有什么重大比赛,哪怕只是高中球赛,也往往会造成社区内万人空巷。

如果你是印第安纳大学校队的一员,他们一定认识你,而且是真的会想方设法认识你。

不过搞笑的一点是,当我刚去印第安纳大学的时候,甚至没人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发音。我还记得大一学年的第一个周,我跟每个老师都复制粘贴了同样的对话。

" 奥 - 拉 - 迪普?奥 - 拉 - 代 - 破?奥 - 拉 - 皮 - 多?……" 还有很多很多乱七八糟的叫法。

" 奥!奥 - 拉 - 迪 - 波!!!"

除了这个,我的名字在大一很少被人提及。当我夏天来到校园,有一次我自己一个人在球馆练球,然后一个正准备走出去的哥们停了下来跟我说话。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但当时已经是半夜了,因此我担心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待在这。

" 这么晚了,你在这干什么呢?"

" 要是我想打进 NBA,那么我必须每晚来练球。"

这就是我告诉他的。

" 哥们," 他摇了摇头,"NBA?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呐!" 然后他继续摇着头走了出去。

不过说真的,我一开始是有点自信心方面的问题的。这件事过了好几个月,我夜以继日地训练了一整个夏天之后,Verdell Jones 在第一天的训练中就打爆了我。他在我头上随心所欲地得分,然而面对他的防守,我却颗粒无收。训练结束后,被打懵了的我呆呆地坐在板凳上,毫不夸张地说,我在强忍泪水。一整个休赛季的努力,到头来就像个屁。

第二天就像昨日重现,是真的完完全全重复了前一天的一切。那一刻,我满脑子写着绝望——我永远也无法达到大学篮球的水准,再也不会有人听到维克托 - 哦 - 莱 - 皮 - 多的大名了。

大一学年后半段,我得到了几次首发出场的机会。上了大二,我已经正式成为首发。尽管还没有享誉全国 …… 但是,哥们,至少印第安纳州的人渐渐开始了解我了。

而且他们可不仅仅是知道我的名字怎么发音,不是的,布卢明顿的每个大街小巷,人人都知道我!每天 8 点的早课,从我出门那一刻起,我必须戴上耳机,直至坐上课桌,要不然的话每个人都要上来跟我说话,我非迟到不可。甚至有时候我都没有在听音乐,这样我就能听到人们耳语着我的名字。

我想和每个人聊天,我真的想,变得这么出名真刺激。每当有人说起我的名字或者指向我,都会给我额外的动力,让我想要加倍努力,下一次站上球场的时候,我要全面升级。

在布卢明顿的 3 年彻底改变了我。没错,我成长为了一名更好的篮球手,但这也是我头一次见到一整个社区的人都对于同一件事情如此热衷。在一场比赛中,我了解到,与他人的互动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对人生的整体看法,哪怕只是偶尔停下来和人们聊聊天。

我了解到,篮球可以让你成为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的一份子。

大三结束后,我选择离校参选,不过我已经修完了足够的学分,提前一年毕业。毕业典礼结束后,第一天在球馆里遇见的那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是否还记得我跟他说自己要打进 NBA 的那天晚上。

他叫戴夫。事实上,戴夫那一番话比我想象得还要正确。

如今,戴夫供职于 CAA 经纪公司,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从不说空话。是的,他的确说了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并没说这条路走不通。

戴夫,我懂你。

猜猜我在 NBA 的第一场客场比赛是在哪打的?没错,印第安纳。当我被介绍入场的时候,现场球迷为我起立欢呼。

这就是爱,这就是家。

短短几年的时间,从无人知晓、别人连我的名字都不会读,到被两万人齐声歌颂,这其中感受无法用语言形容。更何况我是作为对手球员。

每一次来这里打客场,我都会受到这样的待遇,无论是为魔术或雷霆效力,无所谓。一旦我在印州出门上街,立马就会被团团包围。人人都记得我在大学效力的日子,绘声绘色地描绘着,仿似我还在球队一般。尽管早已远去,但我仍旧与印第安纳紧紧相连。

时间一转,我回来了。

也许你从未来过印第安纳,或者刚刚来玩了一两次,也有可能想都没想过,毕竟就是个内陆州嘛,是吧?看地图的时候也许压根都不会拿正眼瞧一下。

而且我敢打赌,当你听说雷霆和步行者的交易的时候,你在想的一定是保罗 - 乔治。至于小萨和我,充其量是打包的添头罢了,连续第二年被母队无情抛弃,被送去一支内陆州的烂队。

我们知道被忽视是什么感受。

我们球队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球馆里的很多人也一样,我们都清楚被人放弃的滋味。

然而现在,一切都成了过去式,这赛季没有人会看轻任何人。

回想起被交易那天,我给小萨发的短信。我知道印第安纳一定会接纳我们,接纳我们每个人,用一种这个州独一无二的方式。

现在,我们需要你,印第安纳!这个联盟的其他人可能已经忘了我们,但你们没有。别管排名了,也别管 MVP 争夺战了,够了,都够了。我们知道我们在为了谁战斗,你们也知道这支球队的使命。我们准备好了,在季后赛中大干一番吧,就是现在!

对于其他人来说,没错,也许我们还有许多需要证明的东西。

但是这从未让我停下脚步!

[ 来源 : 球星看台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