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寡头时代: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时代周报04-17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深圳

过去的一周,国内智能手机行业罕见地热闹起来。

罗永浩发布了锤子坚果新机,雷军的小米进军细分市场游戏手机,余承东忙着宣传华为的新旗舰 P20 ……而在这其中,魅族创始人黄章也挺忙,魅族高管离职、公司大幅裁员。

事实上,这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情况在国内智能手机业越来越常见。近年来,不断有厂商出局,或是正步入倒闭的边缘。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市场国产手机品牌的出货量为 7586.4 万部,同比骤降 28%。而手机出货量进入下行通道,则是从 2017 年便开始。一些迹象在预示:手机市场凛冬将至。

  " 魅友 " 集体 " 逼宫 "

过去的这个周末,黄章的心难以平静。在新手机发布之际,魅族却 " 祸起萧墙 "。一大波的离职员工和魅族铁粉,在微博、魅族社区等网络阵地发起了让 " 杨柘滚出魅族 " 的声讨声浪,直接 " 逼宫 " 高层,这在手机圈里面实属罕见。

事件当中的主角杨柘,是黄章在去年亲自挖到魅族的圈内知名营销高手,目前担任魅族高级副总裁兼总参谋。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杨柘曾是华为花重金从三星请来的救兵,2013-2015 年期间,华为 P6、P7、Mate7 等一系列转型高端之作,营销均出自杨柘之手。从 P7 的君子如兰、P8 的似水流年到 Mate 7 的爵士人生,华为在杨柘的操盘之下,品牌形象与产品销量方面实现了明显的转变与提升。 

此后,杨柘于 2015 年 12 月正式加入 TCL 通讯,担任 TCL 通讯首席运营官与中国区总裁,喊出 " 宛如生活 " 的口号,带领 TCL 通讯挥师高端市场,不过 TCL 950 没能成就第二个 Mate 7,杨柘也因为业绩不佳被免职。

4 月 14 日深夜,魅族营销总监张佳在微博上发表意见:" 这么说吧,我爱魅友也感恩魅族和黄章,但是我不认同杨柘,他若是能够带领魅族走出困境那我也就认了,然而从他入职近一年的表现来看,他不能。"

在与网友的回复中,张佳表示自己是 " 被迫而走 ",杨柘不让他参加魅族 15 的发布会。不过,张佳仍表示:" 人是人,产品是产品,魅族 15 有鲜明特点,值得关注。" 不少网友亦将魅族的颓势指向杨柘的管理和营销风格,纷纷喊话杨柘 " 下课 "。记者关注到,面对汹涌的 " 口诛笔伐 ",杨柘不堪其扰,直接关闭了微博评论。

魅族的 " 内乱 " 为何会在这个时间节点被掀开来推至台面?有接近魅族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杨柘引起魅友和员工不满的原因主要有两点:首先是最新的魅族 15 宣传," 雕刻时光 "" 惟精惟一 " 这样的风格被认为与魅族的风格与定位不符,缺乏营销热度,备受粉丝质疑;其次是裁员风波,包括很多营销、文宣部门的老员工与杨风格不合被裁,引发不满。

魅族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杨柘来了之后,空降了很多从 TCL 带来的人,过去魅族的元老,原总裁白永祥已经被架空,副总裁李楠权力被削弱,产品还是黄章在做。" 该人士还向记者表示,去年的 Pro7 无论从定价、渠道还是营销上,最终证明了并未成功,销售不及预期,库存积压严重。魅族砸了那么多资金,自然需要精简人员了。

此前,魅族还被曝裁员 1000,关闭多店的消息。而魅族方面则对媒体回应,裁员是属于 " 末位淘汰 " 机制,门店则是有开有关,属于店面优化。

有离职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6-2017 年,魅族一直不见起色,暮气沉沉,所以黄章试图换换血,所以就找来了杨柘,而一朝天子一朝臣,杨柘换上自己的亲信,实际上也无可厚非。

" 杨柘怎么样,其实现在还不能完全下定论,尽管大部分的魅族员工对他的风格并不买账。但 Pro7 是老白(白永祥)负责的,杨柘来魅族还没有一部真正完全由操作的机型,所以杨柘究竟能为魅族带来什么,就看 2018 年的了,尤其是即将发布的魅族 15。"

对于逼宫事件,魅族科技公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无法进行评论。

4 月 16 日,张佳也在微信回复记者,称此前公开矛盾自己认为确有不妥。在手机行业 5 年用过数百款产品,魅族 15 让自己爱不释手。人事方面自由公司解决,希望外界将关注点放在即将发布的新产品上。

实际上,仅在 2017 年一年间,魅族就经历了两次组织架构重组,先是年中成立魅族、魅蓝、Flyme 三大事业部,分别由黄章、李楠、杨颜三人分管。到了 2017 年底,黄章对魅族的组织架构进行了第二次重组,另外成立海外、配件、电商三大事业部。

虽然积极地进行了架构重组和人事变动,但产品方面,除了魅蓝一如既往承担走量的任务,整个 2017 年,魅族科技只有 Pro7 这一款高端机型可以售卖。当小米之家越开越多,OV 使劲打造爆款策略,魅族的门店却出现 " 无机可卖 " 的尴尬形势,魅族的经销商们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容易赚钱。

毫无疑问,2018 年对魅族来说太重要了。除了今年是魅族成立的第 15 周年,黄章心心念念潜心打造多时的 " 梦想机 " 魅族 15 也即将面世。在行业人士看来,魅族太久缺少令人耳目一亮的惊喜了。往前一步是 IPO,往后一步则可能是被激烈的手机竞争洪流所淘汰。魅族能否凭借 " 魅族 15" 完成它的 " 关键一击 ",有待观望。

还有谁将倒下

实际上,与魅族一样,徘徊在谋变求生边缘的厂商还有不少。

去年年底," 渠道之王 " 金立就意外爆出百亿债务。而最新的情况是,继金立工业园工厂裁员之后,深圳金立总部也开始裁员。也有消息称,东莞工厂解散以后,将会进行拆分变卖,其中地产将卖给碧桂园或者广东本土的某家地产公司。

面对外界的关注,金立集团副总裁无奈在微博上喊话:" 请给金立时间,供应商的钱和媒体的钱都会还的。金立的资金链危机是突发性的,银行再有钱,挤兑也会倒闭呢。金立在积极生产自救中,还会继续超级续航。"

根据知名调研机构 GFK 数据显示,国产阵营中,曾经如日中天的联想手机,去年出货量为 179 万台,销售份额勉强挤进前十,占比却近乎为零;乐视去年出货量为 467 万台,占比为 1%。值得注意的是,GFK 采用的是 sell-out 出货量统计方式,统计的是从厂商到最终消费者手中的出货量。

就在前不久,联想抢先发布了一款区块链手机联想 S5,结果却被专家质疑为 " 蹭热点 ",未能靠这一概念引发多少声势。

TCL 通讯 2016 年从香港联交所正式退市,此后进行全面修整,尽管 TCL 董事长李东生声称不会放弃手机业务,但 TCL 手机 2017 年依然未能挤进国内前十。

随着多家厂商接连出现经营危机,手机行业的整体形势亦愈发难以乐观。

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为 8137 万部,同比下降 26.1%。其中,国产品牌的出货量为 7586.4 万部,同比猛降 27.9%。

其实,从 2017 年开始,国内市场的手机出货量就已开始进入了下降通道。

市场调研机构 IDC 数据显示,2017 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总出货量为 14.72 亿台,较 2016 年的 14.73 亿部约下降 1%。

而来自市场分析公司 Gartner 的数据显示,相较于 2016 年同期,2017 年第四季度的智能手机销量下滑 5.6%,全球智能手机销量首次出现同比下滑。至于销量出现下滑的原因,则是消费者更换手机的周期变长以及目前智能手机缺乏创新。

" 马太效应 " 凸显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7 年国内手机市场运行情况及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显示,2017 年的手机市场加剧洗牌,竞争尤为激烈。排名前五的厂商合计份额达到 71.3%,较 2016 年提高了 15.1%,第二梯队(6-10 位)的厂商份额受挤压的情况尤为明显。

而对国内手机行业出现的马太效应,业界其实早有预判。早在去年 11 月,雷军就认为,国内手机市场这两年已基本成熟,销量前五名的品牌市场份额一定会增长到 90% 以上。

对于手机市场接下来形势,OPPO 副总裁吴强近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用户的换机周期已从过去的十多个月延长至 24 个月左右。预计 2020 年 5G 到来之前,整个国内手机市场都会一直处于稳定状态,甚至会略有下滑。对于手机企业而言,在市场困难的时候,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在此前多次声称要挑战苹果和三星的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看来,目前全球智能手机行业增长放缓、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迎来寒冬,对于华为而言,反而是个强者恒强的机会。

余承东在 P20 国内发布会后向包括时代周报在内的媒体表示,目前华为是全球第三的智能手机厂商,华为要在今年、最晚明年成为全球第二," 历史必然会做到第一 "。他还预测,随着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寒冬的继续,市场会继续洗牌,中国市场的玩家将会继续减少,而华为也会拉开与第二、第三名的距离。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智能手机增长放缓,源于同质化竞争比较明显,而市场的切换与机遇可能会出现在 5G 来临之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