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年前,房客杀害他们的女儿后潜逃 4 月 11 日晚,警察突然敲响了家门……
新文化网04-17

 

孩子当年喜欢听的磁带,爸爸妈妈一直保留着 本组图片除署名外 新文化记者 王强 摄

如果孩子还活着,就跟这棵小树一样,正是青春年华

当年发布的在逃人员信息表 N11

   2001 年 1 月 9 日,对长春市民王坤夫妇来说,是一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那天,他们年仅 12 岁的女儿被房客杀害,随后嫌疑人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这 17 年来,夫妻二人忍受着丧女之痛,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嫌疑人被绳之以法。4 月 11 日晚,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敲开了王坤家门,经过 17 年不懈努力,嫌疑人姜某终于被抓获归案。

女儿遭毒手

未查看房客证件埋下隐患

王坤家住朝阳区一个回迁小区,62 平方米的房子有些狭窄,他们也曾想过要搬家,但总觉得这个房间里有女儿的影子,不舍得搬走。虽然房间重新装修过,但那台老旧的康佳牌电视,依旧摆在客厅里,那还是在他们女儿出事前买的。他们不舍得丢掉的还有女儿以前的录音机和磁带,对他们来说,这上面仿佛仍留有女儿的味道和气息……

每次对当年那一场景的回忆,对王坤夫妇来说,不啻于是一场煎熬。" 我女儿属龙,当时 12 岁,要是活着,到今年也快 30 岁了……我们是不是也能抱上外孙或者外孙女了?" 这是王坤的妻子肖霞的开场白。

肖霞说,家里条件一直不是特别富裕,出事前几年,她靠养出租车为生。" 那时候出租车很多都是夏利,正好我养车的时候赶上淘汰夏利车,不但赔了七八万块钱,还欠了七八万块钱的饥荒。" 肖霞说," 要知道,那时候房子才 1000 多块钱一平方米啊,工资才几百块钱。"

那段时间,王坤和肖霞经常吵架。最终,王坤为了多赚点钱养家,只身去通辽打工,肖霞则留在家中照看女儿。" 我女儿很淘气,像个小子一样,每天上学放学都得去接她,怕她路上贪玩。" 回忆起当年的一幕幕场景,肖霞勉强翘起嘴角笑了一下,但眼眶里早已满是泪水," 虽然我们夫妻那时候总吵架,但女儿很贴心懂事,成了我们两口子的希望!"

肖霞之前在市场做生意时认识了一名中介,因为王坤常年不在家,肖霞便萌生了将空闲的一间房当成插间出租。" 因为这附近高校特别多,经常有些学生在这租房住,租给学生比较安全,他们不做饭,也给我省了不少事。" 肖霞回忆说。

当时每个月只有 200 到 300 元的房租,在当年的肖霞看来,这笔收入不算低。她说,那时即便她上班,每月也就是几百块的工资,把房子租出去,她还有充足的时间照顾孩子。

2001 年 1 月初,肖霞的房子闲置了一个多月,就在此时,租客姜某通过中介找到了她,说是要租房子。

根据事后警方发布的通缉令显示,姜某当时 27 周岁,身高 1.65 米,看起来像一名没 " 长开 " 的学生。" 大概是 2001 年 1 月 6 号或者 7 号,我见到姜某,他自称是附近一所高校的学生。当时我还问他,这都放假了,你为啥不回家呢?姜某说他想要打工赚点钱。" 肖霞说,当时她也相信姜某就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并没想着要看对方的身份证或者学生证,没想到这一疏忽竟给这个家庭埋下了隐患。

女儿被害房客消失了

尽管过去 17 年,肖霞依旧清楚地记得 2001 年 1 月 9 日发生的一幕。那时,她女儿放假在家。当天上午,肖霞的一个邻居找她出去。出门前,女儿对肖霞说:" 妈妈,我想去体育场滑旱冰。"" 别去了,外面雪那么大,你爸还不在家,你要是出点啥事,我可咋整?放假了,你就在家看电视吧。" 肖霞万万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这句话竟然一语成谶。

临走时,肖霞的女儿还特意比量出一个碗状雪糕的模样嘱咐说:" 妈,那你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一个雀巢的雪糕,5 块钱一盒的那个。"

当天下午 4 点多,天擦黑,肖霞拎着雪糕以及买回准备做晚饭的柿子、黄瓜、凉菜和馒头等回到了家。开门的一瞬间,她就感觉不对劲,女儿的鞋丢得乱七八糟的,她喊了两声,女儿也没回答,她去洗手间看了一下,也没人。此外,肖霞出门时还在家的姜某也不见了踪影。

肖霞打开自己的房门,没见到女儿,她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随后推开了姜某的房门,整个人就堆成一团了…… " 当时肖霞看到自己的女儿衣衫不整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当时光顾着哭了,也没看孩子哪里受伤了,只是后来听刑警队的人说是勒的。" 肖霞再次哽咽失声。

六神无主的肖霞一时间忘了报警,而是将电话打给白天和她外出的邻居。" 当时我没有主心骨了,她老公在家,他们两口子一面往我家赶,一面让我报警联系我爱人。" 肖霞说。很快派出所、刑警队的民警都赶到了现场,并展开侦查工作。

"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感觉,这是开玩笑呢吧?怎么可能出这种事?" 接到妻子的电话时,王坤正在通辽,当天晚上,他顶风冒雪赶回了长春," 整个人都是懵的,那两天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等料理完孩子的后事,人就瘫了…… "

经过警方调查,在案发后消失不见的姜某成为最大的嫌疑人,其于同年因涉嫌抢劫、强奸、杀人被上网通缉。

痛煞父母心

总感觉孩子没死 还能再回来

出事头两年,肖霞总出现幻觉———孩子还能回来吧?" 直到这几年,我才一直告诉自己,孩子回不来了……后悔药上哪买去?要是能重活一次多好啊?" 肖霞望着楼下穿梭的行人幽幽地说," 这些年,不管干什么,吃饭、睡觉、出门,啥事儿都能联想到女儿身上,然后就会突然哭得不行。"

在肖霞的记忆里,女儿永远是那么乖巧懂事,经常帮她收拾屋子、倒垃圾,有时放学后给她点钱让她去市场买菜,她还能跟人家讲价," 她嘴甜,跟谁都是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那么叫,很多邻居、商贩都认识她,也很喜欢她。"

翻开一本泛黄的影集,里面记录的满是肖霞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她说女儿很爱美,虽然没人教她,但每次拍照的时候,她都会自己摆出好看的姿势。" 这是以前在平房拍的,这是在吉林市拍的,这是在净月潭拍的,这是她出事那年拍的…… " 肖霞对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都熟记于心," 家里人说小孩没了,不能留骨灰,我们就没留。他们也建议我不要留这些照片,但我真舍不得,要是这些没了,我就一点念想儿都没有了。"

不止是照片,连女儿生前喜欢的磁带、录音机,肖霞和丈夫也没舍得扔掉,就连重新装修房子换家具的时候,二人也十分不舍,他们觉得这房子里的一切都有女儿的影子。" 她喜欢唱歌,当时我还想,将来送她去部队锻炼锻炼,最好能当一个文艺兵,可惜…… " 肖霞说。

女儿走后 母亲患上了抑郁症

在女儿被害后,王坤和肖霞一家的生活一度陷入了混乱,王坤两年未能走出痛苦未能外出工作。" 有时候他埋怨我,是我把孩子害死的,但我说,你要是不出去打工,在长春找一个开车的工作,你要是不出去,房子也不可能出租。" 肖霞看着丈夫说,而此时,王坤则低头抽着闷烟,一言不发。

过节团圆、朋友子女的婚礼,这些喜庆场合都成了王坤夫妇最不愿出现的地方。" 别人一家团圆,我们还不能表现得太扫兴,但我们两个人在家更难受,每次过节团聚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王坤说," 有几次参加朋友孩子的婚礼,没等婚礼开始,看到新人就想起自己的孩子。后来索性就只随礼,不参加婚礼,受不了那种刺激。"

" 路过学校,看到那些家长接送孩子,下雨天给孩子打着伞,我就受不了。" 肖霞说," 看到那些孩子,我总会联想,要是我女儿活着,也该中考、高考、上大学、嫁人生子了吧?你说,当年我要是同意她去滑旱冰,多好啊?"

有人曾建议肖霞出去打工,分散一下注意力,但她说自己完全干不下去。自女儿出事后,肖霞患上了抑郁症,残疾人证上显示,残疾类别为 " 精神 ",残疾等级为 " 贰级 ",现在她常年服用抗抑郁和治疗失眠的药物。王坤说,很多时候他不想去回忆那些往事,但和女儿相处的那些场景,总是不知不觉地出现在脑海中," 完全控制不了,那份感情都是扎在心里的。"

因无法迈过心里那道坎一直未再育

曾经有很多亲友,劝王坤和肖霞再要一个孩子,尤其在肖霞 40 岁时,有一位比她大一岁的邻居生下了一个女儿,这让肖霞也动了心。" 每次有人劝我,我就往医院走,寻思去把环摘掉,但每次都是走半道儿就回来了,算了吧,别摘了,这样往返不下 100 次。" 肖霞说," 我喜欢女儿,要是生个女孩还好,能像她,哪怕起同样的名字呢。" 让肖霞还担心的是,自己的身体不好,万一孩子长到两三岁,自己不在了,孩子可咋整?

其实让王坤和肖霞最终未再要孩子的根本原因是他们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我女儿走得太惨了,这跟孩子得了重病没了还不一样,如果是那样,我们卖房卖地给她看病,尽到力了,也就不遗憾了。" 肖霞说。

追凶不放弃

去嫌犯老家找当年的照片

王坤和肖霞手里,有一张 " 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 ",上面记录了姜某的一些信息和特征,唯独照片一项异常模糊,只能依稀分辨人像。

3 月下午,肖霞和亲属按照上面登记的信息找到了姜某的老家———永吉县下面的一个村庄。" 我听说最近公安局有了一个人像比对系统,但这张照片太模糊了,我就想去他老家找一找,有没有姜某更清晰的照片。" 肖霞说。

在姜某的老家,肖霞发现他 79 岁的父亲仍住在土坯房里,屋内的陈设也很破旧。" 我就说我亲属早前和姜某一起打过工,知道他家在这,正好

来吉林路过这里,想找找他。" 肖霞说," 他父亲问我:‘你们不知道他在长春出事了吗?这十七八年都没回来了。’ "

肖霞一面和姜某的父亲说话,一面瞄着屋内镜框上夹着的照片,但没有发现和姜某有关的资料。

" 村里人告诉我,案发前,姜某家刚盖好了房子,据说他去长春是给亲戚还盖房子欠的钱。" 肖霞说," 当时他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才两岁…… " 肖霞说,她原本打算最近再去一次姜某老家,实在不行就在那租一间房子,寻找姜某当年的同学、朋友,争取找到姜某当年的照片。

警方不懈努力抓获嫌犯

让王坤夫妻二人最为感动的是,朝阳分局刑警大队的办案人员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对案件的侦破。" 我们也经常去刑警队询问案件进展,他们确实一直很努力地办这个案子,甚至有很多调离或者退休的民警,还都惦记着。" 王坤感动地说。

今年 4 月 11 日,是一个

让王坤夫妇刻骨铭心的日子。当天晚上 10 点左右,他家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我起床一问,对方说是公安局的。" 王坤说," 民警进门后,先让我们俩到隔壁屋等着,然后带进来一个人到我女儿当年遇害的房间指认现场。"

据王坤回忆,当时他们二人就哭得不行了,"17 年啊!我们可以说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终于盼来这一天啊!"

在姜某指认现场时,王坤曾试图冲到姜某面前。" 当时一瞅见他,我脑子里这火就上来了,控制不了自己,要不是警察拼命拦着我,我真可能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王坤恨恨地说。很快,民警带着姜某离开了王坤家。" 这是真的吗?" 肖霞问。" 嗯,是真的!" 王坤答道。当晚,二人又是一夜无眠。

这几天,王坤特意制作了两面锦旗,并写好了感谢信,准备送给朝阳分局刑警大队、重案二中队,以及所有为此案工作侦破做出不懈努力的民警,以表他们的感激之情。对于将来,王坤和肖霞并没有太多的盼望,眼下他们最希望的就是早日开庭,让姜某得到法律的严惩。(王坤、肖霞均为化名) 新文化记者 邢阳

声明:凡注来源 " 新文化网 " 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 " 新文化网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