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放:该给科研人员的“头衔、帽子”验验货
齐鲁网04-17

 

作者:刘天放

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和各省市纷纷推出各自的人才计划,各种 " 帽子 " 也纷至沓来。" 帽子 " 为科研人员送去了一众 " 福利 ",在吸引、培养创新人才上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很多高校和科研院所里," 帽子 " 是不少科研人员纷抢的 " 硬通货 ",但是," 帽子 " 过多带来的负面效应也日益凸显。

21 世纪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各地都看准了人才的巨大潜力,纷纷 " 引才 ",于是,不免在各类人才的 " 头衔 " 上做出判断。想要简单快速地判断一位科研人员的 " 段位 ",一睹其 " 帽 " 便知:是头顶 " 长江 ",还是手握 " 黄河 ";是身怀 " 楚天 ",还是脚踏 " 泰山 "…… 以便依据不同的 " 段位 ",提供不同的优厚条件

不错,人才是 " 长江 "" 黄河 ",还是脚踏 " 泰山 "" 楚天 ",是引才的一个重要参考,因为只要是头顶这类头衔的人,一般都是国内的顶级科研人才。然而,仅有 " 头衔 " 的庸才绝非少见。诚如报道所言,目前国家层面的人才计划近 20 个:" 杰出青年科学基金 "" 优秀青年科学基金 "" 长江学者 "" 青年长江学者 " 等等,加上省市级和各级各类学校的人才计划也不少于 100 个。据不完全统计," 泰山学者 "" 中原学者 " 等省市级人才计划至少有 27 个," 黄河学者 "" 昆仑学者 " 等校级人才计划 79 个,即这 100 多个全国各级各类的创新人才计划,就对应着 100 多顶 " 帽子 "!

这些顶着 " 头衔 " 的人,在科研立项申请上捷足先登,不仅科研经费花都花不完,更给其他科技人才的成长造成阻碍。" 头衔 " 或 " 帽子 " 太多,无疑是批发这些 " 头衔 " 或 " 帽子 " 的机构决策不合理造成的。难怪有些基层科研单位的人抱怨,其实,不少科研人员(含教师)的科研水平差不多,但就因为岁数大一点就评不上一个 " 帽子 ",以至于科研待遇差距很大,可事实上,差距根本没有那么大。

更严重的是,这些头顶 " 帽子 " 的人,仅仅是 " 戴帽 " 而已,对科研的贡献并非都很大,既然如此,为何科研机构或高校还要疯抢?因为无论科研机构还是高校,都需要这样的人来 " 装点门面 "。当然,对 " 帽子 " 们的奖励,可以激发科研热情,但评价机制也需要改。如果仅把有限的科研资源都向这部分 " 帽子 " 倾斜,科研环境无疑不佳,必然畸形。而且,这些有 " 头衔 " 的人,稍不满意就跳槽,"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 给一些科研机构或高校的科研规划造成损害,令科研无法持续。

坦率地讲,我国有各类 " 头衔 " 的科研人员,名声实在是 " 毁誉参半 "。一边是 " 头衔 " 满天飞,而另一边却是被 " 验货 " 后的事实打脸。如今,各种 " 头衔 " 的水分很大,越来越脱离实际。

可见,少 " 批发 " 一些科研 " 帽子 ",多看实际能力,完善科研评价机制,就显得极为迫切。虽然并非所有地方都在揽才上搞 " 拉大旗扯虎皮 " 那套,但暴露的问题却不容小视;不中用的各种 " 头衔 " 有不少已成为摆设。这既暴露出 " 头衔 " 过多、过滥,同时说明在人才评价体制上,确实存在一些弊端。由此,是该给科研人员的 " 头衔 " 验验货了,不能仅凭 " 头衔 " 拿项目,而是该以实际能力为标准。否则,无疑使更多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受到打击,不利于营造为科研潜心研究的良性竞争氛围。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齐鲁网立场,仅供参考。】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