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专家揭开 15 年前黑龙潭水库残字石刻之谜

 

日前,一块泰山石刻残字谜团,被泰山文化学者周郢和韩国文化专家朴现圭共同破解,为一桩 15 年前的泰山残字石刻悬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作为参与者,记者很荣幸见证了这谜起谜破的整个过程。

△黑龙潭水库残字石刻

2003 年 7 月泰安市修整黑龙潭水库组织清淤修坝时,打捞上来的一块残字石刻,是何时所刻,以及所刻何字,一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记者闻讯采访撰写了《残字石刻引出龙潭水库修建谜团》、《黑龙潭水库石刻出自谁手引发争议》两篇稿件,刊发于 2003 年 11 月 19 日《泰安日报》,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关注,但因当时资料所限,水库残字之谜未能破解,成了一桩悬案。

如今,15 年过去了,在多个机缘的巧合推动和中韩两位文化学者、专家的齐心努力下,这桩悬案有了确凿答案:昔日黑龙潭水库石刻残字即为 " 笑啼石 ",为近代韩国爱国志士李宁斋所题。

2018 年 3 月 19 日,致力于 " 笑啼岩 " 调查研究的中韩文化研究会前会长、韩国顺天乡大学教授朴现圭与泰山文化学者、泰山学院教授周郢通电话,告知一条重要信息,李宁斋在泰山留有一方 " 笑啼岩 " 题刻。

朴现圭所说的李宁斋(1870 — 1944),名康浩,韩国独立运动家,著名的爱国流亡人士。曾任小学教员,因痛日本吞并朝鲜,1922 年在庆尚北道青松市袭杀两名日本巡警,流亡中国。之后以大同协会代表和临时政府独立运动团成员身份,致力于韩国复国斗争。1944 年秘密回国后被日警拘捕,幽禁于忠清南道鸡龙山深山。当年 7 月去世,葬在鸡龙山国师峰。其著有《华丽正义》,1930 年辑印的《华丽正义》,选编明初以来中韩关系的文献,以及韩国反日志士的事迹,还附录 1930 年代中国各地声援韩国独立运动的报道文字,也包括他自己的《敬告全中国同胞书》等,鼓动中国民众支持韩国独立党的革命 "。

李宁斋在华期间,遍游名山,所到之处,皆大书 " 笑啼岩 " 三字。庐山秀峰龙潭石壁 " 笑啼岩 " 侧有阆中何万信附记称:" 宁斋先生韩遗民也,国亡来华。睹吾国现状颇与韩同,乃亲书‘笑啼岩’三字于此。"" 笑啼 " 二字既寓含宁斋深沉亡国之痛,也表达了对华夏动荡离乱局势的忧虑和叹惋。

中国目前发现 " 笑啼岩 " 石刻共有 4 处(摩崖 3 处,碑刻 1 处),原刻各有标号:笑啼岩第一在江西庐山秀峰龙潭,刻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笑啼岩第二在河南信阳鸡公山,刻于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笑啼岩第三在江苏镇江北固山,推测于刻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前后;笑啼岩第五在湖南长沙岳麓山,刻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 第一 "" 第二 "" 第三 "" 第五 " 都有实物可考,只有 " 第四 " 暂无觅处。根据李宁斋裔孫提供的资料,宁斋 " 第四 "" 笑啼岩 " 题刻,题书于 1936 年夏,很可能便在泰山大众桥与黑龙潭之间。

△韩国学者朴现圭教授与泰山文化学者周郢在黑龙潭水库考察残字石刻发现地

朴现圭教授精通中文,现任韩国顺天乡大学中文系教授,1958 年生,文学博士,长期从事中韩文化交流史研究,尤其擅长朝鲜王朝时期的中韩文化交流史研究,曾出版《韩国汉诗选》,并对韩国燕行录、漂海录有诸多搜集、考察和研究。他长年致力于李宁斋 " 笑啼岩 " 的搜寻,走遍中国各处名山。其他都已调查明确,只有泰山之刻悬而未决。因此朴现圭特打来电话,委托周郢进行调查这一题刻。

周郢遍查民国泰山文献及实地勘查,都未能获得这方题刻的线索,只是推断该题刻很可能在原馍馍石附近(黑龙潭下有巨石形状如馒头,人称馍馍石,民国照片中馍馍石西北有一处摩崖)。正值陷入困境之时,一则由《泰安日报》2003 年 7 月所刊修整黑龙潭水库时的 " 旧闻 " 引发周郢关注。通过向当时去现场采访报道的记者询问打捞出来的残字石刻有关情况了解到,当时在组织清淤修坝之时,曾挖出那块残存不规则的近千斤重的大石上,有两个不完整的介于隶书和魏碑体之间的大字。研究者原多推断为冯玉祥所书《墨子 • 非攻》残字。但周郢经仔细辨识字形,认定残字为 " 巖 " 字,右侧并残存一竖划,核对《墨子 • 非攻篇》中并无 " 岩 " 字,所以可以肯定并非冯玉祥所书刻石。

通过进一步比对,周郢发现,该石刻残字与庐山秀峰龙潭 " 笑啼岩 " 之 " 岩 " 字笔法相近,李宁斋所书兼有颜体圆浑与魏碑拙重,龙潭残石在横、竖、撇、捺收笔处都具有这一特点,应出一手。特别是岩字右侧竖划,分明为 " 啼 " 字 " 口 " 部之残痕。因此遂可断定,龙潭水库清淤所出残石,便是失传已久的李宁斋 " 笑啼岩 " 题刻。

△昔日 " 笑啼岩 " 镌刻于黑龙潭水库所在的馒头石附近,1942 年侵华日军在此地兴建水库时被炸毁

" 笑啼岩 " 残石约长 75cm,宽 40cm。残石出水时,竹林寺文管所所长陈善柏曾到坝底仔细查看了石质,认为坝底两层与残字石质近似。据此,李宁斋 " 笑啼岩 " 应是镌刻于黑龙潭水库所在的馒头石附近,距冯玉祥所书《墨子 • 非攻篇》摩崖不远。其字系横书,楷体,据残字推测原摩崖约长 300cm,宽 70cm。1942 年侵华日军在此地兴建水库,借以炸毀冯玉祥《墨子 • 非攻》大字摩崖," 笑啼岩 " 也于此时牵连被毁,自此沉入水底逾 60 年,至 2003 年才有幸重新面世。

2018 年 4 月 12 日,朴现圭教授在周郢和当年亲历现场采访的记者陪同下,亲临泰山考察 " 笑啼岩 " 旧址,对周郢考订予以充分认可,认为黑龙潭水库残字石刻与 " 笑啼岩 " 在题写时间、地点、书写风格等方面,都高度契合,据此完全可以判定,黑龙潭水库残字石刻就是 " 笑啼岩 " 残字石刻。朴教授认为,这一发现足以补充印证李宁斋刻石研究,并将这一新收获釆入他即将发表的论文《民族志士李宁斋的中国名山刻字 " 笑啼岩 "》," 笑啼石 " 印记了中韩文化交流的史迹。

这块残字石刻打捞出来以后,曾先后在龙潭水库湖畔和普照寺等处暂存过一段时间,后又移往他处。由于朴教授此行来去匆忙,仅仅一个下午的考察时间,记者尚未来得及查实该石刻目前的具体下落,也期待知情人能够积极提供线索,早日找到这块象征中韩文化友好融合的残字碑刻。

最后,我们试想一下,这种神奇的机缘有多意外:如果没有韩国的专家来泰山寻找 " 笑啼岩 ",如果当年没有那篇发现性的报道,如果泰山文化学者没有将 " 笑啼岩 " 与这篇报道联系在一起,如果中韩双方的两位学者没有平素深厚的学养积累,这个谜底还能破开吗?

【最泰安全媒体记者 柳萍 编辑 王天姿】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李宁 泰山 龙潭 庐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