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为给女儿看动画偷电视,来自北京的一封信让他哭成泪人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吴劲松 沈希 记者 毛晓华)" 我和你一样,你有一位聪明可爱的女儿,我也有一位年龄与她相仿的小孙女 …… 在许多人眼里孩子是希望,是未来。然而,小孩子也是一张白纸,我们大人怎么做,他就怎么学 ……" 接过这封从北京寄来的信件,49 岁的曾某哭成了泪人。事情要从今年 3 月说起,泰州靖江江阴靖江工业园区一餐饮店发生电视机被盗案件。辖区派出所很快锁定了在靖江打工的外来人员曾某。然而通过调查真相让人唏嘘,曾某是一名单亲父亲,偷电视仅是为了满足女儿看动画片的愿望。居住在北京的余女士得知情况后,专程从北京寄来液晶电视和一封信,鼓励曾某开启新生活。

单亲父亲为满足女儿心愿盗窃

3 月 5 日,泰州江阴靖江工业园区派出所辖区内一家餐饮店电视机被盗。随即,派出所组织警力开展侦查工作,很快锁定了在靖江某企业打工的外来人员曾某。

然而,就在民警到曾某家准备实施抓捕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原来房间内除曾某外,还有一个 2 岁左右的小女孩。当时曾某正在喂小女孩吃东西。见到民警到来,曾某也没有过激的反应,当场承认了盗窃行为,只请求民警让他喂完孩子,再带他走。

据曾某交代,自己是一个单亲爸爸,小女孩甜甜(化名)是自己的女儿,才 28 个月大,因为自己白天要工作,只能将甜甜寄养在托儿所。甜甜平时喜欢看动画片,但租的房屋内没有电视机,恰巧手机屏幕出了问题,没办法播放动画片。此时他想到平时经常光顾的一家餐饮店里有台电视机,于是就动了歪脑筋,并实施了盗窃。

警方人性化执法感动糊涂汉

虽然曾某落网,案件得以告破,但民警们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难题——甜甜由谁来照顾?曾某提供了前妻的联系方式,却始终无人接听。而且因家庭矛盾,曾某自来靖江后便和老家的父母断绝了联系。

联系不上甜甜的亲属,派出所的女警们就当起了 " 临时妈妈 "。

△在派出所,甜甜吃的很开心

△在派出所,甜甜露出了笑脸。

" 他的行为触犯了法律,但作案动机确实令人心酸。" 江阴靖江工业园区派出所所长印宝红说,在执法的同时,出于人文关怀,他们决定通过爱心帮扶来感化挽救曾某。

女警谢玉敏的孩子和甜甜差不多年纪,便由她照顾甜甜的饮食起居。睡前谢玉敏给甜甜讲故事,哄她入睡。当甜甜问起爸爸的时候,民警告诉甜甜爸爸上夜班,让孩子能够安心入睡。可能是从小很少能感受到母爱的缘故,只一晚上,甜甜就 " 黏 " 上了谢玉敏,改口叫谢玉敏 " 妈妈 "。

考虑到不方便将甜甜一直安置在所内。根据相关规定,民警联系了靖江市儿童福利院,由福利院临时收留监护甜甜。等到曾某接受完处罚,再由民警陪同至福利院,将孩子领回。

△送去福利院的路上,甜甜睡着了,民警一路抱着依依不舍

了解到派出所民警对女儿的悉心照顾,曾某感动落泪,也十分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来自北京的一封信让他哭成泪人

远在北京的余女士作为一名孩子的奶奶,与曾某素不相识。她了解到曾某及其孩子的情况后,十分揪心。

经过和家人商量,余女士特地购买了一台液晶电视机和两本针对单亲家庭如何教育子女的书籍,并附上了一封信寄给靖江市公安局,委托警方转赠给曾某。

" 我捐赠电视机,并不是仅仅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更是希望他(曾某)能够(通过电视节目)方便快捷地了解国家的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为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余女士说。

收到余女士寄来的 " 爱心礼包 ",哭成泪人的曾某羞愧交加、感动不已。他说:" 我绝不会辜负社会好心人的关爱和期望。"

如今,曾某在民警的帮助下已经重新找到了一份工作,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开始了新的生活。

链接:附余女士写给曾某的信

△北京的余女士得知曾某为女儿看电视盗窃后,专程寄了一台电视和一封信给曾某,鼓励他重拾生活信心。

小曾你好:

我和你一样,你有一位聪明可爱的女儿,我也有一位年龄与她相仿的小孙女。你爱你的女儿,我也很爱我的孙女。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

在许多人眼里孩子是希望,是未来。然而,小孩子也是一张白纸,是一面镜子,是一个影子。我们大人怎么写,他就怎么画;我们大人怎么做,他就怎么学。在孩子的身上总能找到我们自己留下的痕迹。所以,你希望你女儿长大后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应该首先做那种人。

今天,特请民警同志转交一台电视机和几本书送给你和你女儿。通过电视机能更方便快捷的了解国家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能够认识外部世界,增长知识,开阔眼界。让智慧点亮人生!

做为一位单亲父亲,要工作又要养育孩子,很不容易。

但我相信,你一定能以行动教会孩子如何靠自己的勤劳双手编织出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用自己的臂膀挑起家庭生活和养育孩子的重担!

相信你能成为一位好父亲和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北京余女士一家

2018 年 3 月 30 日

(编辑 高霞)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北京 派出所 江阴 泰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