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有人可以控制鸡皮疙瘩?
成都全搜索04-17

 

本文选自果壳网 译 / 红猪

" 那感觉是从脖子后面开始的。" 贾维尔 · 帕莱杰科(Javier Palejko)在 Skype 上对我说道," 就好像那里有一块肌肉、我能控制它似的。"

这里的 " 它 " 指的是鸡皮疙瘩,与我对话的这位帕莱杰科 34 岁,是阿根廷的一名技术工人,他说自己能随意产生鸡皮疙瘩。对大多数平凡人来说,鸡皮疙瘩只有在身体寒冷或情绪紧张时才会出现。我也是平凡人中的一员,根本无法想象控制鸡皮疙瘩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我问他:你能现在就示范一下吗?

" 我试试看。" 他说着将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前臂," 看见了吗?" 我看见了:不到两秒的工夫,他前臂上的毛囊就变成了鸡皮疙瘩,即使是通过画质粗糙的 Skype 视频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从前还以为人人都做得到呢。" 他补充了一句。

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本领,但这同样不是帕莱杰科的绝技。最近,东北大学的博士后詹姆斯 · 希瑟斯(James Heathers)对这个现象开展了研究,在研究中和研究后,他总共发现了几十名和帕莱杰科相似的人。他在网上贴出了论文的预印本(还没经过同行评议),其中描述了 32 名能控制自身鸡皮疙瘩的人。论文上网之后又有几个人联系了他,他们许多和帕莱杰科一样,也一直认为这是一种平凡的能力。帕莱杰科告诉我他兄弟也有这个本事。

但这并不是人类神经系统的常规工作方式。科学家认为鸡皮疙瘩是我们的多毛祖先遗传下来的一种反射。他们的毛发能够蓬松起来取暖或是吓退敌人。而在毛发较少的人身上,当微型肌肉牵动毛囊,就出现了鸡皮疙瘩。这些肌肉是自主神经系统控制的,这个系统也掌管着其他不自主动作,比如心跳、瞳孔扩张,以及消化系统中称为 " 蠕动 " 的波浪式收缩。希瑟斯表示,能随意引起鸡皮疙瘩,就好比 " 能突然改变肠胃的蠕动或止住心跳。"

对我们的多毛祖先来说,鸡皮疙瘩可能很有用。但现在我们只能竖起几根弱小的汗毛而已……图片来源:EVERJEAN VIA FLICKR

和大多数人一样,希瑟斯也无法随意控制鸡皮疙瘩,他是在阅读旧的案例研究时第一次对这个现象发生兴趣的。" 我特别喜欢翻看旧期刊,寻找那些被淡忘、被遗弃的文章。" 他说。在研读一份旧期刊时,他发现了 1938 年的一个案例研究,几位作者观察了一名中年男子控制鸡皮疙瘩的现象。当他继续探索时,又一个案例冒了出来,这次的主人公是 1902 年的一名 27 岁的学生。为他检查的生理学家写道:" 在有此意愿 2 秒到 10 秒之后,他就能在身上制造出‘鸡皮’状态,随后还能在相同的时间内使鸡皮消失。" 距现在更近的 2010 年,奥地利和德国科学家又在一篇论文中拍下了一名 35 岁男子随意产生鸡皮疙瘩的视频。

希瑟斯想知道: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人能控制鸡皮疙瘩吗?

有一句话叫 " 真事必定记录在网 ",于是他在网络上搜索起来。他发现真有论坛在讨论这个现象,还在 YouTube 的深处找到了视频。他设计了一项调查,发布在了这些论坛和脸书的心理学小组里,结果有 32 个人联系了他的团队,都自称能够随意控制鸡皮疙瘩。这项调查漫长而复杂,希瑟斯表示,参与者应该不会是来跟他捣乱的。

调查发现,产生鸡皮疙瘩的能力并非生而平等。有人说自己需要激起真实的情绪反应。希瑟斯提到了一名参与者,他说自己非要想象女友被谋杀的场面才能起鸡皮疙瘩。

而对其他人来说,产生鸡皮疙瘩无须特定的情绪反应,只要集中精神就行了。有一位艾丽莎 · 培根(Eliza Bacon)表示:" 我每次都要闭着眼睛才行,我试过把眼睛睁开,但做不到。" 培根是南加州的一位生物学家,她读到了一篇介绍希瑟斯研究的短文,然后联系了他。她说那感觉先是后脑勺一阵酥麻,接着再传遍头皮和全身。

而对帕莱杰科这样的人来说,产生鸡皮疙瘩就和移动手臂一样容易。不过他也提到了两者的一个差别:鸡皮疙瘩一旦消失,就要花些时间来充电。" 来是能再来一次的。" 他在 Skype 上向我展示过鸡皮疙瘩之后说道:" 但现在的我就像是没电了,要等个 10 分钟左右。"

布伦娜 · 米卡尔(Brenna Mickal)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女大学生,她也对我说了类似的话:" 如果要我连续来两次,那么第二次就要格外集中精神。" 如果第二次尝试失败,她还会觉得很不舒服,就像是想打喷嚏却打不出来的那种感觉。

我的访问对象都不觉得控制鸡皮疙瘩会产生强烈的不适感,有人甚至觉得挺舒服。米卡尔说她在鸡皮疙瘩产生时会感到一股暖流意遍全身,她在冷的时候就用它来取暖。培根则说她用鸡皮疙瘩缓解头痛。

提摩 · 西普曼(Timo Siepmann)是德累斯顿国际大学的临床神经学家,曾在研究中用微小的电流引发鸡皮疙瘩。" 这个现象真太有趣了。" 他说。他还由此联想到了癫痫病人,他们的大脑皮层活动异常,有时会不由自主产生鸡皮疙瘩。也许那些随意控制鸡皮疙瘩的人也能激活大脑皮层的特定区域。但是他又补充了一句:" 在目前阶段,我还不敢确定。"

克里斯蒂安 · 卡恩巴赫(Christian Kaernbach)是基尔大学的心理学家,也是 2010 年那项案例研究的作者。他告诉我,论文发表之后,他的实验室还在当地报纸上刊登启事,结果又找到了 10 个能在实验室里控制鸡皮疙瘩的人。但他始终没有把这个结果写成论文,因为主持这项研究的博士生后来转行去演喜剧了。而且身为心理学家,卡恩巴赫更想研究的还是触发非自主鸡皮疙瘩的那些情绪。

希瑟斯还没有在实验室里研究过任何一个对象。他坦言:" 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个现象。" 但是他的做法已经开了先河:先在脸书小组上刊登启事,随后就在网上发表预印本,而不是等待付费杂志刊登。这在网上吸引了一批研究自主鸡皮疙瘩的人。

几年前,表现拍摄者窃窃私语或搓揉纸片的 ASMR 视频开始冲上 YouTube 的热门表单。ASMR 是 " 自发性直觉经络反应 "(automon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的简称,这个名词并非科学家所创,而是 ASMR 脸书小组的发明,它描述的是一些人在观看这类视频时产生的酥麻快感。紧跟 YouTube 潮流的心理学家已经在研究这个现象了。

培根告诉我,她小时候受到《美少女战士》的启发,把鸡皮疙瘩产生的那种酥麻感想象成了自己在向外发射能量。" 那就好像是我的超能力似的。" 她说。我问她有没有拿这个向别的孩子夸口。她说:" 我应该没对别人提过。我不算聪明,但起码知道这是一种奇怪的能力,我不想别人把我看作怪人。" 她顿了顿,想到了现在人们对此事的态度,然后说了句:" 谢天谢地,有了互联网。"  (编辑:游识猷)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