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带金链的东北大哥,都有颗嗜甜的少女心
福桃九分饱05-16

 

东北人是什么味道的?

咸的,像盘酱吃多的谢广坤?

油腻的,像发蜡擦多的王天来(小沈阳扮演)?

不!东北人是甜的。

一米八的东北大小伙子还没结婚就一口一个媳妇儿的叫着,穿豹纹打底裤的东北大妈的手机壳上明晃晃地镶着 99 颗粉红色水钻,就连一气儿能干一瓶本地啤酒的东北少女,逛皮草市场时都会用台湾腔撒娇:人家要貂绒,不要貂 ~

东北人这么甜,可能是——糖吃多了。

毕竟我们是连酸菜根都要蘸白糖的人啊 ......

甜上加甜的食物,才是真甜

东北人对甜的要求很高,一般的甜不算甜。甜上加甜的食物,才是真甜。

就像酸菜心蘸白糖。

酸酸甜甜的酸菜根是父母辈最期待的零食。我妈跟我讲,她小时候最喜欢在家里做酸菜的时候在厨房晃荡,因为姥姥总会切块酸菜根蘸白糖给她吃,这是宠爱的象征。

而到了我这一辈就开始吃草莓蘸白糖。小时候洗一盆草莓,旁边的碗里放上白砂糖,蘸一下白糖咬一口,吹着凉风看还珠格格,是最美好的夏日记忆。

© sohu.com

东北的甜,是溶在盐里的

对于自己嗜甜这件事,东北人才不承认。大老爷们谁没事吃糖啊?

在绝大多数东北人的味蕾认知中:

甜咸 = 咸

只有当求学工作漂泊到了外地,吃到不加糖真 · 咸味,他们才会能明白自己从小吃到大的是真 · 甜咸。

烤肉是甜的,腌制的时候撒上十足十的糖。

烤鸡架也是甜的,在点菜的时候还要看似不经意地说一句 " 多喷醋 "。

© sohu.com

西红柿鸡蛋是甜的,加白糖、白醋和酱油,还要淀粉勾芡,口重下饭。

© hao123.com

鱼香肉丝、宫保鸡丁也是甜的,即便是川菜大佬,到了东北也得不向甜味低头。

但东北人还是不觉得这算甜,就加了那一点糖怎么能算甜?

眼见为实,看到糖才算甜

东北人承认的甜菜不多,锅包肉算一个。

无论是龙江派的糖醋,还是辽派的番茄酱,抛去刺鼻的醋精味,剩下的都是甜。

© sohu.com

雪衣豆沙和拔丝地瓜也是公认的甜菜,小时候跟大人下馆子,最后一句总是:" 给小孩整几个甜的。"

这道菜一般是拔丝地瓜。

拔丝地瓜是跟大人们参加无聊饭局的唯一意义,即便桌子上摆满了溜肉段、东坡肘子、软炸里脊,在拔丝地瓜上之前都只能吃到八分饱,然后放下筷子眼巴巴等着那盘拔丝地瓜。

© sohu.com

拔丝地瓜一般是最后一道菜,除了因为大人们不把它当成一个正经菜,更是因为这道菜实在考验手艺,心急不得。在东北地瓜好找,可是会做拔丝地瓜的人不好找,从炸地瓜、熬糖再到拉丝,哪个都不是一个心急的活。

© ifeng.com

可吃拔丝地瓜就是件心急的事了,刚做出来的地瓜上附着半流动的糖浆,趁热一夹就能拔出长长的细丝。等凉了,可就跟石头一样硬了。

除了地瓜可以拔丝,土豆、芋头、香蕉、苹果、梨都可以拔丝,但在东北心中,最爱的还是地瓜。

现在有些菜馆也流行起了潮州菜反沙芋头,虽然跟拔丝地瓜做法大致相同,但却少了一份拔丝的乐趣。

© lovehhy.net

偶尔也是雪绵豆沙。雪绵豆沙又叫雪衣豆沙,简单说就把红豆沙裹上打发的鸡蛋清,下过油炸后撒上大把的白糖。

虽然食材易得做法简单,但却是一道费时又费功夫的菜,在打蛋器还没普遍进入东北后厨之前,要想吃份雪衣豆沙,得看厨师的心情,徒手打发一盆鸡蛋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sohu.com

从前炸蛋清的油要猪网油,这样才能保证炸出来的蛋清呈纯白色,再撒上关键的白糖,这是东北人心中最美妙的中式甜点。

东北小吃也同样如此,烤鸡皮、烤面筋、烤馒头片要撒白糖。

© sohu.com

白糖要选颗粒分明的白砂糖,能明确地咬到糖粒那种。撒白糖要在最后撒,而撒的精髓就在这里,不多不少,轻轻一抖,这才叫一串完美的东北烧烤。

甚至辽宁某些地区的烤肉蘸料都是麻酱加白糖味的。

一份湿料,里面有葱花香菜辣椒和麻酱,但整个湿料的重点还是在那一勺白糖上。能吃上一口裹着麻酱和白糖的烤肉,那是小时候考了双百才能得到的待遇。

调料台上有没有满满的白糖,是东北麻辣烫是否正宗的唯一标准,白糖、麻酱和蒜汁,这才是东北麻辣烫应该有的配置。

同样地位的还有麻辣拌,大姐狠狠地挖两勺糖拌进去,才能承认这道菜真的有点甜。

© 大众点评

东北人为什么这么爱吃甜?是冬天太冷要积攒能量吗?我猜都不是,而是因为

东北人都有一颗爱吃甜的少女心

今日互动

你爱吃东北哪些甜甜的菜?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Hito
05-13
其他差不多 烤面筋从来没吃过放糖的
总体写的太矫情了
红袖
05-16
这个甜是物质匮乏时代的回忆而已,现在哪有这么夸张[吃瓜]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