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独臂快递哥:两年送件近 7 万 零差评零投诉
晶报05-16

 

在深圳的快递员队伍中,涂延方是最特别的存在,他手脚麻利、开车稳当,很容易让人忽视掉他左边的袖管其实是空的。他每天能送一两百件快递,收获零差评零投诉,他能自己煮饭做菜,读书写字,还曾经拿过残疾人游泳比赛冠军。

他只有一只手,但是他却始终相信:“别人能做的,我也能做。”

晶报传媒出品

意外让他开始学习一只手生活

涂延方今年 32 岁,出生在湖北襄阳。14 岁前,他和村里所有孩子一样,在田野里嬉戏玩闹,憧憬外面的世界,而 14 岁那年的一场意外,却给了他致命的打击。

那一天,涂延芳和弟弟在院子里玩捉迷藏,无意中爬到变压器上,瞬间就被击昏。醒来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左手全部被烧焦,衣服也全被烧烂,鞋底被烧穿,弟弟在一旁大哭。“完了,我这辈子都完了。”喃喃自语完这句话,涂延方又昏了过去。

自此,涂延方活在了失去左臂的痛苦之中。他不敢出门,不敢穿短袖,有时站在家门口半个小时,却半步都不敢往前迈,害怕听到别人在背后窃窃私语,更怕孩子看到他的左边袖子就放声大哭。直到有一次,他经过父亲的房间,透过门缝第一次看见坚强的父亲在流泪,他才暗下决心,不能再让父亲伤心,自己要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用一只手臂支撑生活,的确不容易。最初,少了一只手臂,涂延方身体难以保持平衡,走快一点就会摔倒,抬重物的时候,他需要用断臂将重物抵在墙上,再用右手慢慢将重物移到肩膀上,断臂的伤口处常常被磨出血来。但摸索了两年,这个少年真的做到了,他能用一只手炒菜做饭、洗碗拖地、读书写字,甚至还被选中参加了市里和省里的残疾人运动会。

那个时候,涂延方每天上午八点开始做陆地训练,下午下水训练。突如其来的高强度训练让他一下子吃不消,每天回家都是全身酸痛,但是他咬着牙坚持下来了,不仅参加了田径短跑、跳远,还参加了游泳,拿了两块游泳项目的银牌。因为这样的好成绩,让涂延方又被选中去参加了省里的比赛,最后勇夺游泳一百米和两百米的两块金牌。

涂延方曾夺得省级游泳比赛金牌

涂延方上到初二便辍学了,不是因为残疾,而是家里连 300 元的学杂费都交不上。回到家里,涂延方只能给父亲帮忙做农活、打杂。一位在深圳打工的老乡给他出主意,“在深圳乞讨很赚钱啊,一个月能有上万的收入,你来这里做吧。”涂延方不愿意,“我有手有脚,干嘛做那个?正常人能做的我也能做,正常人不能做的我还能做呢!”

虽然拒绝了老乡的建议,但是 2010 年,涂延方却怀揣着对深圳的憧憬,带着 5000 元独身来到了深圳。在找工作接连碰钉子之后,涂延方开始摆地摊,每天带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奔波于松岗、公明、福永之间,一天换 5 个地方,从早上 8 点到晚上 12 点,很辛苦却也感到满足,即使只有一只手,他也能撑起生活。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零投诉

2014 年,深圳禁止摆摊,涂延方不得不另谋生计。

涂延方经常寄快递,跟快递点的老板挺熟悉的,一天,他问:“我能到你这里上班吗?”老板一听没在意,笑笑就说,“只要你能做,你就来!”没想到过几天,涂延方真的来了,还买了一辆三轮车。老板这才意识到,涂延方不是在开玩笑,只好疑惑地问他,“只有一只手怎么当快递员,能行吗?”涂延方心里想着怎么不行,他用一只右手快速地将快递挑拣装车,遇到大件或稍重的就用右手一抓右肩一扛,看着他粗壮有力的右臂,被烈日晒得通红脱皮的皮肤,老板被他深深折服了。

因为身体的缺陷,加上业务还不熟练,刚开始涂延方并不顺利,他每天配送的数量只有同事的一半,但却要多花三四个小时。刚找到新工作,涂延方太过兴奋,总想着多送一点就能多挣一点,骑着三轮车也不由得加快了速度。不料,刚做没多久就在街上和面包车追尾了,赔了对方 300 元,自己的三轮车也需要修理,又花了近 200 元。

有一次,一位客户网购了几千元的贵重物品,涂延方送到家时,对方说自己正在外出差,让他把包裹放在楼下的便利店。但过了一个月,那位客户却打来电话称,包裹没有收到,涂延方只好按照公司规定赔了客户损失,却等于自己近一个月的工资。自此以后,涂延方对于每一件快递的去向都要搞清楚,客户不在,他宁愿第二天多跑一趟。

慢慢地,涂延方的送件、收件速度越来越快,投诉越来越少,在他服务的片区已经小有名气,并有了一个响亮的外号“独臂闪电侠”。很多人宁愿多走一点路,或者多等一些时间,就为了把快递留给他收寄。

用一只膝盖压住包裹箱,右手扯着胶带,整齐地贴住封口,用嘴咬断胶带,一气呵成。当看到涂延方在收寄包裹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速度完全不亚于双手健全的同事。如今,涂延方每天能派送一两百个件,遇到“双十一”的时候,要翻上一倍。因为近两年的零投诉,不久前,他还获得了公司总部颁发的优秀员工奖。

涂延芳在分拣货物

幸福也能靠一只手奋斗出来

从 10 岁那年母亲遭车祸去世,到 14 岁失去左手,2014 年,涂延方又收到了家乡父亲重病入院的消息。他带着辛苦攒下的一万元回家,没几天就花完了,而父亲最终也离开了人世。命运如此坎坷,但每一次打击过后,涂延方都会再站起来。

最初失去左臂时,涂延方还以为自己一辈子就要打光棍了,但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在深圳摆摊的时候,从 QQ 上认识了一个福建女孩,女孩善良体贴,两人通过文字交流,心一步步靠近。终于有一天,女孩提出了要到深圳来见涂延方,涂延方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却也因为自己的缺陷而自卑和担忧,他问女孩,“我只有一个胳膊,你还愿意来见我吗?”女孩却说,“就算你只有一个胳膊,我也会过来。”在车站,涂延方见到了女孩,竟是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后来,这个女孩就成为了他的妻子。

妻子陪着涂延方,走过了所有吃苦的日子,一起起早贪黑摆地摊,涂延方收寄快递忙不过来的时候,她就熬夜帮忙填单、打包。涂延方干活“闯祸”赔钱的时候,她从来不责怪他,而是安慰和鼓励他下一次做得更好。2015 年,她给涂延方生下一个儿子,让这个小家庭的未来又多了一份期待。

“做快递员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拼的就是勤快。但我选择了这一行,再辛苦也会好好做下去。”除了惊叹涂延方工作时的速度,晶报记者更感叹他吃饭的速度,几乎是不用五分钟,饭盒就被一扫而空,他不好意思地笑道,忙的时候,还常常忘了吃饭,有时晚上回到家,才发现身上还揣着早上买的包子。但即使工作再辛苦,看到妻子和儿子的笑容,涂延方觉得一切是值得的。

在深圳待了 8 年,涂延方对这座城市充满了感恩和眷恋。他说,在深圳,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找到出路。除了做好快递工作,他也希望能再找到其他的发展方向,“习总书记说,幸福是靠双手奋斗出来的,我靠一只手也能行。”

晶报记者 林菲 赖犁 高雷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