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粗暴!撩女神要会写诗:纣王应如何正确地调戏女娲娘娘
封面新闻05-16

 

李天飞

因为《封神》这部书,故事设定是在武王伐纣的时候,离现在 3000 多年。离明朝也 2600 多年。

所以,如果要照顾历史真实,故事就很难编,因为那个时候,基本上要什么没什么。稍不注意就玩穿越。

比如纣王撩女娲娘娘,在女娲宫的墙上写了一首诗,这首诗是这样的: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 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稍微了解一点古代文学的朋友都知道,这是一首七律。

七律这种文体,在唐朝才发展成型,在杜甫手上才发扬光大。所以别说纣王,就是《琅琊榜》里出现一首七律,都很违和。纣王的时代,是绝不可能有七律的。

那么纣王撩女神的时候就没法写诗了吗?当然不是!

不但可以写,而且体裁很多,如果纣王是个撩妹高手,可以信手拈来十首以上不带重样。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就要知道商朝的诗是个什么样子。

商朝离现在三千多年,那时有诗吗?当然有。任何朝代都有诗!没有文字的时候都有诗。更别说商朝有发达的甲骨文。

和人类永远相伴的两个朋友,就是诗和远方!

那么商朝的诗是个什么样子呢?

商朝离我们太远了,保留到今天的文字实物,除了甲骨文和青铜器之外,也就不剩什么了。但是,商朝之后是周朝。周朝的人,毕竟记得许多前朝的掌故、文章。所以今天要看商朝的诗,就需要从下面五个地方去找:

第一,是甲骨文和青铜器。甲骨文里,有些文字很好玩,比如算卦问哪个方向下雨:

其自西来雨?其自东来雨?其自北来雨?其自南来雨?"

四面八方下不下雨都问到了,要知道诗歌的一大秘诀就是重复。无论是文字、音节还是韵脚。只要一重复,就有了诗性。

这样的写法,后来的民间唱词也很常见,比如 "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唐朝一个巫婆 " 东告东方朔,西告西方朔,南告南方朔,北告北方朔 "。《快嘴李翠莲》有《撒帐歌》:" 撒帐东,帘幕深围烛影红。撒帐西,锦带流苏四角垂。撒帐南,好合情怀乐且耽。撒帐北,津津一点眉间色。" 都是这样的风格。

第二,是四书五经之一的《尚书》,不过《尚书》都是正儿八经的官方文件,很少有诗歌。唯一的一首,是商汤起兵伐夏,大伙儿一起骂夏桀 " 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

第三是《商颂》。商朝灭亡之后,周武王把纣王的大哥微子启封在今天河南的商丘,也就是春秋时期的宋国。这就是对前朝遗老的优待政策。这个宋国保留了很多商朝的文化。

其中就有商朝的宫廷诗:《商颂》,《商颂》保留在《诗经》里,属于风雅颂的 " 颂 ",比如说商朝始祖的: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商颂》很高大上,适合站在高山之巅,面向大海,高声朗诵:啊!我的大商 ~~ 貌似有一种 "45 亿年前这个星球上只有一片汪洋大海和一群古老的大鱼 " 的即视感。

不过《商颂》到底是原汁原味的商朝诗,还是宋国人又加工过了,不大好说。但这些诗来头很久远倒是真的。

第四是《周易》,里面也记载了一些似诗非诗,似文非文的东西,可能也是很早的诗歌,比如:

其亡!其亡!系于苞桑。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

这些东西是押韵的,年代又很早,很有可能就是商朝人写的。通过《周易》保留在现在。这些东西像什么呢?就像现在很多算卦的诗,比如 " 称骨算命 ",算完后,签上或电脑程序会给你一首诗,比如:

此命推来事不同,为人能干异凡庸,中年还有逍遥福,不比前时运未通。

第五就是鸡零狗碎地记在先秦两汉古籍中的商朝文学。比如《大学》里记载的 " 汤之盘铭 ":"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还有纣王的老叔箕子,商朝灭亡后,王宫内院杂草丛生,长满了野麦子。箕子很伤心,写了一首《麦秀之诗》:

麦秀渐渐兮, 禾黍油油。彼狡童兮, 不与我好兮。

还有认死理的伯夷、叔齐,劝阻武王不成,跑到首阳山饿死,死前作了一首诗:

登彼西山兮, 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 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 于嗟徂兮, 命之衰矣!

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看纣王会在女娲娘娘的墙上写什么诗了,这样一分析,可选的诗体非常多,何必非得死认七律?

如果纣王走《周易》 的神秘风,那就这么写:

艳于衣,美于容仪。入女娲宫,觅一新妻。

如果纣王用甲骨文卜辞的啰嗦风,那就这么写:

予自东边撩你,予自西边撩你,予自南边撩你,予自北边撩你。

如果纣王走他老叔箕子的文青风,那就这么写:

女神漂漂兮,长发飘飘。彼女神兮, 与我好兮。

如果纣王走《商颂》的雄浑风,那就这么写:

维彼娘娘,长发其祥。维予有商,力辟汝洪荒。

当然也可以简单粗暴风,那仿照 " 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

我是纣王,要与汝上床!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