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好戏真是一出接一出

 

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没,最近一个月的电影圈简直比电影本身还精彩!

有导演实名抵制自己电影上映的,有导演遭撤资自己变卖身家拍完电影的。

还有某众筹放映平台开撕某艺术片,以及惊动国家电影局的五一档退票事件。

片方、资方、宣发、放映纷纷牵涉其中,各方对质下说法不一,造就一出出电影圈的罗生门。

下面夏 BB 就为大家捋一捋最近的几大电影圈撕 X 事件始末。

1. 制作阶段:资方留下烂尾楼

案例:《西北风云》《大轰炸》

4 月 13 日,一部叫做《西北风云》的小成本犯罪片在影院上映。

4 月 14 日,它的导演兼编剧黄璜发表公开信出来抵制其上映。

第一次自编自导的长片好不容易面世了就公开打孩子,到底是质量太烂强势挽尊,还是无下限的另类炒作?

毕竟夏 BB 当时去排雷的时候心里已经对导演翻了 100 次白眼。

豆瓣评分 3.5,票房 400 万

但是翻阅完黄璜的公开信,我觉得导演太可怜——

钱没挣到一分,孩子还被人偷了。

2012 年,黄璜写好剧本《饕餮刑警》(《西北风云》是被出品方改的),遇上了后来的投资方华影亿时代。

2014 年电影正式开拍。刚开始踌躇满志的他,在一分钱未拿的情况下独自完成了改剧本、找主创、找主演、画分镜头剧本一系列前期工作。

直到开拍 20 天,制片人告诉他:没钱了。

制片人埋怨投资方钱没给到位,投资方说制片人贪墨需要重新换人,双方互相推诿。

最终旧的制片人和承制方被换,新制片人一到,以各种神奇的方式削减预算——

换走了主创之一的香港摄影师黎耀辉(对,就是《春光乍泄》里的摄影师)、取消了现场录音改为后期配音。

甚至以撞墙的泼皮方式赶走女主余男,只留下替身让黄璜完成剩下的拍摄。

余男:第一次碰见想敬业都不让的剧组

到后来,导演想补拍不行,想自己剪辑不行,想拿回剧本版权不行。

剩余 10 天的素材缺失,资方随便找了个操机员以加旁白、改剧情线等方式生生剪出了电影成片。

至此,黄璜彻底死心,2015 年就跟这帮人断了联系,也压根没想到这部电影还会有后续,还会进院线。

期间,听说这个项目被拿去借款众筹,融资 PPT 里一通乱写,甚至出现了导演陈可辛的名字。

各大名导表示:我们已经习惯了

那么,出品方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不外乎几点:剧组花钱太快,我们想换导演;但是黄璜不接受,被他暴力威胁;他这是炒作,我们要告他。

甚至还描述了片方与资方两套班底在白银转场时的夺权大战,精彩程度比电影本身更适合叫《西北风云》。

总之按照他们的说法,旧制片人贪污他们没有报警,说是不想断了年轻人的后路;被两百人威胁了还不报警,只能乖乖签下协议。

被年轻导演欺负成这样的金主爸爸,你见过吗?反正我是没见过。

有人查过《西北风云》背后的出资方,有做房地产的、有做网络技术的、有做餐饮的、有做实业的 ...... 但就是没几个做影视的。

图片 via" 娱乐资本论 "

黄璜的经历,大概是如今新人导演不幸遭遇的典型:

急于求成的导演被不懂电影的投资方套牢,期间资金被分赃,电影成为烂尾楼,被草草包装送进影院挣最后一笔钱。

每年有多少可能拍好的项目,就像这样成为了资本的牺牲品和替罪羊呢?

同样被投资方坑的剧组还有中美合拍电影《大轰炸》。

这是一部 2011 年就开始筹备的、反映二战 " 重庆大轰炸 " 的战争电影,是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70 周年准备的献礼片。

原本的计划是中影牵头,任命萧锋为导演,梅尔 · 吉布森担任艺术指导。

并搭起了布鲁斯 · 威利斯、艾德里安 · 布洛迪、宋承宪、刘烨等国际阵容、国内无数大咖加盟的豪华班底。

阵仗不输《建国 · 党 · 军大业》系列。

最后能露脸的不知道能剩几个

2015 年电影终于开拍,但是期间投资方几度撤资,导演只有在一次次资金停摆的情况下用个人资产顶上去解围。

2016 年后,剧组彻底弹尽粮绝,但是电影还要经历为期两年的庞大后期工程。

萧锋称自己和主创为了电影的主权和品质,毅然接下了后期任务。

自己在经历了融资借款、抵押贷款、清仓股票,赎回投资基金、耗尽个人存款等一系列自毁程序,成为国内负债最多的导演。

最穷的时候,身上可支配的现金只剩下 1516 元人民币。

萧锋一身孤勇护住了自己的电影主权,但是电影上映后多少支线被删、与预期相比能还原几成,我们不得而知。

从这个电影本身来看,合拍商业片、6 个编剧、明星乱炖 ...... 烂片特质颇多。

如今距离反法西斯胜利 70 周年已经过去了 3 年,失去这层纪念滤镜,它还会是一部被市场接受的合格战争片吗?

在这个事件中,我们只能得到导演方的个人陈述,但是除了撤资这个事实也没有更多的内情可探。

据坊间推测,资方的不稳定也许跟原总制片人施建祥非法集资有关,此人 2017 年初已被国际刑警发布红色追击令。

施建祥是谁,就是那个给《叶问 3》票房注水的制片人啊。

他被调查也是因为这部电影,这样说,《叶问 3》也算做了件好事?

超大投入的电影项目,随便一个环节资金不到位,对于剧组来说都可能是致命一击。

碰上了施建祥,也是《大轰炸》命不好。

追逐明星、大场面的资本投机分子,其实有几个是真正具备评估电影项目品质的能力的呢?

只见他们来来去去,给电影圈留下一地鸡毛。

当然也有碰上专业出品方的导演,他们不用为钱操心,但是会为剪辑权操心。

比如去年轰动一时的青年导演胡波之死,又比如《刀背藏身》的导演徐浩峰曾以放弃署名权来维护剪辑权。

导演与制片方争夺剪辑权,在国内外都很常见,好莱坞拥有最终剪辑权的知名导演也不过屈指可数。

胡波因为坚持 4 小时的片长与制片方发生激烈矛盾,一度受到取消署名权的威胁。

引火到王小帅身上也过分了

他死后,《大象席地而坐》的导演剪辑版在柏林获奖了。

理想主义得到了回应,但这又能改变什么?电影圈的剪辑权之争还会继续上演。

利益关切下,完全的信任只是恩赐,否则还是乖乖对资本负责。

2. 宣发阶段:规则混乱不透明

案例:《英雄本色 2018》《米花之味》

5 月 2 日,《英雄本色 2018》导演丁晟发布了一篇公开信《光线,请拿到阳光下》,向光线追要当时电影 2700 万的宣发费和 1000 万的票补费的支出明细。

光线的回应也很强硬了:已按合同履行合约,电影烂我们不背锅,出具明细没这个义务。

这部电影制作成本 1.2 亿,宣发费 2700 万,最终票房止步于 6000 万,可以说亏得惨不忍睹。

电影烂是一回事,但是拿钱了不给人家好好宣传就是另一回事了。

宣发重不重要?

看看华语票房前几名,绝大多数都只是及格作品,有些甚至可以称为烂片。

所以电影到最后打的不是质量战,而是宣发战。

电影宣发涉影院的阵地物料、票补、主创路演费用、发布会费用、媒体费用、线上推广费等方方面面。

程序繁杂、覆盖面广泛,因此造假、注水的操作空间很大。

从光线的态度可以窥见,电影圈的宣发环节已经形成了 " 不多过问 " 的潜规则,索要明细反而成为了不懂规矩的行为。

电影票房成功了的,这笔糊涂账往往不了了之,但是赔本了的片方当然不会甘心巨额投资花得不明不白。

同样体现宣发阶段依赖人际关系、没有合约精神的案例就是大象点映和《米花之味》的抄袭之争。

4 月 26 日,大象点映的负责人吴飞跃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控诉电影《米花之味》团队通过合作与投资的名义抄袭大象点映的商业模式与文案。

吴飞跃称,《米花之味》的导演鹏飞半年前就主动找到大象寻求合作,后来还介绍了电影投资人岳茜女士表达投资意愿。

但是三个人一直属于微信沟通,合作一直没有得到实质的推动。

直到《米花之味》的出品公司推出一个众筹点映 APP ——彩虹看电影,跟大象点映的界面几乎一致。

《米花之味》的导演、制片人以及涉及抄袭的投资人岳茜都做了回应,撇清了电影团队与这家公司的关系,声称没有合作是因为对计划书不满意,APP 没有抄袭而且并未投入商业使用。

但在吴跃飞的再次声明和各种证据轰炸下,《米花之味》方的回应显然难以服众,导演也被查出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

导演也许并未参与商业剽窃,但也是不可推脱的利益相关方。

不正当的商业行为最终给原本口碑很好的艺术片蒙上阴影,只能说是得不偿失。

3. 放映阶段:票房注水造热度

案例:《后来的我们》

宣发不当最终波及电影声誉的不能不说《后来的我们》。

前不久,我们发了一篇夸《后来的我们》的文章,谁知后来爆发了退票事件。

于是不少读者在后台留言,恨不得揪着我们的衣领子质疑我们的良心,让我们回应这档子事。

在这儿,夏 BB 代表小十君发个言:电影是电影,宣发是宣发。即使它有这个丑闻,并不影响我们对电影本身做出的任何评价。

4 月 28 日,《后来的我们》在电影上映前出现集中退票行为,引起各方关注。

后来在购票平台乃至中国电影局的调查下,证实了恶意退票性质。仅猫眼一家刷票量就达到 38 万张,金额达 1300 万。

当年《叶问 3》上映时,出现大量 " 午夜幽灵场 "、" 冥币特惠场 ",最终被查实是发行方自掏腰包买的虚假票房,涉及金额达 3600 万。

相较之下,《三生三世》的锁场都只是粉丝内部的小打小闹了。

但此次事情更为特殊和核心的地方在于:猫眼作为一个购票平台,参与了《后来的我们》的出品和发行。

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双重身份,让外界怀疑这完全是猫眼监守自盗,为电影虚造热度、提高排片量。

猫眼当然否认这种指控,认为这是市场行为的综合作用,并暂时关闭了退票功能,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

真相究竟如何,不妄下定论,等后续。

退票事件愈演愈烈之际,五一档的其他电影也来蹭热度——

《幕后玩家》出品方莫名其妙发表了一个相关事件声明,《战神纪》声称自己 5000 万票房莫名蒸发,《尖叫直播》竟起诉《后来的我们》,理由是影响他们的排片和票房了 ......

怕不是微商拍出来的

不要脸程度直逼《逐梦演艺圈》。

多年来,票房造假事件一直屡禁不止,根源还在于电影已经成为了资本游戏中的一环。

据发行人员透露,当下发行方买票房的目的有多种——

最常见的是通过买票锁定场次排片,对同期上映的影片的空间进行挤压;

第二种是资本层面,为了带动投资方背后的股票,基金等金融行为;

第三种是为了达到某种票房高度获得名利收益,或者通过达到某个特定的票房,换取更多的奖金等资源。

随着保底发行和捆绑第三方的热潮,投资方自掏腰包买票房的行为只怕还会不停地产生变种。

在各方热钱涌入电影圈的野蛮生长期,这些令人生气的、无奈的、可笑的电影乱象每天都在上演。

不懂电影的土 / 假老板在电影圈到处行骗、电影各个环节充满不为人知的腐败交易、电影工业缺乏透明和规范的行业标准、电影票房过分依赖浮夸宣传而忽视根本的质量保证 ......

作为全球第一大票仓的中国电影市场,具有的难道不是可悲的虚假繁荣吗?

互动话题

你如何看待电影圈的撕 X 行为?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导演
评论
大家都在看
陈凯歌谦虚否认自己是"知识分子导演"
Mtime电影资讯  2天前
西班牙鬼才导演成名之作《女巫》
V电影  5小时前
【澳门影展】颁奖典礼大牌云集,杭州导演仇晟的“东站故事”拿奖啦
浙江24小时  1天前
看了才知道!总导演推荐《筑梦之路》18个精彩看点“故事板”
齐鲁网  12小时前
导演陷丑闻、剧组解散,坑惨了为新戏增重52斤变油腻大叔男主任贤齐
囚徒健身  1天前
豆瓣日记: 豆瓣9.2分,日本大脑洞神剧,碾压《黑...
豆瓣影评  昨天
豆瓣日记: 2018.12.7About Grac...
豆瓣影评  昨天
青春公路片"很高兴遇见你"定档1.11
Mtime电影资讯  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