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牢狱后,浙大原副校长重回创业路,获 2758 万经费
每日经济新闻05-17

 

近期,工信部产业发展促进中心官网公示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 网络空间安全 " 重点专项拟立项的 2018 年度项目,6 个项目入围。其中," 工业控制系统安全保护技术应用示范 " 项目入围。

上述项目拟获得中央财政经费 2758 万元,项目实施周期为 3 年,项目牵头承担单位为浙江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中控技术 "),项目负责人系褚健,而且,该项目拟获中央财政经费是 6 个入围项目中最多的。

而这位项目负责人正是浙江大学原副校长褚健。

30 岁成为浙大教授,50 岁被捕

褚健出生于 1963 年,1978 年入读浙江大学化工系工业自动化专业。1986 年成为浙大化工生产过程自动化及仪表专业与日本京都大学首届博士联合培养第一人。1993 年,年仅 30 岁的褚健晋升为浙大教授,次年褚健又成为博士生导师。还是在 1993 年,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创建了中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中控集团 ")的前身——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公司,褚健是创始人之一。

如今,中控集团已经是中国领先的自动化与信息化技术、产品与解决方案供应商,业务涉及流程工业综合自动化、公用工程信息化、装备工业自动化等领域。这次入选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的中控技术,也是中控集团的下属子公司。

上述项目拟获得中央财政经费 2758 万元,项目实施周期为 3 年,项目牵头承担单位中控技术,项目负责人系褚健,而且,该项目拟获中央财政经费是 6 个入围项目中最多的。

▲资料图:褚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国内自动化领域的领军人物,褚健在浙江大学的 20 余年间,承担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和课题。1997 — 2012 年间,他曾多次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国家技术发明奖等奖项。2013 年 7 月 1 日,中国工程院发布公告,各学部经过候选人材料审阅、专业组评审、全学部评审和投票等程序,从 560 位有效候选人中产生了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候选人 173 位,褚健位列其中。

2013 年 10 月 30 日,原本是褚健参加中国工程院院士正式候选人答辩的日子,不过他错过了这个重要时刻。因为,在十几天前的 10 月 18 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褚健立案侦查,次日以涉嫌行贿罪对其补充立案;第二天,褚健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1 月 5 日被逮捕。

据新华社 2015 年报道,褚健被捕之后,中控集团也出现了危机。

2014 年,中控集团的离职率高达 20%。时任国务院参事石定环忧虑道:中国控制系统领域的自主产业正面临着 " 全军覆没 " 的危险。2014 年 4 月,多名专家联名致信国家安全委员会,递交了一份 " 紧急报告 ":如果中控集团国内最为领先的自动化控制技术及信息安全技术研发受影响而延缓," 后果不可想象 "。

2017 年 1 月 16 日,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并当庭宣判,褚健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40 万元;犯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0 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这也意味着褚健于 2017 年 1 月 18 日,即宣判 2 天后获释),并处罚金人民币 50 万元;对褚健贪污所得财物予以追缴。

法院审理查明:

1999 年至 2002 年,褚健利用担任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浙江浙大海纳中控自动化有限公司(现更名为 " 浙江浙大中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为中控集团子公司)董事、总经理等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共计人民币 238.1803 万元;

2012 年下半年,褚健指使他人销毁浙江中控软件有限公司、杭州浙大中控自动化公司(均为中控集团控股公司)、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工程研究中心等相关公司单位的会计账册,情节严重。

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一审宣判后第三天,即 2017 年 1 月 18 日,褚健刑满被释放。同年 1 月 19 日,褚健回到了其创办的浙江浙大中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作为国内工业自动化领域的知名科学家,出狱后的褚健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不过 2018 年 3 月以来,他频繁现身浙江宁波洽谈项目落地。

据甬派客户端报道,5 月 12 日,褚健团队领衔的宁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正式在宁波海曙揭牌。

今天(5 月 17 日),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从中控集团方面获悉,上述项目负责人即原浙大副校长储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次(入围)的项目将放在宁波,由新成立的宁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方面具体负责。此外,褚健教授团队同时在宁波创办的三家公司——专注工业操作系统研发和产业化的蓝卓工业互联网、深耕工业控制系统安全领域的国利网安、主营工业芯片研发和产业化的宁波中控微电子,也同时宣告成立。而负责本次(入围)项目的将是国利网安公司。

专访褚健:制造业缺的是 " 魂 "

5 月初,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在某活动现场,对褚健进行了专访。

▲中控集团创始人 褚健(每经记者 沈溦 摄)

制造业缺的是 " 魂 "

NBD:作为国内自动化与信息化技术企业的代表之一,中控集团目前发展的方向主要有哪些?

褚健:中控现在有两个板块,一块是工业自动化,主要是针对流程工业;还有一块是做智慧城市,包括城市轨道交通、路面信号灯控制,自来水污水处理和旅游数据监控。我们从基础的信息感知来进行管理控制,这个是我们智慧城市的业务。

另外,工业自动化目前主要针对流程工业企业,大量的中国企业首先需要解决的是 3.0 的问题。其实,现在很多企业还停留在 2.0 的水平,很多相对比较落后的企业,还是人工在现场去开阀门、去看仪表、看温度压力,如果不仔细观察、不仔细控制,就可能出事故。

对于很多企业,它可能已经觉得需要用自动化,用不着在现场,所以它可能已经在我们一个中控室里边可以看到那么多的操作台,计算机显示所有现场的数据,那我们称之为已经实现了工业 3.0。那么工业 4.0 实际上就是,如何使我们原来的功能手机变成智能手机?

这不是因为你的设备好,比如说你这个手机的摄像头几千万像素,假设你再装回到 2007 年之前的功能手机上,它还是功能手机,缺的是什么?缺的是那个魂。缺的是这个操作系统。

NBD:您谈到了操作系统是制造业的魂,现在大力推进智能制造,您觉得现在国内的智能制造到了怎样的阶段,工业互联网对智能制造的推动会有怎样的趋势?

褚健:不能说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还是刚刚起步,这是一个未来。

因为首先现在针对智能制造的定义本身就不是很准确,或者说没有一个标准的、大家公认的(定义)。那么这就可以理解为,你把这个加上去以后认为是智能,他再把那个加上去之后是智能的。但其实不是,但从移动互联网的角度来看,为什么我们称手机是智能手机,不是因为手机本身,是因为有那么多的 App。

如果没有 App、没有安卓商店、没有苹果商店,你这手机称不上智能。你这手机如果装不上这个微信,按今天(的日常场景)来讲,你如果不玩微信,你是不是觉得很郁闷?你的朋友圈都没了。但并不是说微信它本身是智能,微信本身也没有什么智能。但是因为有大量的应用软件在那,所以它可以根据不同人的消费(来提供服务),你可能喜欢玩游戏,他可能喜欢去淘宝,每个人可能不一样,但是各取所需。

那么对不同的企业也一样,生产笔记本的企业和生产茶杯的企业,他的需求是不完全一样的。所以个性化的 App 很重要。当然,生产茶杯的(企业)可能中国也有几千家,生产笔记本的甚至有几万家,那这个细分里面它就需要有专门的应用。所以你只有把这些应用都解决了,才能够叫智能制造。

NBD:对于工业互联网,该如何去更好地推进?

褚健:那靠大家努力了。所以我只能提出来,首先,工业 2.0 怎么向 3.0 转换,无论你在什么行业,都是手工在那操纵的话,只能完全取决于人的水平。从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到现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过去的几次(工业革命)我们认为是机器代替了人的肌肉,你搬不动的东西机器来帮你。但接下去是让机器代替人的大脑,这才叫智能。

NBD:您提到了这个工业操作系统,针对现在工业 3.0 流程的工业企业,应用以后,它基本生产流程是可以不用变化的?

褚健:你这问题问得非常好。我觉得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以非常低的成本,生产出非常好的产品。如果你能做到,无论你叫不叫智能制造,你用不用什么技术都无所谓。零排放低能耗,有什么不好,但是要做到这个当然不可能嘴上说说就出来了。

在中控没有职务

NBD:现在您在中控的职务是怎样的?

褚健:没有职务,是创始人。

NBD:那么您在中控包括股份或者股权激励这方面,现在还有吗?

褚健:我的股权,我的产权现在都还有一些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现在是不完全冻结。因为我的股份没落地,股权激励也就没有弄好,但是这一块是一定要解决、要去做的,特别是从科技型企业这方面一定要做。

NBD:现在中控还是属于国企吗?

褚健:中控从 03 年以后就完全改制了。

NBD:前几年外界有传闻,中控集团存在人才流失等问题,中控现在的发展阶段,及团队建设如何?

褚健:中控流失率应该说还是正常的,重要岗位的基本上都没怎么变,还是非常稳定,这一点让我感觉非常好。当然,中控离职的人是有追求的,因为我们在从事的这件事是涉及到国家的产业安全。

我们那些核心的骨干员工,他们不是在这纯粹看谁的工资高低,你们也知道杭州包括像阿里、海康他们这些企业,它的收入都比我们高,但是我们那些核心还愿意留在这,所以他们是有情怀的。我说中控就是一个有情怀的公司。所以刚才你讲到的,接下去就是要让这些人要有成就感,当然也有尊严。

每经记者 沈溦

每经编辑 王嘉琦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