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军队大办企业 批评者:忍心看士兵卖鸡腿?
腾讯军事05-17

 

【编译 / 观察者网 吴娅坤】

路透社 5 月 16 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从指挥室到董事会,军队企业在埃及蓬勃发展》的文章称,在前任武装部队总司令阿卜杜勒 · 法塔赫 · 塞西成为总统的四年里,归军队所有的埃及公司持续壮大,这引发了当地商人和外国投资者的担心。

以下为路透社报道原文:

拥有 40 年军旅岁月的奥萨马 · 阿卜杜勒 · 马吉德(Osama Abdel Meguid)曾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为美国担任助理军事专员。

但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家归埃及军事生产部所有、名为 Maadi 的工程公司的董事长,每天在可以俯瞰到尼罗河的办公室做出决策。

成立于 1954 年的 Maadi 主营业务本来是生产榴弹发射器、手枪以及机枪。但近年来,该公司雇佣了超过 1400 名员工,开始将生产方向转到农业种植、医疗器械、动力设备以及健身场馆上来,并计划为此新进四个新工厂。

" 我们正在进行的项目有很多 ",61 岁的工程师马吉德说,他列举了一些公司目前的订单,包括与电力部门签订的价值 4.95 亿埃及镑(约合 2800 万美元)的项目,帮助阿尔及利亚进行农业废弃物回收的价值 40 万美元的项目等。

自从 2014 年塞西总统上任以来,埃及发展了数十家军工经商的企业,Maadi 只是其中一家。2013 年,塞西领导军队推翻了伊斯兰总统穆罕默德 · 穆尔西的统治,成功掌握国家获得权力。

现任埃及总统塞西

目前,军方拥有超过 51% 股份的公司正在埃及全境大举进行建设。一家在埃及首都开罗以东 75 公里处正斥资 450 亿美元大举修建新首都,另一家军工企业已经壮大成为埃及最大的水泥厂,还有商业体将利益范围从渔场扩展至度假区。

在长达一年的调查走访中,有 9 家军工企业董事长向路透社描述了他们的企业究竟是如何实现扩张,未来又将如何获得业绩的增长。埃及军事生产部,三家监管军工企业的主要机构之一,提供的一组数据也显示,这些公司的收入在近年来获得了急剧的增长。上述数据和企业负责人的账户都证明,这些收益于军方影响力的企业确实赚得盆满钵满。

埃及军方企业的这波操作引发了一些问题。

一些埃及商人和外国投资者表示,他们对军方插手本来由私营部门来进行的经济活动感到不安,并抱怨军方为其所管理的公司提供太过优渥的税收和其他优惠政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在 2017 年 9 月发出警告,称私营部门的发展和创造就业的活动 " 可能会因国防部下属实体也参与同样的活动而受到严重阻碍 "

对此,埃及政府反驳说,私营公司所处的营商环境非常平等,军方所做的只是填补市场空白而已,就像 2016 年时紧急填补婴幼儿配方奶粉短缺那样。当时,埃及遭遇奶粉严重短缺,军队通过进口补给品来填补缺口,并在此后宣布计划建造配方奶粉工厂。总统塞西当时说,军方可以比私营部门更快地交付大型、复杂项目。

但据路透社调查的结果却与军方所称的 " 公平市场 " 有所出入。

2016 年,作为 IMF 所推动的改革的一部分,埃及颁布了新的增值税法案,但军队和其他安全机构在此部法案中被豁免。按照该法规定,军队不必因向国家武装、国防、国安等项目提供货物、设备、机器、服务以及原材料而缴纳增值税

同时,埃及国防部还有全决定哪些产品和服务合格,而哪些又不合格。私营商人对此抱怨称,这可能会导致军务系统被滥用或者扩大。例如,私营酒店卖出一杯咖啡需要缴纳 14% 的增值税,而军事旅馆的收据上却没有这项金额。一家位于开罗的军方酒店在接受问询时告诉记者,在他们家租用婚礼场地、购买办公会议服务时,都无需缴纳增值税。

当路透社就此消息联系埃及政府和埃及军方式,均未得到回应。

从枪支弹药到各行各业

埃及军事生产部,监管着 20 个军事商业企业;埃及国防部,控制着数十个军事商业企业;由埃及政府建立的阿拉伯工业化组织,对至少 12 个军事商业企业负责。上述三家机构,是监管埃及军事商业企业的三个主要机构。

而对于军方在埃及经济中所起到的作用,各方给出的数字有所不同。塞西曾在 2016 年 12 月表示,军方在该国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只有 2%" 有人说军队的经济价值占国民经济的 20% 甚至 50%,我倒还希望是这样呢 ",塞西在对一家军事企业开始生产用于清洁卫生用水的氯气时这样评论道。

另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政治学家认为这一数字的真实情况应该是埃及 GDP 的 3%。世界银行估算出的 2016 年埃及国内生产总值约为 3360 亿美元。

军事生产部是埃及前总统纳赛尔于 1954 年建立的,目的是帮助埃及实现武器生产自给自足。在这之后的几十年里,该部门的命运时好时坏。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 1985 年时披露的一份报告显示,军事生产部在纳赛尔执政时期一度被废除,1971 年经时任总统安瓦尔 · 萨达特出手救助才得以复活。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之后,它所主管的企业营收又出现严重下滑,直至塞西上台后,它的命运才出现翻天覆地的改变。

根据前文提到的军事生产部数据,2018 至 2019 财年,该部门掌管的 20 家企业的营业收入将达到 150 亿埃及镑,这比 2013 至 2014 财年时的数据高出了 5 倍。但可惜的是,该数据并没有透露营收发生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增长是基于怎样的变化。而在路透社的采访中,有两位企业负责人透露,他们的企业利润都被转移都了政府部门,或应用于企业再投资。

Heliopolis 公司董事长马姆杜 · 巴达维少将

一家下属于军事生产部的企业的负责人马姆杜 · 巴达维少将,在回忆起自 20 世纪 90 年代起到本世纪头十年中段时,将那段由穆巴拉克统治的自由主义经济时期形容为" 商人正在吃掉国家 "。巴达维所掌管的化工企业 Heliopolis 成立于 1949 年,多年致力于生产手榴弹、迫击炮、保险丝以及化学制品。眼下,该企业的目标是成为埃及最大的涂料供应商。

2017 年,Heliopolis 与另一家埃及国有控股涂料公司 Pachin 合作,计划携手努力与目前埃及市场的涂料领导者,挪威的 Jotun 公司,展开竞争。随着时间的推移,Heliopolis 公司计划将其市场份额从目前的 20% 提升至 80%。

" 和 Pachin 联手的话,我就可以与 Jotun 展开竞争,但单枪匹马的话,我们谁都无法与 Jotun 抗衡 ",身着军装、蓄着灰白胡须的巴达维说 " 我不甘心只是一家埃及的国内企业,我想成为一家有能力出口,可以同国际大型公司展开竞争的企业 "。

但近日 Jotun 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迄今为止还没看到上述两家埃及本土企业 " 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任何实质影响 "。Jotun 主打高端市场,而 Pachin 的目标客户是中等消费群体。

Helwan 炼钢厂内的炼钢高炉

另外两家军事工程公司,Abu Zaabal 和 Helwan 的董事长则表示,近些年,通过军事生产部获得融资变得很容易

2015 年,塞西政府任命穆罕默德 · 埃尔 · 阿萨尔少将担任军事生产部部长,阿萨尔是 2011 年 2 月埃及国内起义推翻穆巴拉克政权后统治埃及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成员。

Abu Zaabal 的董事长,穆奈姆少将表示," 我的公司之前需要向银行排队借款,但现在,只要我向军事生产部提交申请,并说‘我需要 6000 万或者 4000 万埃及镑才能购买这样或那样的原材料来制造这样或那样的产品’,阿萨尔将军转天就会批准我的要求,把钱打进账上 "

对于这样的财务审批程序,军事生产部同样没有回应路透社的问询。

Abu Zaabal 成立于 1974 年,目的是为武装部队制造火炮,但现在的主营业务是生产各式特种钢。

Helwan 成立于 1954 年,原为重型弹药金属部件生产企业。20 世纪 80 年代起,该企业开始生产锅、餐具、灭火器以及燃气管。公司董事长卡马尔少将表示,自埃及镑于 2016 年对美元贬值以来,因为汇率导致外国进口商品价格提升,该公司生产的厨房用具销售情况喜人," 我们产品现在供不应求 "。

Helwan 炼钢厂生产的钢铁制品

在开罗郊外的 909 工厂,Helwan 柴油机公司正在生产发动机、发电机、油箱和农业设备等产品

还有一件最能体现军方野心的事。

在开罗南部沙漠边缘的贝尼苏韦夫,建筑工人正在对埃及最大的水泥厂进行收尾工作。该厂由军方掌管的 El Arish 水泥公司所有,建造投资超过 10 亿美元,共花费了 8000 名工人的 18 个月时间,满负荷运转可以每年生产 1260 万吨水泥。这是埃及水泥行业受到军方权力扩张、倾尽全力支持的一个缩影。

一家外资水泥公司的高管告诉路透,去年埃及的水泥产能已经达到了 7900 万吨,远高于其 5200 万吨的消费量。一家埃及公司高管也表示,由于新工厂 1 月份开工以来,他所在公司的销售额已经下降了五分之一。

2017 年 11 月,埃及多数国有水泥企业在下半年遭受重创后停产。德国海德堡集团控股的苏伊士水泥公司报告称,2017 年该公司的综合损失增加了一倍至 11.4 亿英镑,而希腊泰坦公司控股的亚历山大水泥公司在财报中称其综合损失在去年增长了 10 倍至 5.139 亿英镑。

对于水泥市场的行情问题,埃及政府和军方还是一样没有回应路透社的评论请求。

Helwan 集团下属的另一家工厂正在生产金属器具

这家工厂还生产电冰箱

但之前,埃及军方曾表示,该国的住房等重大建设项目会对水泥产生巨大的生产需求。除了新首都贝尼苏韦夫以外,军方还参与兴建了另外两个新城市——地中海沿岸的新阿拉曼以及红海北部山区的戛贝儿戛拉拉(Gabal Galala)。

有外资企业负责人不同意埃及军方提出的需求预测," 埃及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人均水泥消费量最大的国家之一,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为了吸收新产能,埃及的人均水泥消费量还得翻番 "

在军事生产部所宣布的该部 2017 年建造项目中,埃及计划帮助阿联酋的一家公司种植 2000 万棵棕榈树,并建立一座以海枣树为原料的制糖厂,还有企业即将与沙特公司合作开启电梯制造业务,而目前,军方已经在埃及最大港口亚历山大港东部的尼罗河三角洲地区建立起了中东最大的渔场。

上周,军事工业部于中国的保利协鑫集团签署了一份合作备忘录,双方计划合作建设一个投资高达 20 亿美元的太阳能电池板工厂。此外,军方目前已经接管了埃及交通部的大部分城际道路建设项目,并已控制主要公路的收费站。

Helwan 集团生产的厨房用具在埃及镑走贬时于国内广受欢迎

" 这是竞争 "

自 2011 年埃及民众起义推翻穆巴拉克政权以来,埃及经济一直在泥淖中苦苦挣扎,政治动荡和伊斯兰暴力破坏了对埃及而言至关重要的旅游业。

有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认为,埃及以 2016 年 11 月与 IMF 签订的三年 120 亿元的贷款项目为契机的改革,为该国的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但除了那些专注于可以迅速复苏的能源部门的外国投资者,更多的外国投资者依然对埃及敬而远之。根据埃及央行的统计数据,外国对该国的非石油直接投资已从 2016 年的 47 亿美元下降至 2017 年的 30 亿美元

某西方国家主管商业的大使馆官员表示,因为担心军队会用特权进行不正当竞争,外国投资者不愿意投资军队有扩张动作的行业,或军队正打算进军的行业,在外国投资者看来,这样做的风险非常高," 如果投资者与军方发生商业纠纷,双方根本不需要仲裁,军方会将外来者直接踢出这个国家 "

也有经济学家不认为军队在经济领域扩张其权利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 政府只会对其核心利益所在的关键部分感兴趣,而且现在的这个政府所采取的企业监管方式,根本不会像上世纪 60 年代那样,简单粗暴地直接把外国投资项目收归国有或强制性地拉拢成为合作伙伴 ",埃及投资银行 CI 资本的首席经济学家法拉赫特如是说。

军事生产部长阿萨尔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路透社,埃及需要私营公司," 这是我们工业和经济所必须的支柱 ",但他同时认为,他所管辖的军事商业企业应该在埃及经济中拥有一席之地," 两种企业之间其实是竞争关系 "

图中右一为埃及军事生产部部长阿萨尔

今年 2 月 8 日,总统塞西在出席由军事工程师建造的 1300 间温室的开业仪式上说,武装部队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是 " 无价之宝 "

" 我就简单地告诉你们,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私营部门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按部就班地做出这样一番事业,达到这样高的标准,无论是道路建设还是水利工程修建,都是这样。"

埃及军队是阿拉伯世界中规模最大的军队,与其他国家相比,拥有很大的优势。

这支军队得到了来自沙特和阿联酋的财政支持,这两国是塞西政权的坚定支持者,因为塞西领导的这支队伍翻了他们认为对中东有着严重威胁的穆斯林兄弟会,而西方各强国也将埃及视为反伊斯兰武装的重要堡垒。目前,埃及每年从美国领着 13 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而除了被免除增值税以外,埃及颁布的其他一些法律也对军队经商有着重大利好。

2015 年,埃及国防部公布了一项法令,宣布对军队管理下的 600 家酒店、度假村以及其他营业性不动产免征房地产税

此外,根据 1986 年颁布的法律,军事商业企业免征进口关税,根据 2005 年颁布的法律,军事商业企业免征企业所得税。甚至,运送至军事商业企业的货物都不需要进行任何检查

在这样的大力扶持下,不仅是军方的大企业令私营企业产生忧虑,有军方背景的小项目也变得十分具有竞争力。

一家名为 " 工程投资与通用品供应 " 的军工生产公司是 2012 年在军事生产部的一间小型办公室中诞生的。诞生初期,该团队只有 5 人。2015 年,军事生产部颁布了一项法令,这个小团队摇身一变成为一家进行商业经营的企业。此前,该公司刚刚将新总部落在了开罗北部的纳赛尔城地区,总部共有 70 人,其中许多是军官。

眼下,该公司正在与教育和青年部就一项污水处理灌溉项目进行磋商,并已完成一系列大型项目的建设,比如,为一家大型体育俱乐部建造泳池、为部分干线开发铁路、在城市和乡村建设 60 多所学校、为埃及顶级宗教机构艾孜哈尔的关联组织建设办公室。

" 我们和国家的各个部门都打交道,因为这些部分都很相信武装部队。我们会按时交货,价格不高但质量很高,没什么理由不选择我们 ",该公司的董事长色提如是说,他的目标是通过修建更多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来为埃及的经济发展助力

在熙熙攘攘的开罗广场,人们会排队购买由军方开着卡车来出售的低价肉和其他食物。塞西说,他已指示军方进入食品行业," 武装力量可以提供更多的鸡肉以降低食物价格,保障人民生活 "

一些人认为军队的职能是保护国家免遭外部威胁,而不是上述这些。

" 我们的国家已经变成了军队与街头摊贩展开商业竞争的境地 ",开罗大学政治学兼经济学教授哈奇姆 · 胡斯尼如是说,胡斯尼还曾是退休将军萨米 · 阿南的发言人,这位将军曾在 2018 年时短暂参与过埃及总统竞选。

" 我相信,任何自尊自爱的军官,看到士兵在大街上卖鸡腿,都会非常沮丧。"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