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僧侣因加班抑郁起诉寺院,出家人也要“转型”
外事儿05-17

 

最近,一位因加班致郁的日本和尚把寺院给告了。

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高野山寺院的一名僧侣向当地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以在寺院持续工作导致其患上抑郁症为由,要求寺院支付其精神损失赔偿和拖欠的工资共计约 860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50 万元)。

根据诉讼书,该僧侣从 2008 年开始在寺院工作。早上 5 点前开始为寺院诵经做准备,白天担任寺院宿舍的前台接待,常常工作到晚上 9 到 11 点才能下班。

2015 年,因正值高野山开创 1200 周年,到访寺院的住宿者增多,该僧侣在 3 月至 5 月连续工作 64 天,9 月至 10 月连续工作 32 天。

同年 12 月,该僧侣患上了抑郁症,第二年春天便停职了。桥本劳动基准监督署认定其为工伤。

无独有偶,今年 4 月,京都东本愿寺被曝拖欠两名僧侣加班费。

这两名僧侣作为非正式员工在研修设施中工作,帮助照应来自全国各地的香客,无偿加班最多的月份超时工作 130 个小时。

上个月末,东本愿寺补偿给他们 660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38 万)的加班费和拖欠费。

或许,在大多数人眼中,出家人都过着六根清净、悠闲自在的生活。

但实际上,日本的出家人很忙。

埼玉县的一位寺院住持接受采访时表示,一般来说,在寺院负责杂务的员工是 " 朝九晚五 " 的,而僧侣和住持则是 " 朝五晚九 " 的。

僧侣们通常早上 5 点起床,当半个小时左右的扫地僧,然后坐禅、诵经、吃早饭,接着便是葬礼、法事或接待访客等营业活动,上完班后还要诵经,直到晚上 9 点才能就寝。

由于葬礼的日程不可预测,所以寺院几乎是随时待命、全年无休的。

此外,僧侣之间贫富悬殊,普通僧侣的月薪平均为 15~25 万日元,刚 " 入职 " 的僧侣约为 15 万日元。

有些住持认为,如果加班都给加班费就俗了,僧侣需要无偿修行。

净土真宗本愿寺派是日本规模最大的宗派,NHK 对其旗下 6700 所寺院进行调查后发现,40% 以上的寺院年收入不满 300 万日元。

要在现代社会生存下去,寺院的 " 转型 " 迫在眉睫。

幕府时期,为了限制基督教势力的发展,建立了以佛教为基础的 " 檀家制度 ",即所有国民都要加入寺院,成为寺院的 " 檀家信徒 "。

这些信徒负有维持寺院费用及住持生活的责任,寺院则拥有证明其人确为该寺信徒而非基督徒的权利。

但是,这一制度几经变化后逐渐瓦解,寺院也不得不由被包养走向独立。

在山梨县,随着地方人口的减少,该地净莲寺附近的檀家只剩两户人家,寺院年收入不满 10 万日元,住持金井海净不得不依靠在旅馆打工来维持生计。

但是,一些财力雄厚的住持和 " 网红 " 和尚则是另一种画风。

在日本,很多寺庙属于私有财产,由所有家族经营传承。

在一些营收不错的寺院,住持的月薪可达 50~60 万日元。如果住持家大业大,很有可能还涉足房地产或者经营幼儿园等。

如果香火旺盛,信徒的布施也是一笔不用纳税的滚滚财源。

2015 年,出于对寺院未来的担忧,筑地本愿寺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该寺院起用了持有僧侣资格证的前企业经营顾问安永雄玄,让他主管寺院的营业活动。

于是,在地价高昂的东京银座,有了一块 " 筑地本愿寺 " 的牌子。安永雄玄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沙龙教室,提供英文版佛教课程、瑜伽课程和遗产继承讲座等。

另一些骨骼清奇的住持则另辟蹊径,成为了自带流量的网红。

比如日本福井市照恩寺 "DJ 住持 " 朝仓行宣,他将电音与超度仪式结合,并与日本弹幕网站合作进行全程直播,并将网友的弹幕通过装置投射到佛像上。

光恩寺的住持羽田高秀则在京都开了间 " 和尚酒吧 ",酒单上的名称也是意蕴无穷,比如 " 诸行无常 "、" 色即是空 "、" 黄泉之国 " 等。住持希望信徒们一边品酒聊天,一边思考人生。

文 / 方辰

编辑 / 思齐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