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精神病人发布的声明有效吗?
凤凰WEEKLY05-17

 

如果一个公诉案件中,当事一方动辄宣称被人侵害了,要求公安部门立案,而后又动辄就 " 原谅 " 了侵害者,撤回报案 …… 这种将公权力当私器使用的姿态,恐怕更令人担心。

今日,谭秦东通过妻子微博向鸿茅药酒道歉。表示在写作文章时对鸿茅药酒使用了 " 毒药 " 作为标题,是为了 " 抓眼球 ",在用词上考虑不周,缺乏严谨性。

而据媒体报道,早在 5 月 11 日,谭秦东就因创伤后应激障碍入院治疗。

因此,疑似精神病人发布的声明是否有效,成了今天人们关注的一大热点。

" 没有精神健康就没有健康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出席《精神健康手册》发布仪式时曾如是说。

根据 WHO 公布的数据,全球大约 14% 的疾病可归因为神经精神障碍,约有 10 亿人正在经历心理、神经、精神疾病的影响,在 WHO2020 年的疾病总负担预测中,精神卫生问题排名第一。这让我们不得不去认真关注精神卫生问题。

即便不看数据,周围的事例也提醒着我们,抑郁症、双向情感障碍,甚至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症等也并不鲜见。

那么,当一个疑似精神病人发了声明,或寄了一份合同给你时,应该如何判断它的效力呢?

法律的规定是:不一定——必须要结合其智力和精神健康状况具体分析。

2017 年 3 月正式实施的《民法总则》规定," 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 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要看精神病严不严重。

如果已经严重到无法辨认自己的行为,那么他做的一切行为都没有法律效力。

如果不是那么严重,只是不能完全辨认自己的行为,那么只要实施的行为和自己的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也可以认定有效。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为了充分保护精神病人的权益,法律在这里特别提到,要区分他的行为是不是 " 纯获利益 " 的行为。

如果不是,该行为会给他带来损害,或者增加义务,那么判断时就要特别小心,如果认为超过了他当时的认知能力,需要其法定代理人的同意和追认后,才能生效。

在司法实践中,利害关系人一般会向法院申请民事行为能力鉴定,由法院委托司法精神病鉴定机构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根据鉴定或者参照医院的诊断宣告行为人的民事行为能力。

在不具备诊断、鉴定条件的情况下,也可参照群众公认的当事人的精神状态认定,但应以利害关系人没有异议为限。

当一个疑似精神病人,做出了让人莫名其妙的声明时,应当对其抱以同情之理解。

关爱精神病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曾经遭遇过什么。

因此,对精神病人的行为,要严格按照法律对待,慎之又慎。同样,当精神病人涉及刑事案件时,更应该严格遵循法律程序。

刑事案件中的公诉案件,其立案以及销案都自有其程序。

刑事司法不同于民事诉讼,后者的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也就是说,判决之前,原告可以随时撤诉。

与之相对的,在刑事公诉案件中,一旦公安机关已经刑事立案,那么即便被害人想撤回报案,通常也已无济于事。

和律师不同,公安机关代表的是国家公权力,不是为被害人利益而服务,公器不能私用。

如果一个公诉案件中,当事一方动辄宣称被人侵害了,要求公安部门立案,而后又动辄就 " 原谅 " 了侵害者,撤回报案 ……

这种将公权力当私器使用的姿态,恐怕更令人担心。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无花有果树
05-17
精英集团想整谁就整谁。盛世如你所愿。
襟万里
05-17
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老子还要玩
05-17
5月17日',住在精神病院的医生公开道歉了,红毛药酒接受并撤诉了,皆大欢喜了。历史会记住这伟大的一天,大家请记得每年都来纪念这一天。
張佳樂
05-20
那就网友共同努力,向周围人宣传,抵制购买他们的任何产品,看他怎么赚钱!
进退由己
05-20
权力决定了话语权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