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村官”重返学堂为乡村治理“开脑洞”
新华社06-12

 

新华社昆明6月10日电(记者许万虎)37岁的毕文斌刚当上 " 村官 " 时,觉得农村工作无非是和乡亲们打交道,难不到哪去。谁知上任不久他便发现,情况与自己料想的恰恰相反。

" 大大小小的琐事迎头砸过来,小到调解村邻纠纷,大到谋划村民经济,有时照顾了这家,又得罪了那家。"2004年,毕文斌当选云南省临沧市永德县德党镇勐汞村委会主任后,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毕文斌说,为村民做大事小事都是应该的,但他就怕面对纠纷时 "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 我文化水平不高,解决村民间矛盾,常常找不准法律依据,经常有人口服心不服。"

永德县地处中国西南边陲,贫困程度深,当地村干部学历水平普遍偏低,乡村治理能力比较有限。2015年,县里与云南开放大学合作,试点开展 " 村干部学历提升计划 ",希望借此帮助一线的乡村治理者们克服 " 本领恐慌 "。

实用法律知识、农业实用技术、经营管理知识……专业教师团队为学员量身定制的一系列课程颇受欢迎,村干部们还能够根据实际情况,选修高等院校专科及以上学历课程,拿到相应文凭。

临沧市基层村干部正在参加法务知识培训。永德县委宣传部供图

毕文斌当时就报了名,特意选择了法律事务专业。当了这么多年 " 村官 ",源自人情面子的苦头他没少吃。" 我心里最清楚,法律法规是真正服众的‘准绳’,要让它慢慢深入人心。" 他说。

" 在线学习时间灵活,还有教师全程辅导。" 平日里忙于基层事务分不开身,毕文斌常挑灯夜战为自己 " 充电 "。" 学一遍记不住就想办法背下来,实在不行,上实践课时运用一两次就会了。"

一堂课也不缺席,毕文斌最终修满学分、顺利毕业,他的 " 村官 " 之路也迎来 " 全新体验 "。" 不背人情债,一身轻松。" 他说,依法处理、有理有据,村干部调解纠纷的底气足了,村民的怨言也少了。

生活在乡土人情社会的大山村民,面对严肃的法律法规,难免需要一定的适应期。" 但法律讲得多了,一来一去,越来越多人开始明白了。" 毕文斌说。

" 村干部学历提升计划 " 门槛儿不高,具备学习能力、肯学爱学就行,且大部分学费由云南开放大学和各县财政联合补助。眼下,临沧市8个县(区)、936个村已有2300余人注册入学。除了选修法律知识,村干部最钟情的是农村经济管理课程。

临沧市村干部学历提升计划开班仪式。永德县委宣传部供图

临沧市双江县勐勐镇彝家村党总支书记王顺斌当了好些年 " 村官 ",平时看到各地新闻里的农村致富经总是心痒痒," 没事儿就寻思着如何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

虽然拥有丰富的农村工作经历,但只有初中文凭的王顺斌时常感到知识匮乏,做工作也放不开手脚。" 进学堂不仅是为了拿文凭,而是要把学到的知识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能力,解决村里产业支撑不足、发展后劲乏力的问题。" 他说。

随着学习不断深入,王顺斌对自己脚下再熟悉不过的土地有了新的认识。" 传统农业过于粗放,规模小、效益低。烤烟、甘蔗、畜牧养殖等特色技能课程告诉我,我们村还有新的出路和机会。" 他说。

很快,王顺斌带领村干部研讨方案,请专家评估产业转型的可行性。不久,一套兼顾短期和长期效益的种养模式在村里兴起。

" 理论 + 实操 " 的特色农业技能课程让他对未来信心满满。如今,村里依托重点产业,注册成立了各类专业合作社,还通过引入 " 股份合作制经济 " 模式,盘活了农村资产资源,进一步充实村民的钱袋子。

" 目前,全村建成产业基地近2万亩,村集体收入达7万元。" 眼看着从前的 " 空壳村 " 朝着 " 殷实村 " 转变,王顺斌笑着说," 村干部要做村民致富的‘领头雁’。"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