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长安女子图鉴”:她们曾努力活过、战斗过
西安发布06-13

 

说起大唐风流

也许你会想到纵马朱雀街的五陵少年

凤歌笑孔丘的不羁诗人

还有雍容华贵的壁上仕女

作胡旋舞的玲珑舞伎

与煊赫一朝的女皇、贵妃和公主

但这风流之中掩去的

是长安城中真真切切活过的那些女子

" 大龄 " 女侍卫

武艺高强的女子,似乎从来只活在道听途说的故事里,是儿郎们逐鹿天下的锦上添花。她们确实存在过,只是由男性执笔的历史冲没了她们存在的痕迹。

高惠通

这名史书上无载的女子便是其中一员

武德五年(公元 622 年)六月五日,高惠通被选入内,成为尚是秦王的李世民的刀人。刀人,是隋炀帝始设的女官,身穿赤边黑裳,趋侍左右。虽然位阶低下,但肩负着护卫重责(关于女官刀人,目前有两种说法,本文采葛承雍先生的 " 女侍卫说 ")。

这时候,高惠通已经 26 岁了,在唐朝绝对算得上是大龄单身女青年,甚至比当时的李世民还大一岁。李世民的妻子长孙氏嫁给他时,才 13 岁。

姓名:高惠通

生卒:597 年—— 626 年

住址:长安泰王府

职业:刀人

武德五年这一年,李世民与兄长李建成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秦王府招贤纳士,聚集了大批好手。李建成也不甘示弱,扩充东宫卫士,号 " 长林兵 "。高惠通被选入秦王府作刀人的用意,便是为了护卫李世民,以防其遭遇不测。

她一身飒爽黑衣,佩刀持剑。出身名门渤海高氏的高惠通,即便做了品阶低下的刀人,也立性温恭,恪尽职守,赢得了秦王府上下一片交赞。

可惜四年后的武德九年(公元 626 年)四月十日,三十岁的高惠通于秦王府溘然病逝。四天后,于长安县龙首乡下葬。

四天即葬,实在太过匆忙,这显然不符合唐朝的葬仪。但李世民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与李建成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此后两月不到,便是震惊朝野的 " 玄武门之变 "。李世民绝地翻盘,荣登大宝。

尽管葬礼匆忙,秦王府还是为这位尽职尽责的女侍卫撰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墓志铭,感怀她的美德,惋惜她的红颜薄命,遗憾她 " 如何匣玉,永閟幽泉 "。

这位颇具红拂风采的刀人高,留给今人的,只余这方斑驳的朴素墓志。

| 太尉秦王刀人高墓志铭 |

但墓志铭字字句句中流露出的思念,却穿透了遥远的时空,牵出你我此刻的一分慨叹。

佛门白富美

凡神童,打小便惊才绝艳。佛祖预定的神童自然也与旁的小娃娃不那么一样。

像河东裴家有个小女娘,不到三岁就懂得色即是空:" 有琴瑟之声,耳不之听;有锦绣之色,目不之悦;有珠玉之珍,手不之玩。"

她娘裴夫人抱着娃娃去法云寺,和尚叹道,这女娃与我佛有缘啊!于是,裴氏女头发还没长全,就剃度出家做了比丘尼,法号释然。

释然的祖父是司空公裴纪,父亲裴冕后来官至宰相,叔伯兄弟们也是各有公差在身。释然容颜绰约,气质卓然,无论家世,还是样貌,妥妥的大唐标准白富美。

姓名:释然

生卒:732 —— 766 年

住址:长安永乐坊资敬寺

职业:比丘尼

但释然还是舍弃了滚滚红尘。天宝年间,释然在资敬寺的理空律师处受戒,将己身许给了佛祖。然而不久之后,安史之乱爆发,叛军直逼长安,打断了释然的修行。

释然被迫跟随父亲裴冕辗转,从长安至凤翔,出关中进蜀中,登太白,过剑门,上峨眉。

但释然于乱世流离之中,始终端持一颗普度众生之心,启道场于太白,敞禅室于峨眉,密穷秘藏,深入真要,用佛法安抚流民失所之心。

待到永泰初年,战乱平息,释然重归长安,被僧众们推举为临坛大德,负责登坛授戒,成为一位又一位小比丘尼的引路人,就像当初为她受戒的那位理空律师。

至此,释然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比丘尼,似乎并未辜负她与佛祖的这份缘。

但战乱中的短暂相聚,点燃了释然内心深处的骨肉亲情。三岁出家,多年持戒修行,却也无法湮灭释然心中那与生俱来的血脉相连。

| 资敬寺尼释然墓志铭 |

永泰二年(公元 763 年)七月一日,释然于资敬寺病逝。七月二十日,按照她的遗愿,释然被安葬于毕原祖茔,从佛殿回到了俗世亲人的身边。

入塞的 " 昭君 "

从来说和亲公主,眼前浮现如花女子神容寡欢的模样。出嫁辞乡国,由来此别难。常见出塞和亲的李唐公主容颜尽、粉黛残,妾心断、望长安,可又有几人知晓嫁来长安的外族公主内心同样的愁苦。

为了镇压安史之乱,仓促即位的唐肃宗李亨决定向回纥借兵," 借兵于外夷以张军势 "。

至德二年(公元 757 年)九月,肃宗为表诚意,封自己的堂兄弟李承寀为敦煌郡王,令他前往回纥牙帐,向回纥可汗提出和亲。

李承寀是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曾孙,章怀太子李贤的孙子,邠王李守礼的儿子,正正经经的李唐皇室。他有一个姐妹,被封为金城公主,和亲吐蕃。

十月,敦煌王承寀至回纥牙帐,回纥可汗以女妻之。肃宗皇帝赐回纥女号毗伽公主。

十一月,回纥即发兵与郭子仪汇合,与叛军战于榆林河北,大破之,斩首三万,捕虏一万,河曲皆平。

| 电视剧《大唐荣耀》中的李承寀 |

说起来,李承寀也算是大唐独一份的和亲皇子。肃宗因此,对这位和亲的堂兄弟有几分愧疚,甚是恩宠。可惜李承寀承受不来,与毗伽公主成婚不久,便于乾元元年(公元 758 年)六月卒。

那回纥的毗伽公主呢?史书上再也没有了她的踪迹,连她的出身与名字都不曾记载,有人说她是回纥怀仁可汗的女儿,有人说她是阏氏的妹妹。

她仿佛便是为了这场挽救大唐的和亲而生。往后如何,无人在意这个完成了使命的女人的结局。

姓名:不详

民族:回纥

生卒:不详

住址:不详

职业:毗伽公主

也许她回到了家乡,也许她去了长安。

另一位来自突厥的贤力毗伽公主,也没能在长安找到自己的幸福。

圣历元年(公元 698 年),贤力毗伽公主出生没多久,她的父亲骨咄禄默啜可汗便向武则天提出和亲。武则天欣然同意,将尚在襁褓的贤力毗伽公主许给了武承嗣的儿子武延秀。

可汗以武延秀不是李唐天子后裔拒绝,待到公主五岁时,再次请婚。这次许给了皇太子的儿子,可汗很满意,献马千匹,表示谢意。然而中宗李显即位后,于神龙二年(公元 706 年)与突厥爆发了鸣沙之战。公主与李唐的婚事再次告吹,后来辗转嫁给了吐谷浑大酋之子阿史德觅觅。

阿史德觅觅于开元三年(公元 715 年)南奔归唐,被封为特进兼左卫大将军云中郡开国公。贤力毗伽公主也以云中郡夫人,而不是突厥和亲公主的身份来到了长安。好景不长,阿史德觅觅因通敌被诛,云中郡夫人也受到牵连,被充入宫闱罚作奴婢。

| 贤力毗伽公主墓志拓片局部 |

开元十一年(公元 723 年),突厥翻了几番天地,此时掌权的是毗伽可汗。他再次向唐请婚,这次他求娶一位大唐的公主。

" 圣渥曲流,齿妃嫔之倖女;住天恩载被,礼秦晋於家兄。" 玄宗李隆基赦免了贤力毗伽公主的连坐之罪,准许她与在长安的兄长墨特勤团聚,赏赐她金银财宝、绢帛衣服——一切都是为了赐婚她与前来请婚的堂兄弟毗伽可汗。

棠棣未花,遽风霜之凋坠。贤力毗伽公主的胞兄死于毗伽可汗之手,亲兄墨特勤与毗伽可汗曾有战争。公主与可汗既是亲人,也是仇人。

姓名:阿史那氏

民族:突厥

生卒:698 —— 723 年

住址:长安怀德坊

职业:贤力毗伽公主、云中郡夫人

她选择用死亡表达自己的决绝,这时候的她,不过才二十五岁。她给自己的孩子取名为怀恩,可她的一生连短暂的幸福都未曾有过。人生至此,天道宁论。

宦官的母亲

做宦官的母亲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武威郡夫人段氏非常有发言权。她有六个儿子、四个女儿,其中一半的儿子都是宦官。其实,段氏的丈夫闾重光也是宦官,子女们也都是养子养女,并非亲生。

| 唐武威郡夫人段氏墓志拓片局部 |

大唐虽然以兼容并包著称,但于 " 孝 " 之一字绝不退让。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宦官的压力尤其大,但现实条件确实不允许,怎么办?唐朝宦官便娶妻,认 " 假子 ",组建家庭。

宦官娶妻养子传统由来已久,最有名的养子当属东汉末年的曹操。

当时宦官娶妻尚颇受诟病,认为他们 " 威侮良家 "。但到了唐朝,宦官娶妻已经被认为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了。据学者统计,唐代宦官有超过一半以上都有妻子,有的甚至不止一个妻子。

段氏的丈夫闾重光便应该不止一位妻子,墓志载段氏去世时 " 姨母等哭叫如雷 ",此处的 " 姨母 " 便是古代对父亲之妾的称呼。

社会风气允许宦官娶妻纳妾,但不允许宦官的妻子不守节。很多宦官的妻子出嫁时不过青春少艾,丈夫死后也正值年华,却仍不得自由。

这位夫人段氏便是如此,墓志载她 " 将军在日,非贤不举;一从孀处,唯训是行 ",她的养子们极力称赞母亲为夫守节的情操。段氏一腔孤苦只能托付释氏,奉敬佛门,成为虔诚的佛教徒。

元和六年(公元 811 年),段氏寿终正寝,享年六十有二,她的养子们将她葬在她的宦官丈夫身旁。

姓名:段氏

生卒:750 —— 811 年

住址:长安辅兴甲第

职业:武威郡夫人

然而,这并不是终结:段氏的四个养女都嫁给了亲近君主之人——嫁给了宦官。

深宫无名氏

唐代还有一种墓志,专为宫女。

一般墓志会镌刻墓主姓名、籍贯、寿数、卒地、葬地、生平等。宫女的墓志是由宫廷有关部门专门负责的," 有司备礼而为铭曰 ",墓石上提前刻好 " 内人讳 字 州 县人也 " 以备用。

这乍一看似乎很有人情味儿的举措,却处处透露着他们对这些女子的漠不关心。因为这些预留出来的空格,几乎不见有填写。

大多数的墓志通篇含糊而过,即使做到二品宫女又如何,依然 " 不知何许人也,莫详其氏族 "。

| 大唐故亡宫六品志石拓片 |

甚至长安四年(公元 704 年)十一月二日的一方《亡宫墓志》志文,其中记墓主 " 春秋七十有六 ",而志末一行又记 " 亡宫七品一人,春秋年六十一 "。这自相矛盾是由于用旧志石磨改重刻,未将旧石上的文字磨尽所致。可怜这宫女连一方属于自己的墓志石都得不到。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