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女子跟着流动广告去看妇科,手术费从一千多变近万元
桂林晚报 06-13

 

桂林市民龙女士前段时间患上了妇科疾病,5 月 23 日,龙女士的丈夫石先生在看到街边残疾车上贴的小广告后,建议妻子去了桂林桂北妇科专科门诊部做检查。让夫妇俩没想到的是,在手术台上做完了一千多元的 " 清宫 " 项目后,医生说,龙女士病情严重,建议增加手术项目,龙女士一家同意后,费用增加到了七千多。加上后期到其他医院检查的费,龙女士花了近万元。而更让龙女士感到郁闷的是,之前的妇科病似乎并没有好彻底。

桂林市民龙女士今年 51 岁,她从 5 月初开始,身体就一直不舒服。

桂林市民 龙女士:

就是月经来得太多,受不了了,想去看医生。

龙女士的丈夫石先生非常心疼妻子,但对妻子的隐疾他也无能为力。一次,一辆非法营运的三轮车上张贴的医疗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

龙女士丈夫 石先生:

我就是看到了车上的广告,上面写桂北妇科门诊,就叫她去咨询一下。在哪看到的广告?那种残疾车,车上都有的。

5 月 23 日上午,龙女士独自一人按着广告上的地址,来到了桂林桂北妇科专科门诊部做检查。龙女士说,当时医院告诉她,她需要清宫,清宫的费用是 1200 多元,而当她上了手术台后,她的丈夫石先生却被告知,在清宫的时候发现了严重的问题。

龙女士丈夫 石先生:

清宫的的时候说发现有两个瘤,我就说你整得好整不好,不行我去大医院,你退一部分钱给我。她说不退了,说得很危险一样,说是会死人的,不知道是瘤还是癌症,她这样说,你要交钱马上要动手术,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儿子。

龙女士儿子 小石:

叫我们上去看,我妈当时已经在那个手术台那里,不懂做了没有,反正看起来是在进行了,医生说这个出血严重必须马上割掉。还要再加多少钱?一个是 8000 多的,免了费用是 4000 多,一个是 4000 多的,免了费用 2000 多。

看到突然增加的手术项目和费用,石先生和儿子一开始非常抗拒,他们都希望转到公办医院治疗,但是想到还躺在手术台上伤口流着血的母亲,小石最终选择了缴费。

龙女士丈夫 石先生:

我说不交,但是我儿子就像吃了迷魂药一样,一进去看了我儿子就交钱了,拿微信支付宝交的。我没钱,全部钱都给医院了。

龙女士儿子 小石:

当时你交这个钱是心甘情愿的吗?我肯定不是心甘情愿的,但是人在他手上,他要我交我没办法,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记者在整个费用清单上看到,收费项目一共有 22 项,其中收费最贵的是微创宫颈赘生物摘除术和微创宫颈管粘连分离术两项,优惠前收费分别达到了 4730 元和 2240 元,加上 1490 元的放粘连剂,三项的总费用就达到了 8460 元,尽管三项费用是都打了折,但这场手术,龙女士一家一共还是交了 7765 元。然而在完成了手术之后,龙女士一家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因为在桂林市的一家公办医院,医生的说法大不一样。

龙女士儿子 小石:

挂了一个专家号,我们拿了一个病历本给他看,他说做这个的费用其实几百块就可以搞定了。

更让龙女士一家人郁闷的是,手术做完之后,龙女士一直感到身体不适。

桂林市民 龙女士:

这个肚子现在还是痛。是一直痛吗?一直痛。后来你去其他地方检查了吗?我后来就去了永福中医院检查,说是里面还有一块血,没有处理干净。

龙女士儿子 小石:

心里是很难受的,我们花了这么多钱,病又没有治好,我觉得医院责任还是挺大的。

而在桂北妇科给龙女士开具的就诊发票里,竟然还有一张名字为汪某某的发票,也不知道这样的发票在新农合能不能报销。6 月 6 日上午,龙女士一家来到门诊反应情况。门诊负责人找来当事医生,首先对发票货不对板的事做了解释。

【现场】

之前是这样的,因为想给她省一些检查费知道吧,然后所以说当时给她写了这个名字。

8 日下午,记者见到了桂北妇科专科门诊部的负责人,他认为门诊方面并没有过错。

桂林桂北妇科专科门诊部 院长 姚伟:

收费是严格按照国家卫生部门定价来收费的,不存在贵的问题,已经给她治好了,已经都康复了,后期有一些排泄物是正常的,后期有个康复期对吧。

对于龙女士一家要求退费和赔偿的要求,门诊方面并不认可。

桂林桂北妇科专科门诊部 院长 姚伟:

可以完全通过卫生监督部门,卫计委这一块进行鉴定也行,不说是她说没治好就没治好。大家采取一个官方的意见来处理,是最好。

其实,龙女士一家在到门诊协商之前,就曾经到桂林市卫计委医政科进行投诉。

桂林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科工作人员:

去哪家医院认定都不能作为依据的。另外一个,这个是民营机构,它(医院)的物价是放开的,所以在物价方面我们没有管理权限,如果有必要我们报给领导看看,领导觉得有必要,我们会组织一个现场的调查,但是调查也是查行政作为,就是它有错我们处罚,你和门诊的纠纷我们是不介入的。

就在 8 日下午记者结束了对桂北妇科专科门诊部负责人的采访后不久,龙女士的儿子小石打来电话说,门诊方面改变了之前的态度,开始愿意和他们进行协商。对于事件的最新进展,我们也将继续关注。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