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器官捐献例数连续八年排名全国第一
贝壳珠海06-13

 

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活动中,一女子被丈夫抱起,抚摸墓碑上亲人的名字。

器官移植后,他们的生活重新回到了正轨,却又悄悄改变。

有的人回到了工作岗位,有的人爱上了慈善,有的人尝试驾车穿越无人区 …… 但每一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想起一些人。

这些人离开了世界,却给他们带来了 " 新生 "。

2018 年 6 月 11 日是第 2 个 "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日 "。据统计,截至 6 月 3 日,2018 年全国已实现器官捐献 2497 例,其中广东捐献例数最多,达 318 例。截至 2017 年底,广东共完成器官捐献 2156 例,广东省器官捐献例数已经连续八年排名全国第一。

每一个增加的数字,都是一个曾经鲜活的名字。他们走了,但又仿佛从未离开。

在广州增城,有一个广东红十字纪念园。随着器官捐献事业的发展,10 年来,广东省红十字纪念园纪念碑上的名字不断增加。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告别与新生的故事。

最好的谢幕

2017 年 9 月,随着儿子响亮的啼哭,何方元觉得生活也被照亮了。

孩子有着爱笑的大眼睛,外婆何霭为他取名郑能亮,谐音 " 正能量 "。家人希望他长大后成为一个给社会带来正能量的人。

然而,出生一个月后,亮亮被诊断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每当进 ICU 探视时,看着儿子小小的身体上插满了管子,何方元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

" 宝宝明明很难受,见到我们还是会微笑。" 何霭每次探视,都会给亮亮拍照。在亮亮被病痛折磨的 180 多个日日夜夜,何霭每天都会拿出手机,看亮亮的照片,泪流不止。

2018 年 3 月 22 日,亮亮再次发病后,已在 ICU 抢救了 10 天。是顺其自然让孩子离开,还是继续插管延续生命?看着在 ICU 苦苦挣扎的孩子,何方元痛苦地闭上了眼睛。3 月 23 日,半岁的亮亮离开了这个世界,家人忍痛捐献了他的器官。

" 我总觉得宝宝还在这,在他坐过的沙发上,在他睡过的床上。" 至今,亮亮的房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只有微风拂过空空的婴儿床。在一个悲从中来的深夜,何霭流着泪一张张删除了亮亮病房中的照片,只留下宝宝最开心的笑颜。

" 捐献器官是宝宝最好的谢幕,也是对社会的回报。" 这个被悲伤袭击的家庭不曾忘记,亮亮的两次心脏手术都缺足够的 B 型血小板,在发出求助信息后,素不相识的人们曾无偿为宝宝献血。

在乌云密布的日子里,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曾带给她们阳光。爱心可以互相感染,生命从此因爱新生。4 月底,何方元接到医院电话,接受亮亮肾脏捐献的一位患儿,已经顺利出院了。

亮亮留下来的,还有在广东省红十字纪念园纪念碑上的名字。广东省红十字纪念园自 2008 年 5 月建园以来,每年都举办缅怀纪念大型公祭活动。2018 年 4 月 28 日,在公祭活动上和亮亮一起 " 入园 " 的,还有 2017 年 4 月到 2018 年 3 月这一年来,广东实现器官、遗体、角膜捐献的 853 人的名字。

来自广东揭西的陈洁找到弟弟陈欣的名字后,顿时泣不成声。" 时至今日,我依然觉得弟弟还活在这世上。他的心脏还在跳动着,他的双眼还在看着这个世界,他的生命还在延续。"

今年 3 月 9 日,15 岁的广东揭西县初二学生陈欣在上学路上发生意外。3 月 23 日,脑死亡的他,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捐献了心脏、肝脏、双肾、胰腺和一对角膜,为 6 个人带来了生的希望。

在广东的潮汕揭地区,十分看重死者的身后事。然而这一次,陈家的人都同意做出这一善举。他们还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张震鸣。

大学生张震鸣也是揭西县人。2017 年 11 月,23 岁的他因脑肿瘤住院,手术前他曾主动对父亲说,若治疗不成功希望捐献器官。后来,家人忍着悲痛实现了他的心愿,他捐献的心脏、肝脏、双肾脏、双眼角膜救了 6 人。

张震鸣这一善举经媒体报道后感动了全社会,在揭阳当地也引发了强烈的震动。" 我们看到了他的报道,也想像他那样捐献器官帮助更多的人。" 陈洁说。

不易的 " 新生 "

当了 27 年外科医生,杨志霖第一次作为患者进入 ICU。

一开始,他只是发烧和全身无力,后来因高热不退进入东莞市人民医院感染科,被确诊为晚期肝硬化。

" 我难以接受,他前一天还在手术台给别人做手术,后一天怎么就突然不行了。" 杨志霖的妻子张女士说,专家告诉她,只有肝移植才能救他丈夫。

为了进行肝移植,3 月 15 日,杨志霖转入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东院器官移植三区,因病情危重,次日转入 ICU。在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渴望早些等到肝源。

在等待中备受煎熬的,还有河北汉子冯雷刚。2011 年,他确诊患 " 特发性肺动脉高压 ",由于心功能、呼吸功能衰竭,他稍微活动就会出现口唇紫绀、呼吸困难。每天陪伴他的,是冰冷的制氧机和轮椅。

冯雷刚专程来到广州看病,一开始听说建议进行心肺联合移植,他也有些恐惧。然而,在他决定回河北等消息的那趟列车上,短暂的缺氧诱发他心衰发作,差点丢了性命。

等待合适供体的时间是漫长的。冯雷刚每天都盼着医院来的电话,看着自己日益衰败的身体,他差点以为等不到那个电话了。幸运的是,等待半年后,他顺利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了心肺联合移植术。

杨志霖也幸运地等到了供体。3 月 19 日,他在中山一院顺利进行了肝移植手术。从医 27 年,杨志霖曾救治了上万名患者。手术后躺在病床上,感慨现代医学进步的同时,杨志霖下定了决心,要更努力地做一个好医生,不辜负这份来之不易的 " 新生 "。

" 移植后能明显感受到,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好一点。" 杨志霖说,有两个最想感谢的人。一个是他的移植医生,一个是捐献肝脏给他的不知道名字的人。

冯雷刚则亲切地把器官捐献者称为 " 兄弟 "。在 2018 年的器官捐献缅怀活动上,冯雷刚站上了讲台,读了一封给 " 兄弟 " 的信:" 现在是术后 110 天,我发现自己开始习惯了你的存在,我的身体也跟上了你的节奏。希望在你帮助下,我可以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器官捐献长路漫漫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截至 6 月 3 日,2018 年全国已实现器官捐献 2497 例,其中广东捐献最多,达 318 例。截至 2017 年底,广东共完成器官捐献 2156 例,广东省器官捐献例数已经连续八年排名全国第一。

但是在一开始,如何让大众认同和接受器官捐献,各方都面临着重重困难。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三区主任焦兴元教授是第一批 " 吃螃蟹的人 "。2011 年,他第一次与一位脑死亡患者家属提起器官捐献,却差点被打。

焦兴元为了寻找突破口,决定到基层医院以授课的形式宣传器官捐献。从 2011 年开始,他和团队先后到全省 248 家基层医院,在 ICU 和神经内外科讲课 600 人次。

如何让更多人了解器官捐献?焦兴元于 2013 年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器官捐献科普读物《中国公民器官捐献 500 问》。至今,这本书仍在不少器官移植医生和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案头。

广医二院的器官捐献协调员陈丽说,刚接触这份工作时,最大的体会是不能哭—— " 捐献者家属已经很难过了,我不可以软弱。" 3 年来,她曾被情绪崩溃的家属谩骂,也拥抱过不少隐忍哭泣的肩膀,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在捐献家庭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刻一直在他们身边,陪伴、安慰、帮助。

每天接触生与死,陈丽说,其实捐献家庭带给自己的很多都是 " 正能量 "。她记得,曾有一个 20 多岁的青年意外去世,他的父母希望捐献却遭到家族的反对。但在捐献手术那天,这个家族的人都自发聚集在走廊上,送这个青年最后一程。

广东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主任李劲东认为,器官捐献的 " 广东模式 ",离不开政府的支持、红十字会、卫计委和各级医院的推动以及媒体的宣传推广。未来,他也不断思考如何推动这项工作再上新的台阶,迎来 " 器官捐献 2.0 " 时代。

在广东器官捐献工作中,有一个活动坚持了 10 年。从 2008 年广东省红十字纪念园设立后,省红十字会每年都会在清明节后组织公祭活动。

在 2018 年的公祭活动现场,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接受了胰肾联合移植手术的黄桂雄一度哽咽:" 默默捐献器官给我的人,虽然不知道您的名字,可是在我心中您的名字叫‘英雄’。"

活动中,捐献家庭和受者还写了 " 寄往天堂的卡片 ",系在氢气球下面。那一刻,几百个五颜六色的氢气球缓缓升空,淅淅沥沥的春雨淋湿了遥望的眼,也默默地润泽着大地,孕育着新的希望。

来源:南方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