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我先进化为敬了:在机器毁灭人类之前,率先变成机器人
果壳网06-13

 

" 我将自己定义为跨物种,因为对人类的定义已经不适用于我了。"

——赛博格艺术家尼尔•哈比森

许多科幻小说和未来主义者都预测过这样一种状态:随着技术以指数级别速度发展,我们将会迎来一个临界点,也就是" 奇点 "。抵达它的时候,人工智能会超越人类智能,以此刻我们无法想象的速度发展下去;而我们如果还没有被消灭的话,将会和机器融为一体。 

想用这个键盘手打音游   |《攻壳机动队》

没人知道奇点的预言是不是要成真,但有一群 " 身体骇客 " 们似乎已经在为奇点临近做准备了。他们在自己的地下室和车库里,给肉身装上机械臂、机械眼、还有人类不曾拥有的新 " 功能 "

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赛博格

赛博格:Cyborg,Cybernetic organism 两词的结合,意为电子人、改造人、机械化有机体,实际上表示任何混合了有机体与电子机器的生物。

——维基百科

当人们刚刚接触《黑客帝国》

我已经将芯片放进自己的身体

英国摄影师大卫•温廷纳(David Vintiner)花了两年时间追踪这种亚文化。他将拍摄对象分成了三类:致力于延长寿命的将移植物当作身体艺术的,以及试图永久改变人类境况的

他的灵感之一是考文垂大学的教授凯文•沃里克(Kevin Warwick)。1998 年,也就是在《黑客帝国》上映的头一年,沃里克就已经给自己植入了硅芯片应答器。

沃里克表演用手臂中的硅芯片控制台灯开关

四年后,沃里克发明了一款叫做 "Braingate" 的移植物,将上百个电极连到自己的神经系统。

凯文•沃里克

比起只能开门关灯的硅芯片,Braingate 就高级多了。它不仅可以控制仿生手臂,甚至可以让他和同样植入 Braingate 的妻子进行 " 神经系统之间 " 的交流。

沃里克与妻子

现在,Braingate 已经被用在帮助瘫痪患者的研究中。不过主流医学界、学术界和商业技术公司都还没有广泛接受 Braingate。沃里克说:" 尽管有人引用我的论文,但我不是皇家学会的成员,也未受到任何常规的夸赞。"

我的机械臂不能骑马与砍杀

但是可以随时给手机充电

詹姆斯•杨(James Young)有着一整条金属手臂。

22 岁时,一场铁路事故让他失去了一条胳膊。之后,在一个由游戏公司赞助的比赛中,他赢了一条假肢,其设计灵感来源于畅销游戏《合金装备》系列。这条假肢有着一个激光发射器(?)、一个手腕处的 USB 接口(??)和一个小型无人机的底座(???)。

詹姆斯•杨

然而,这条胳膊虽然外形酷炫,却并不好使。它更多是为了凸显设计感,而没有考虑到实际应用,既重又损伤身体。

但这条不怎么好用的胳膊给他带来了很多机会。他已经成为超人类群体的一员,也受到很多公众的关注。不过他仍在担心,身体增强仍然会是一种边缘兴趣。" 既然体外辅助技术更加安全和便宜,为什么技术公司要冒然做手术呢?"

我用眼睛记录生活

字面意思

面临风险问题的还有纪录片制作人罗伯特•史彭斯(Robert Spence)。大约十年以前,他用一个摄像机代替了因童年事故而丧失的右眼,用它来记录并传输他所看到的一切。同样,他也是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家完成的手术。

罗伯特•史彭斯

这些年来,他与很多商业公司讨论过为 " 眼博格 " 开发应用程序,但最终他们都打了退堂鼓。尽管已经有一些公司在试图将芯片植入视网膜,还有一些在开发能够解码从眼睛到大脑的信息的人工视网膜,但技术公司对 " 眼博格 " 并无兴趣。

毕竟不是真正的巴特义眼

史彭斯说:" 这是一个奇怪的产品,带来了法律和医学上的问题。人们最终会认为它是一个独眼人的精致玩具…… "    

史彭斯向媒体展示眼博格的实时成像效果

而他面临的可不仅仅是商业化的困难," 眼博格 " 似乎已经冒犯到了注重隐私的人。

还记得谷歌眼镜是怎么死的吗

"Glasshole!" 有人甚至这样辱骂他。

对此他说," 很多人都认为记录日常生活的视频很奇怪,然而正如赛博格人类学家安柏•凯斯(Amber Case)认为的那样,其实手机已经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为了赛博格。"  

赛博格人类学家安柏•凯斯   | Ted Talks

既然可以人造 " 视觉 "

为什么要局限在可见光呢?

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更加热衷于改造身体的可能性。

这位出生在英国但是成长于加泰罗尼亚的赛博格艺术家,天生就有罕见的视觉障碍,他眼中的世界只有黑白。2006 年,他的外科医生朋友将一个弯曲的天线固定到他的颅骨上。它能够将颜色转化为音符,并将数据通过骨传导传输给哈比森,继而让他 " 听到 " 颜色。

一款 VR 游戏可以让玩家体验声音与色彩连觉,不知道哈比森耳中的色彩又是什么样呢?

在他的世界里,蓝色就是中央 C。

尼尔•哈比森

他甚至可以用它看到红外光紫外光," 如果你创造出一种新的感觉,你的大脑会发展出理解它的能力。我一开始听到的信息都是杂乱的。慢慢地,我能够理解这些信息,然后新的感觉就诞生了。"

他在 " 改进 " 感官的想法也遭遇到了抵触。

  " ……人们认为这些东西都不是必要的。我认为这种观念会转变……改善地球环境的最好方式就是设计和改进人类自身。例如,倘若我们都有夜视能力,我们在晚上就不需要人造灯光了。我们有越多的感觉,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少。"

做一件好玩儿的事本身

不也很有趣吗?

同时,也有很多不那么激进的实验。例如玲•奥博(Rin R ä uber),只想用手指上的移植物感受到磁场,以及捡起一个勺子。

" 我所做的并没有扎根于对人类未来的宏大愿景。" 她说," 这就像是孩子在嬉戏时说‘看看我能做什么,酷不酷?’ "

还有蒂安娜•辛克莱(Tiana Sinclair),通过一种头戴设备转化大脑注意力,从而控制身体外部的物件,例如无人机。

蒂安娜•辛克莱

超越人类

  "超人类主义表现出人类对超越困惑、欲望、无能和身体厌恶的深切渴望,但又蜷缩在其自身衰退的黑暗阴影中。这样的渴求曾经出现在宗教领域,如今是技术之日渐肥沃的土壤。"  

——马克•奥康奈尔《成为机器》

温廷纳照片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实现这一信仰。詹姆斯•杨对现实满怀乐观,最起码,身体增强的未来主义鼓舞了其他人:" 有很多人联系到我,感谢我和我酷炫的胳膊,它让人们在看到自己那单调的假肢时感到好受了一些。"

哈比森的看法更加超前。他认为自己已经进化为一种后人类形态,更能和其他具有相似感官的物种产生共鸣:生物伦理委员会曾经不接受跨性别手术,现在他们不接受跨物种手术。他们担心人们出院后,头上就会有触角了,还担心这种手术会影响医院的声誉。但他相信,这种情况会改变。

作者:Tim Adams

编译EON

编辑:Ent

参考来源 :The Guardian, When man meets metal: rise of the transhumans.

一个 AI

咦,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的奇点还没到吗?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

果壳网

ID:Guokr42

为什么这样的二维码也能扫出来?

长按它,向果壳发送【二维码】

获得答案!

点个赞吧!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河南新乡用户*7472
06-15
脑电波控制开关这个看似简单的东西个人认为能在今后带来飞跃!大学的时候脑洞大开用做脑电图的器材做过一个能控制灯泡开关、遥控小汽车前后左右行驶的小程序,曾经想过用这个控制轮椅,但是问题来了,突然受到影响情绪波动比较大的刺激,比如有人给你开玩笑突然吓唬你一下等,控制会出现不稳定性,实验就暂时搁置了,后来毕业了,从事其它行业后当初脑洞大开的想法就放弃了,我把它发在了很多论坛上,希望以后有天才小盆友加以改进最终使之能为人类服务!
Ethan
06-14
赛博朋克的
oxcz
06-14
嘛这跟人择进化不冲突,从生物角度来说,我们没见过那些幻想的宇宙生命体,但机械却提供了一个可以实现的路径
atumao
06-13
进化不可逆的话,就适应它吧,不然就面临淘汰。那些智人啊,半智人啊,元媒人啊什么的,仿佛在替代品出现后一瞬间就消亡了
ghgjyd
06-13
一般未来的东西,大众都不理解。比如现在还在流行的无线电辐射,电吸人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