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工厂被封怀疑遭报复,溧阳环保局回应
现代快报全媒体06-13

 

现代快报讯(记者 宋体佳 文 / 摄)2016 年 10 月,新沉淀池用了不到半个月,溧阳一家钢渣处理厂就被环保局查封了,理由是池中检测出了重金属元素。此后不久,工厂实际经营者胡云芬因涉嫌严重污染环境罪被提起公诉。而就在一年前,这位年逾 60 的女老板曾实名举报常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并最终导致被举报人落马。按照胡云芬的逻辑,她的此番遭遇是环保局在实施报复。

△ 被查封后堆放在厂内的钢渣。

6 月 13 日,溧阳环保局针对此事向现代快报记者做出回应称,环保局只是依法办事,不存在报复一说," 处罚不只针对她一家,溧阳所有的钢渣处理企业,只要有违法,我们发现一家处理一家。"

新场地用了半个月就被环保局查封

今年 63 岁的胡云芬是江苏溧阳人,事发前,在当地经营一家废金属回收站,主要从事钢渣综合处理利用项目," 法人是我儿子,实际经营人是我 "。

" 开始我们是用干选处理的,这样会产生粉尘,后来才弄了水选的设备。" 胡云芬介绍," 干选 " 和 " 水选 " 是钢渣处理利用的两种方式。由于前者会产生一定粉尘,2016 年 10 月,她在工厂旁边租下一块地,将其用作沉淀池,将 " 干选 " 改为 " 水选 "," 水冲洗后通过管道流入厂外的土坑沉淀,然后再抽回厂内回水池重复使用,土坑里的沉淀物送给水泥厂做生产原料。"

△ 起诉书

" 水磨机用了半个月左右,环保局就来了,说我污染环境,然后就把厂子封了。" 胡云芬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当年 10 月 24 日,新租用的场地才使用半个月,溧阳市环保局就找上了门,对土坑、回水池等进行了采样检测。

此后不久,钢渣处理被叫停,由胡云芬实际经营的溧城旭升废金属回收站也被查封。溧阳环保局对此给出的说法是,沉淀池、回水池及相关生产设施中检测出有毒有害的重金属成分,涉嫌污染环境。

被列为环境违法典型案例,还被提起了公诉

工厂被查封后,倍感冤屈的胡云芬曾四处奔走讨要说法,但这并未改变事态的发展。2017 年 6 月 5 日,常州市环保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环境违法十大典型案例," 胡云芬非法建设的钢渣综合利用项目废水重金属超标移送司法案 " 赫然在列。

△ 胡云芬委托安徽一家检测机构对原场地土样做的分析。

通报内容显示:" 溧阳市环境保护局两次对胡云芬非法建设的钢渣综合利用项目进行现场检查,均发现钢渣球磨水选生产线正在生产,大量的工业废水通过潜水泵软管排入厂区西面无防渗措施的土坑内,经沉淀后排入厂区内的无防渗措施的回用水池,继续回用于球磨水选。经对排入厂区西面无防渗措施的土坑内废水污染物、厂西侧无防渗措施土坑内积水污染物、厂区内无防渗措施回用水池内废水污染物及摇床出水污染物采样监测,结果表明渗排污水中含有有毒物质一类污染物铅浓度最大值为 2.67mg/L,其行为涉嫌构成‘污染环境罪’。"

也正在这一天,溧阳市检察院以涉嫌污染环境罪对胡云芬等人提起公诉,检察院给出的量刑建议是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曾实名举报环保局副局长,她怀疑遭报复

据了解,被胡云芬租来做沉淀池的土地原是 " 建业特种水泥有限公司 " 的场地,曾被用于堆放化工废桶、废塑料等废旧物品。胡云芬介绍,钢渣处理是一个物理生产过程,不会产生新的污染物,水也是循环使用的,未对外排放。也正因此,胡云芬认为环保局两次抽样检测出的污染物可能是土地原有的,并非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所以,她觉得自己背了一个 " 天大的黑锅 "。

" 溧阳那么多家同样的工厂,为什么单单只有我被追究刑事责任?" 胡云芬说,事发时,溧阳有多家钢渣处理企业用同样的手段生产,但只有她被处理了。此外,早在 2015 年,她就将钢综合处理利用项目报送溧阳发改委审批,并于当年 6 月 5 日获得备案批准。此后,她还委托第三方机构做了环评报告,但当地环保部门却迟迟不给她办理相关手续。这让胡云芬认为,环保局在故意刁难她,如今的遭遇实际上跟 3 年前实名举报原环保局副局长有关。

公开报道显示,2015 年 4 月,时任政协常州市委城建与人资环委主任的查某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几乎在同一时间,胡云芬在网上实名举报,揭发查某在担任常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期间收受 100 多万元好处费。

按照胡云芬的说法,在此之前她就已经向纪委举报过,也正是她的实名举报最终导致查某的落马。查某曾在常州市环保局担任副局长,胡云芬称,在她实名举报之后,环保系统就对她格外 " 关心 "。因而,她怀疑此次被查处也是遭到了报复。

环保局:只是公事公办,不存在报复一说

" 我们 2015 年就查过她,当时她是用干选进行钢渣处理的,我们只对她做了罚款处理,但她一直没有交,法院强制执行都没能执行到。" 溧阳市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胡云芬已在当地从事多年钢渣处理生意,直到案发前几年才搬到目前的地址。

另外,据溧阳环保局这位工作人员透露,尽管胡云芬已在 2015 年拿到了当地发改委的备案批文,但其工厂始终达不到标准,不具备生产经营钢渣处理项目条件,环评报告也是她私下委托第三方机构做的,始终未获得环保局的批准。2016 年 10 月,在接到反映后,溧阳环保局溧城执法中队随即上门取样调查,发现涉嫌污染环境后,又将该案移交公安、检察院做进一步调查起诉," 我们都是按照规定执法的,只是公事公办。"

对于胡云芬的怀疑,溧阳市环保一位徐姓副局长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被胡云芬举报时,查某早已离开常州市环保局。如今溧阳市环保局的很多执法人员跟这位落马领导根本就没有交集," 对溧阳的所有钢渣处理企业,我们一视同仁,发现一家查处一家,怎么会为这个事报复她?" 在这位徐副局长看来,所谓报复一说,根本就是胡云芬自己的臆想。

为何说她涉嫌污染环境?

让胡云芬始终不解的是,她新租用的土地刚用了半个月左右就被扣上了污染环境的大帽子,而且这块地原本就是堆放化工及金属废弃物的,即便取样检测出有污染物,也极有可能是之前留下的。另外,胡云芬认为,钢渣处理是一个物理过程,中间不会产生新的元素。其工厂处理的钢渣全都来自当地一家钢铁厂," 如果说我的东西里含有有毒有害物质,那就说明钢铁厂的所有钢铁中都含有有害物质,应该查处他们才对。"

对此,溧阳市环保局回应称,工作人员先后两次对胡云芬的钢渣处理点取样检测,且每次都从 4 个不同的地点取样,其结果基本一致,土坑、回水池、排水管等处抽检的样品中都查出了铅、镉等有毒重金属元素。

在溧阳环保局出示的调查材料中,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2016 年 10 月 24 日及当年 11 月 21 日两次抽查中,4 个取样点总铅含量都在 0.3mg/L。" 这个已经超过了国家的标准,而且,她的沉淀池和回水池都没有采取防渗漏措施,这一点也不符合要求,所以我们才将移交给公安机关调查的。" 上述工作人员认为,环保局按照相关工作标准从涉事单位取样检测发现有污染物,因此说胡云芬等人涉嫌污染环境嫌疑,并在发现问题后移交司法机关做进一步侦查并不存在问题。

6 月 13 日,现代快报记者联系溧阳市检察院,该案的承办检察官认为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不便接受采访。而对于溧阳市环保局的解释,胡云芬并不认同,事情发生后,她曾委托安徽一家检测机构对原场地上的土壤进行检测,同样发现了铅、镉等污染物。目前,她已将这份检测结果提交给法院," 希望法院能够重视这份报告。" 胡云芬说,这是她洗脱罪名的直接证据。

(编辑 魏如飞)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