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儿子找到啦!17 年未变的寻子电话 突然传来好消息……
ZAKER贵阳06-13

 

6 月 13 日,遵义一位失子家长,尝到了儿子失而复得的幸福与甜蜜:他那丢失近 30 年的儿子,在宝贝回家网志愿者和警方的帮助下重新寻回。他说,那个用了 17 年仍未弃之的电话号码,搭起了他与远在天涯的儿子之间的桥梁。

长期散养的儿子 被 " 假老师 " 拐走

回到 29 年前的 1989 年,遵义市红花岗区内环路建文小学,处在一条狭窄的巷道内。这条巷道,则成了时年 6 岁的涂祥君的乐土。

家住学校附近的涂祥君,父亲在外忙于帮人管理建筑工地,而与父亲感情不佳的母亲也忙于其他事情,他平时由奶奶照看。平时,涂祥君多在楼下巷道或学校门口玩耍,到时间也会回家吃饭。父亲涂友生说,这是一名长期 " 放敞猪儿 " 的孩子。

但涂友生并不知道,有一只 " 魔爪 ",正悄然伸向这名 " 散养 " 的孩子。

1989 年的 8 月 27 日,建文小学开学在即,爸爸去了工地后,祥君胸前挂着家里的钥匙,还抱了些衣服准备去学校报名。半路上,有一位自称是 " 老师 " 的人,打着受父亲委托的旗号,带孩子去报名。

年幼的涂祥君自然不会知道,这位 " 老师 " 其实是人贩子扮的。" 他把我带到山上玩,我还说要把家里的钥匙交给父亲,但对方没有听然后带我上了火车。"29 年后,涂祥君仍能回忆起自己被带走的细节。

晚上 19 时,涂友生回到家中时,发现孩子还没有回来。" 平时他在外面玩中午可能不回来吃饭,但晚上肯定回来。" 涂友生说,没有见到儿子祥君,让他感到不祥。

家附近找了一圈、发动亲友全城找了一夜、第二天全省、然后数年全国寻找 ……

涂祥君家门口不远,就是原红花岗公安分局的办公大楼。孩子走丢次日,涂友生即来到公安局采了血样,据说这样有机会找到孩子。涂友生心存希望。这丝希望,伴随他走了整整 29 年。

志愿者来电:您的儿子找到了!

" 喂,您好,请问是涂友生吗?您是否在 1989 年丢失过孩子?" 去年,一位自称是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拨打了涂友生曾经用过的一个电话号码。

这个电话号码,涂友生曾于 2000 年再次到公安机关登记失子信息时留给警方。但后来因信号问题涂友生将该号给了家人使用,自己改用其他号码。

收到这样的电话号码,涂友生家人感到意外,甚至以为是骗子。见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家人这才相信对方没有说谎。这位志愿者 " 贵州曦妈妈 " 表示,现在有一位远在福建的男子,极有可能是他们丢失的涂祥君。

之后,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涂友生再次到公安机关采集了血样。去年 9 月,经 DNA 比对,这名福建男子确认正是涂友生家丢失 29 年的儿子涂祥君。

被拐孩子清楚身世 不知从何寻起

6 月 13 日下午,多名志愿者来到遵义忠庄,等待飞抵贵阳的涂祥君乘车来到遵义。17 时 40 分左右,35 岁的涂祥君终于抵达阔别 29 年的家乡,重新回到父母的怀抱。一家人特地在餐厅摆下宴席,欢迎儿子归来。

已在福建成家并有两名子女的涂祥君说,他一直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不知道可以用采血比对 DNA 的方式,寻找亲人。直到去年经志愿者和警方相助,这才搭通了寻亲的桥梁。

因养父母待自己不薄,此前涂祥君曾出来寻亲被养父母发现,养父母为此很不高兴。所以此番寻亲,完全是 " 秘密行动 "。" 等过一段时间,再回去给他们慢慢解释。" 他说。

因为顾忌养父母的感受,在 13 日下午的欢迎现场,还出现一段小插曲:志愿者们列好队拉好欢迎的横幅,涂祥君却与家人开着车悄悄直奔餐馆。帮他寻亲的志愿者找了半天,才找到涂祥君。

涂祥君说,这几天他想和这些 29 年未见面的亲人好好聊聊天,甚至希望今后能照顾亲生父母和养父母。

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宝华

责编 侯川川

编审 李枫

签发 蒲谋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