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电话亭的前世今生
新文化网06-14

 

   近年来,随着移动通信和互联网的快速发展,IC 卡公用电话亭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记者连续多天在天津街头采访看到,一些 IC 卡公用电话亭大多已破损脏污, 残破不堪,有些甚至成为贴着小广告的 " 广告亭 "(据 6 月 13 日《今晚报》)

在韩寒的电影《乘风破浪》的结尾有这么一段对话,哥几个在天台吃饭,六一讲述了自己的发财大计:你就大量囤货 BB 机,以后好的号码肯定特别值钱。要不咱四个就屯 BB 机,屯五年,绝对发财。听了这番话,穿越回来的邓超就在旁边跟着起哄坏笑。而另一个朋友小马则说他肯定最没钱,因为他只会写程序。邓超拍着小马的肩膀跟他说,相信我,这个世界会变的。

这个世界的确会变,谁也拦不住它前进的脚步,BB 机的好日子,好像也就 5 年时间吧,然后它就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就像流星划过夜空。很多事物就是这样,我们还没来得及熟悉它们,它们就消失了,比方说 VCD,比方说电话亭。在我国,电话亭的历史或许比 BB 机还要短暂,它好像就伴随着 BB 机出现,一夜之间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然后又伴随着手机的出现,一夜之间废弃了。

如果不是废弃的电话亭还矗立在街头,我们或许已经忘了它们曾经存在过。我们不是穿越者,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发展。当年发展 IC 卡公共电话业务时,地方政府都曾经投入了大量资金,仅每个电话亭平均就需花费 1 万元。像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一座城市的公共电话亭数量往往能达到上万个,

那时,谁也没有想到它的寿命会如此短暂,那一座座电话亭,就成了我们错判了时代发展的代价。如今我们又该拿这些电话亭怎么办呢?弃之不理显然不是好主意,电话亭会变成 " 小广告 " 专栏或垃圾集散地。那么一拆了之呢?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当年的投入彻底打了水漂?于是乎,电话亭改造计划就成了一个好的选项。

这种事上海总是先走一步,今年世界读书日那天,上海市徐汇区首批 6 座由公用电话亭改造成的 " 悦读亭 " 出现在街头。市民可以参与一些小型图书漂流活动,或是通过 " 悦读亭 " 内的书籍,了解周边的历史文化。据早前上海市政府发布的消息,徐汇区将有 263 座公共电话亭被改造成这种小而美的图书馆。

说起来,电话亭不仅是我们的负担,也是欧美国家的负担,电话亭在那里可能已经存在一个世纪了,他们比我们投入得更多,不仅仅是资金,还有感情。这个公共设施深深地嵌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不说别的,有多少影视作品的故事,就发生在电话亭里,比如那个著名的《狙击电话亭》。那么他们又如何处理废弃的电话亭呢?

在伦敦,政府部门提出了电话亭公众 " 收养 " 计划,有意收养的公众,先要提出自己的 " 电话亭改造方案 ",向地方政府申请通过后,只需花 1 英镑便可获得一间电话亭的所有权。因为英国的红色电话亭属于半封闭设计且面积较大,这些被 " 收养 " 的电话亭,常常被改造成咖啡屋、甜点屋或擦鞋服务点,吸引人们前往。而这些另类微型企业,也为部分失业者提供了工作机会。

日本人比较恋旧,他们想方设法给公共电话亭续命。在日本,目前全国共设置有 10 万座免费公用电话亭。在拨打这种免费公用电话时,用户只需拿下话筒直接拨电话号码就行,但拨号之后,液晶屏上会出现一段长约 15 秒的广告,广告播完,电话才会接通。而通话时间也有限制。这样的办法有三个好处:通过 " 免费 ",使用率的问题解决了;" 免费 " 之后,怎么维持运营、养活自己呢?有了稳定的受众,自然就不缺广告收益;对 " 免费 " 时间进行限制,既满足了公众必要的需求,又避免了浪费。

公共电话亭的变迁,其实给我们提了个醒,作为并不是自负盈亏的政府部门,当我们考虑设立一个公共项目的时候,要做长远的打算,而不是一拍脑袋就上马。当然,有时候我们再怎么慎重,也预计不到科技的发展。那么那些废弃掉的公共设施,是任性的一拆了之,还是想办法让它焕发新的生命,考验城市管理者在公共治理中的智慧。

   本报评论员 牛角

声明:凡注来源 " 新文化网 " 字样的稿件,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 " 新文化网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