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第五天逼近跌停 工业富联难甩掉制造业的帽子
36氪06-14

 

上市第四天即开板,第五天就逼近跌停,工业富联的表现还是让人有些意外。

6 月 14 日,工业富联开盘后一路震荡下跌,收盘时报 23.29 元,大跌 9.45%。前一日,工业富联刚刚打开涨停板,截至当时才只收录 3 个涨停板。

郭台铭将富士康的物联网、机器人、人工智能相关业务拆分出来,组成工业互联网业务进行上市。如果以 "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行业 "40-50 倍的平均市盈率来预估,工业富联的市值区间应该是 6000 亿 -8000 亿,股价区间 35-45 元 / 股。

可是,现实并不那么乐观。以今天收盘价来计算,其市盈率只有 28.29 倍,市值 4587 亿元。

工业富联主营业务包括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2017 年通信网络设备和云服务设备分别占营收比重的 60.75%、34.10%,是它的主要业务。这些业务依然有着鲜明的代工厂的痕迹。

如果按照代工厂估值,只有 10 倍上下的 PE,如工业富联母公司鸿海精密当前市盈率仅 10 倍。当然,这样的估值逻辑对工业富联不完全适合,也忽视了富士康的转型努力。

工业富联的估值最终还是要看富士康转型的程度,在工业互联网和代工厂之间找到某个平衡点。

5 月上市的药明康德,一口气实现 16 个涨停,跟工业富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前者享受了行业之便,医药创新得政策红利,得以估值溢价,后者虽然给自己打上工业互联网的标签,但是终究难以掩盖制造业的本质,代工厂的刻板印象更是不可能在短期化解。

上市第五天逼近跌停,虽然让很人感到意外。不过,工业富联上市前也显露出一些不被看好的迹象。

由于工业富联的体量庞大,大家热衷于谈论其成为 A 股科技股 " 一哥 " 的前景。可是,口头的热闹并不等同于投资的意愿,在热衷打新的 A 股市场上,大家对工业富联的打新热情却有些低迷。

工业富联公布的新股发行结果显示,网上网下合计弃购数量为 333.31 万股。弃购金额为 4590 万元,这一金额也创下 A 股 IPO 史上第一高。这对工业富联的上市表现来说是个不好的信号。

而在昨日开板后,工业富联也遭遇了机构的集体抛售。卖出榜单中,卖出前五清一色为机构席位,合计卖出金额 6.61 亿元,占全天总成交的 4.18%。

与此同时,CDR 科技股的到来也会拉低人们的期待。由于小米、百度通过申报 CDR,工业富联在 A 股市场的资源稀缺性就大大降低了。相比工业富联来说,大家对小米、百度的期待显然更高。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略当前整体的股市行情不好,这可能也影响到投资者的情绪。

总的来说,工业富联一时还难以甩掉制造业的帽子,用脚投票的股民们对其 " 工业互联网 " 的标签没有那么买账。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