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来了,但 4 年前互联网彩票 850 亿的疯狂已难重现
钛媒体06-1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上届 2014 年巴西世界杯期间,当时根据彩通咨询发布的《2014 年互联网彩票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4 年我国互联网彩票销售规模达历史性的 850 亿元!比 2013 年销售规模翻番,增长 102.4%,渗透率达 22.2%。远高于彩票整体市场的增长速度。

这无疑归功于当时互联网巨头集体参与的彩票大战。

回忆 4 年前的世界杯可以知道,包括阿里、腾讯、百度、网易、新浪等互联网公司当时均进入了互联网彩票领域,许多人都尝试了通过微信、淘宝等互联网渠道竞猜足彩,领略了 " 单场过关 "、" 疯狂猜球 "、" 足彩红人 " 等诸多足球彩票玩法。

有别于传统彩票,互联网彩票对娱乐性和互动性社交性更高,参与门槛低,话题性传播性强,也导致互联网彩票通过用户之间一传十、十带百迅速裂变式传开,众多小白用户入场。

现在俄罗斯 2018 年世界杯又来了,对于所有关注世界杯的人来说,竞猜买彩票或许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博彩行业必然是这场足球热浪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如今我们可以发现,互联网彩票已经难见辉煌。

无论是微信还是淘宝或者门户、娱乐内容平台等,关注世界杯有各种参与话题的方式,但已经没有了真金白金的竞猜活动。

即便是微信彩票入口上线了足球竞猜活动,但也变成了猜冠军瓜分大奖、抢红包、抽 iPhone X 这种非现金押注的常规抽奖的这种 " 寡淡无刺激 " 的形式来进行。

2014 年互联网彩票的疯狂做大了彩票行业的蛋糕

2014 年的世界杯,互联网彩票的疯狂激活了彩票行业的长尾市场,当时的互联网彩票市场主要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专业垂直类,如 500 彩票网、中国竞彩网等;

第二种是社交与电商类,如淘宝彩票、QQ 彩票、微信等;

第三种为门户类网站,如新浪的爱彩网、百度的乐彩网、网易彩票等。

当时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参与到了分羹互联网彩票业务的竞逐之中。

BAT、四大门户在世界杯期间无一缺席做起了彩票生意,通过各自流量入口的整合和开发新的彩票玩法与模式抢夺用户。

当年新浪在世界杯前夕全资收购爱彩网,网易彩票当年还在世界杯后跟掌控了大量屌丝用户粉丝的 YY 红人沈曼玩起了跨界合作,而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将彩票功能直接集成在了拥有海量用户的手机淘宝和微信中,并推出多样的互动活动。

在 2014 世界杯期间,微信彩票每天发放红包,网友投注世界杯焦点赛事即可 100% 领取。而在 2014 年世界杯开赛首日,淘宝上有超过 200 万人购彩,首次购足彩的球迷就有近 100 万人。

淘宝彩票在世界杯期间最高日销量达到 1 亿元。据当时的业内人士估计,2014 年淘宝一家,就占了 100 多亿;而据唯彩会估算,淘宝彩票 2014 年实际销量在 "200 至 274 亿之间 "。

某种程度上,2014 年互联网彩票的疯狂做大了彩票行业整个盘子的蛋糕。

放在四年后的今天,互联网彩票业务如果解禁,盘子可能要比 4 年前大的多。因为在 4 年前,互联网彩票的小白用户增长很快。而在今天,可能已经不存在所谓的小白用户了。

而这背后对应着许多人的心理刚需。

其一,人们其实无时无刻不在追寻上升通道或机会,即完成土豪蜕变,彩票则是一个机会渺茫但是成本低廉的蜕变渠道。在 2014 年世界杯半决赛中,巴西 1:7 惨败于德国爆冷,许多人都押错了宝并表示难以相信。然而,当时网易彩票一位用户购买了 14400 元的足彩,揽获了 90 万元奖金,在当时引发了很强的话题效应。

其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方式的普及,给了人们更为便捷的、随时随地的投注与兑奖体验。

其三,对于许多人来说,在这种四年一度的盛宴,买足彩本身就是一种社交谈资,是切入世界杯话题、群体性社交参与的一种重要形式。在 4 年前,在各种微信群和朋友圈,好友之间在赛事交流之外,投注足彩、竞猜比赛胜负就是最热门话题,当年几乎每场比赛前后,微信、微博都会被各种投注截图刷屏。

正如张朝阳当时说过这么一句:" 在世界杯,我必须是球迷,过了世界杯,我就不是了 "。

有人回忆说,人傻钱多真的是再对不过了,本人身处某沿海二线相对发达的城市,鄙人所在高中 2014 年世界杯期间同学讨论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赌球,一个带动一帮,不少女生也跟着下注,很多人连让球都不知道就开始下注,我所了解的还没有赚钱的。

被叫停的互联网彩票

互联网彩票当年火爆如今敏感,原因在于,互联网彩票业务在 2015 年遭遇到了挫折,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体育总局关于切实落实彩票资金专项审计意见加强体育彩票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要深入开展自查自纠,依法进行整改,彻底清理整治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等问题。

此后财政部、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三部委 " 三管齐下 " 要求互联网彩票停售整改。

此后,原本一片红火的互联网彩票业务,纷纷下线。互联网销售彩票被叫停,被世界杯带热的互联网彩票,在这一年重新归零。大的互联网售彩平台比如淘宝、腾讯、网易、500 万网、澳客网等等相继宣布停止售彩。

但后来各路互联网玩家都在等待禁令解除,开售重启。

在去年,互联网彩票解禁之声高涨," 网售彩票禁令到期 " 的预言多不胜数,但依然只是传言而已。3 年后的今天,由于政策监管层面对于互联网彩票业务的紧盯,贸然涉足其中的风险也在大增。

政策方面对互联网彩票业务很纠结,

其一,它贴合人性刚需,有公益属性,但同时它又有赌博性质,而政策明文规定不能让未成年人参与博彩业务,但互联网彩票则很难限制未成年人的参与。

互联网彩票兴盛的同时,很多彩民因购买彩票而负债破产等负面问题浮现。而且彩票业的的敌人还包括国外博彩业和非法地下赌庄,如何避免洗钱也是一大考验。

其次是互联网彩票层层授权的营销模式,增加了管理的层级和数据风险。包括数据安全存风险、销售数据、彩民与网站信息不对称等。

另一方面也源于互联网打破了地域限制的特点使得原本有着地域属性的彩票的利益分成出现了麻烦。

因为彩票销售收入的部分分成归于地方财政,且部分高频彩等地方彩种对销售地的限制,比如有业内人士谈到,A 省的彩票资金,线下销售点只能卖到当地。但借助互联网后能卖到全国,这可能导致资金被抽到 B 省,就相当于把属于其他省的公益金夺走,这和 " 串货 " 的逻辑是一样的。

互联网彩票动了原有利益结构,这才是监管痛下杀手的根本原因。

监管反复与纠结的心态

其实对于体彩中心而言,俄罗斯世界杯是一块肥肉,如何从这些方面打破纠结,给互联网售彩平台打开一扇门是关键。

早在 2017 年 8 月,财政部门表示,将会和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完善互联网销售彩票监管的政策,统筹规划线上和线下渠道的建设。

早前天风证券分析师沈海兵指出,监管层从未停止互联网售彩健康推进的探索,2018 年有望有限、适时地推动互联网彩票试点,互联网彩票或将蜕变重生。

但就在 6 月 4 日消息,财政部联合民政部和体育总局表示,近期将对彩票行业进行检查,严查擅自利用互联网违规销售彩票,以及世界杯期间违规博彩等。这几乎等同于宣告今年世界杯不可能再有互联网彩票,这给互联网彩票业务的解禁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此,正是因为彩票有着善恶的两面,利益纠葛复杂,产业链条长,而线上博彩可能诱发未成年人购彩、过渡沉迷、金融犯罪等诸多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一旦处理不好容易走向失控,因此导致了监管的反复与纠结的心态。线上合规销售运营的 " 牌照 " 何时发、发多少,究竟会不会发,都难有定论。

也正是因为如此,各大互联网平台与巨头基于对政策监管的担忧,世界杯互联网彩票也成为各大平台心照不宣的敏感话题。

我们没有看到巨头们像 4 年前一样狂热的集体扎进彩票业务,阿里淘宝、天猫、支付宝、微信均未看见相关的现金购彩竞猜入口,天猫、微信也仅仅上线了看球竞猜赢红包的活动。四大门户与其他内容型、娱乐性 APP 则均看不到相关的入口与动作以及相关的话题预热。

互联网彩票已难重现 4 年前世界杯的疯狂

总的来说,互联网彩票是一种大趋势,世界杯年,许多人都在蠢蠢欲动,互联网彩票的便捷性已经将用户习惯培育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让用户再去线下实体店与投注站,可能不太现实。彩票也不可能永远依赖线下销售,这也不会成为移动支付非常便捷情况下人们的最优选择。

对于监管方来说,关键是通过一种平衡与合规的方式让它更好的在互联网渠道规范与落地。比如说,网络彩票首先要解决授权问题与牌照问题。

因为没有营业执照意味着有关部门无法监管,无法收取审批费,更无法收取年检费用,因此在这里需要制定好准入机制、公益金分配原则的实施细则,同时控制好资金、安全和防沉迷等风险,因此规范网络售彩并非难事。

如何设立游戏规则让互联网巨头获得入场资质并且通过一种合规可控的方式运转,可能才是让世界杯互联网彩票销售重现当年辉煌的关键。

资料显示,日本彩票 2005 年销售创造了历史记录,销售额达到 695.1 亿人民币,但是到了 2016 年,这一数字却下降到了 504.27 亿元。去年 9 月,日本彩票机构就开始考虑,允许所有彩票产品在互联网进行销售。日本彩票机构官员当时表示,年青一代人对彩票销售额的贡献很少,所以扩大网络和智能手机的销售渠道以提振销量颇为关键。

而相对于国内而言可能同样如此,年轻一代是移动互联网原住民,对于线下购彩的这种传统的重模式不感冒,如果要拉动年轻一代对彩票销售的贡献,借助互联网巨头的流量入口与渠道来提振销量是避不开的一环。

互联网彩票具备高 ARPU 值的特点,容易完成流量变现,而彩票作为一种标准化产品,也天然适合移动化、随时随地网购的特征。

在今天,这需要看监管是否会对互联网彩票销售有条件的逐步解禁,一旦解禁,互联网彩票渠道平台与供应公司、互联网彩票游戏研发公司、系统销售平台、彩票配送企业等都将受益。

但是一旦开放互联网销售渠道,有全产业链布局、政府背景雄厚的公司或许能够生存的很好,但那些早前自主搭建网络平台销售彩票小型独立的网络彩票行业的上市公司很可能不具备与腾讯阿里等巨头们竞争的实力与资本,马太效应或许导致流量入口集中化,而其他网络彩票平台会被迅速边缘化。

互联网彩票讲究的是流量入口效应,在巨头强势出击下,玩网络彩票的公司,如何 " 活下来 " 恐怕也是难题。

但解禁也有另一种可能性,即国家高度控盘,只允许国家或国资主体进行独家互联网售彩。而即便如此,可能也需要借助并授权阿里或腾讯旗下的大型流量入口来代理分销。

但从目前的监管趋势与政策风向来看,在这块被封印的禁区,似乎还看不到 " 松绑 " 的迹象,因此,4 年前互联网彩票 850 亿的疯狂在今年恐难再现,辉煌已成往事,而往事只能回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