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中产,  M 型社会即将到来?
菜鸟理财07-12

 

正如字母 "M" 所展示的形态,右边的富人和左边的穷人变多了,从中低收入阶层到高收入阶层,中间有一条绝大的难以逾越的 V 型鸿沟。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总会有人不断问起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虽然只有简单 4 个字,但我却已经说不出答案了。

「你幸福吗?」

2017 年 12 月 10 日,中兴公司 42 岁的研发组主管欧某从公司的高楼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2018 年 6 月 5 日,44 岁的万达商管公司南京万达茂分公司总经理徐毓失联,6 月 6 日,其遗体被发现,死于高楼坠亡,已排除他杀。

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标签,「中产」,或者「假中产」会更合适。

在经济学里有一个词语叫 "M 型社会 ",是日本趋势研究学者大前研一所提的观点。

M 型社会,指的是原本人数最多的中产,除了小部分能够继续往上,跻身富人阶层,其他大部分都再次返贫,沦为了穷人。

正如字母 "M" 所展示的形态,右边的富人和左边的穷人变多了,从中低收入阶层到高收入阶层,中间有一条绝大的难以逾越的 V 型鸿沟。

中产是维持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他们既不会因为吃不上饭而绝望,也不会因为没有追求而停下脚步。

所以最稳定的社会类型是橄榄型或者倒 "U" 型社会,简单地说,中产必须占有人数优势。

说白了,我们所追求的小康社会便是如此,大部分人都能过上刚好有点盈余的生活,只有小部分富人和穷人。

M 型社则恰恰相反,中产崩塌消失不见,成为人数最少的部分。

在 M 型社会里面,失业率和物价年年上涨,中产的消失导致整个社会对未来都失去了积极性。

最终,形成了极度贫穷和极度富裕的绝望社会。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丁元曾经说过:「中国的整个社会结构还没形成橄榄型就已经逐步呈现 M 型了,本来很弱的中间阶层在往下塌陷。」

招行去年年报中的一组数据,就是最好的例证。

作为中国最好的面向个人客户的银行,招行金葵花及以上的客户仅占客户总数的 2%,却贡献了招行客户资产管理总额的 82%。招行金葵花以下的客户户均资产只有 1 万多点,金葵花客户户均资产是 153 万,私行客户户均资产 2826 万。

就这样,经济学理论中常见的 20/80 法则,变成了 2/80。

年前,《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网络上刷屏了。

一场感冒,就能轻易掏空了北京的中产,让一个家庭疲于奔命,甚至支离破碎,中产比想象中还要脆弱。

看似光鲜的中产,既不愁吃也不愁穿,为何会一夜之间就变成 " 中惨 "?

据统计,全国居民收入指数最高的地方是北京和上海,上海 2017 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 58988 元,北京则是 57230 元。

作为两个全国收入最高的两个地方,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也仅仅只是 6 万元不到的水平。

而 2017 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就只有 25974 万元,相比全国房价,这个数字简直不够看。

据数据显示,2018 年一季度全国住宅新房销售均价达 8275 元一平方米,200 个县城房价已经将近破万。

辛苦工作一年,只能换来 3 平米左右的房子。

2007 年中国居民部门债务占 GDP 的比重还不到 20%,2017 年已经上升到 54% 了,时间只是短短 10 年。

反观美国,杠杆从 20% 上升到 50% 用了 40 年的时间。

人大副院长陈彦彬曾经说到,以家庭债务对比家庭可支配收入,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已经高达 110.9%。

换言之,中国家庭每年的全部收入已经无法还清债务了,只要稍微停下脚步,基本上无路可走。

如此境地,还谈什么幸福感?

一方面,2018 年 5 月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增速是 8.5%,达到 2004 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另一方面,2018 年 3 月住房贷款占居民负债结构的 54.13%,这是没算上违规通过消费贷等贷款变相进入房贷的数据。

短短 10 年时间,中产成为了负债主力,结果,现在连消费都不敢想了。

江南愤青曾说过,消灭中产的办法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全面通货膨胀,第二种是税制改革,第三种,也是中国的中产们目前经受的这一种,是给中产阶级 " 机会 ",大量投资和加杠杆的机会。

而现在来看,楼市锁住了中产们本就稀缺的流动性,股市让无数投资者血本无归,各类理财产品全面打破刚兑,风险事件频发 ……

这一套组合拳,正一步步把中产压垮。

随着人口结构的转变,中产们面临的压力又增加了一项:生育。

就在昨天,菜导的朋友圈有一位事业有成的在头部互联网公司任职的朋友突然感叹说:「感受到中年危机了。搞不定老的,也搞不定小的。在车里抽完两根烟,觉得应该再去拉几单滴滴。」

这哥们,去年刚刚生了二胎。

就在前不久,万众瞩目的个税改革修正案已经确定了,将于 2019 年 1 月 1 日起实施。

「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

这条个税改革的细则,被网友称为 " 单身税 ",意图就是提倡更多的人结婚生小孩和贷款买房,这样你就可以少交税。

在单身税出来之前,二孩政策已经正式放开了。

但效果并不明显,2017 年的出生人口是 1723 万人,比 2016 年还少 63 万人,这还是在全面二孩政策叠加人口高峰下,出现的出生人口减少。

目前,按照官方的说法,修正人口普查漏报等情况,我国总和生育率在 1.5-1.6,远低于更替水平。而 2010 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我国总和生育率为 1.18。

这一数据,甚至低于已经陷入人口危机的日本。

携程创始人、人口专家梁建章一直都是全面放开生育的鼓吹者。他指出:「未来我国育龄妇女会以每年百分之几的速度减少,而更严峻的是,随着生育成本居高不下,育龄妇女的生育欲望也会快速地减少。」

梁建章发现,政府补贴与生育率之间呈正相关。但他也坦言:「中国是不是有这个准备或者有能力去花这么钱鼓励生育,这是非常值得大家关注的一个话题。」

只需要再过几十年,中国人口结构就会先行进入 M 型结构,一堆老人一堆小孩,中产劳动力成为夹在中间的弱小夹心层。

不但要面对自身存活的巨大压力,还要面对巨大的抚养压力。

根据瑞信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以个人拥有财富 5 到 50 万美元为标准,到 2020 年中国的广义中产阶层将会达到 4 亿之多。

为什么中产越来越多了,但是大家却不愿意生小孩和消费?

还不是因为一个「穷」字,买房掏空了一切资产。看似荣升中产,结果都是账面财富,靠着负债买房,靠着房价攀升变中产。

如果撇开房产,中产还能值几个钱?

据统计局的统计,2017 年基尼系数是 0.467,比 2016 年的 0.465 上涨了 0.002 个百分点,比 2015 年上涨了 0.005 个百分点。

基尼系数是国际上通用的指标,用于衡量一个国家居民收入差距的大小,数值越大,收入不平等程度越大。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一个还没形成的橄榄型社会,一个房价物价医疗价格都在攀升的社会,正被各种压力掏空成 M 型社会。

大前研一在《M 型社会》中,对所谓的中产提出了 3 个问题:

一、 房屋贷款造成你很大的生活压力吗(或是你根本不敢购置房产)?

二、 你打算生儿育女吗(或是你连结婚也不敢)?

三、 孩子未来的教育费用让你忧心忡忡吗(或是你连生孩子也不敢)?

这三个问题,只要你有一个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意味着你不算是或者不再是中产阶级了,富裕和安定,正离你愈来愈远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