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里的四色隐喻,你看懂了吗?
菊椒男孩07-11

 

| 视频时长:5 分 51 秒 |

大家好,我是菊长,人称广西谢霆锋。

今天要聊的这部电影,相信你们都猜到了。

《我不是药神》

电影上映五天,票房就突破了 15 亿。

它讲述了一个专卖印度神油的中年 loser,

阴差阳错成为了一个代购印度仿制药,

造福白血病患者的“药神”。

为什么它会这么成功?

依照摄影师王博学所设计的美学调性,

徐峥饰演的程勇,

人生走向可以分成四个颜色,

黄 — 橙 — 蓝 — 白。

一开始是黄色的潦倒。

上海混混的中年危机,

一夜之间,妻子孩子老子铺子全部崩塌,

逼迫他走上仿制药走私之路。

然后到了橙色的振作。

程勇打通了渠道,

集结包括产品、运营、销售的小团队,

大发横财,走上人生巅峰。

短暂的爆发之后迎来了蓝色的低潮。

程勇意识到假药的风险,解散团队,

却没想到间接导致了吕受益的死亡。

最后是白色的救赎。

程勇不计代价,重操旧业,

黄毛为君而死,君为天下身陷牢狱。

人只有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去求神。

而一旦神不向他的信众们展示神力,

人们只能相信神棍。

片中最动人是病人的求生,

更动人的是病人的“求死”。

王传君饰演的老吕多么想活下去啊。

他做什么都小心翼翼,

把每一餐都当做最后一餐。

他熬过了清创手术,

却熬不过断药后的穷。

他用最卑微的方式自杀,

只为让他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更好地活。

章宇饰演的黄毛之前“死”过一次,

跟了程勇好不容易“活”了过来。

他理了头发,买了车票,

幻想着踏上驶向凯里的火车。

可是那晚,他像一个战国时的侠客,

用瘦小的身体挡在程勇的身前,

士为知己者死。

可是他才二十岁啊,兄弟。

老吕和黄毛是程勇的两条腿,

当这两条腿折掉了,

才让程勇真正站起来。

程勇的本意当然不是当神,

但他别无选择。

在这个故事里很多人的决策都没有错。

在道德上,程勇没错。

他以低于进货价销售仿制药,

甚至在被警察按倒的时候,

脸上沾满尘土,

而他眼神中心心念念的,

依然是让病友多抱两箱走。

他错了么?

人民警察曹斌去抓走私贩子,没错。

曹斌在抓捕的过程中屡屡放水,

赌上事业和前途。

白血病人想活下去,也没错。

他们为了治病已经吃空房子,吃空了家人,

尤其是当老人家说出:

“谁家能不遇上一个病人?

你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她为了活下来,包庇程勇,她错了吗?

药企尽管被塑造成了一个反派的角色,

但药企也没错。

相信你们这几天早就被

“靶向药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

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

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

这句话刷过屏了。

没有人有错,有的只是错位,和挣扎。

很多人被那句台词煽到了: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这是一句绝对正确的屁话。

癌症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谁摊上了,都扛不住。

再有钱都扛不住。

主人公的原形陆勇,

在 2002 年发现自己得了白血病,

尽管做着生意,

还是一样吃不消。

就这样,他两年吃掉了 56.4 万。

要知道,那时候北京的房子只要 3000 块一平。

用个体的力量去对抗这种现实,

再来十个程勇也不行。

现代社会,靠的是制度的保障、社会的保障和商业的保险。

有人说,

《药神》很像《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不像。我受够这个论断了。

除了代购药的小情节之外,一点都不像。

它是属于我们中国自己的,

带着强烈本土风格的故事,

它呈现的现实,

是我们的现实,

不是美国的。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希望未来会越来越好吧。”

还没看视频的,赶紧戳 ↓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囧.RAY
07-11
影评说的很中肯。
东北虎西北狼
07-12
吕受益是自杀么?我还以为是没挺过去
Ryen
07-12
稚嫩
惩罚与奴役
07-11
好不了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