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继光在椒江两岸抗倭

 

倭寇原是日本十四世纪国内战争中一批战败的武士、散兵游勇,他们流亡到海岛上成为海盗集团,时常到我国沿海地区抢劫财货,我国人称之为 " 倭寇 "。

▲桃渚城

明朝初期,军事力力量较强,尚能防御。直到英宗年间,明朝统治集团日趋腐败,沿海防务渐疏,倭患遂趋猖獗。浙江的宁波、绍兴、台州三府,是倭寇时常出没之所,而台州各县受害尤深。

1423 年与 1430 年,倭寇两次窜犯桃渚;1452 年,骚扰健跳;1540 年侵入宁海;1548 年,倭船百艘,载寇在在台州、宁波一带登陆;1552 年,大批倭寇从松门上岸,直抵温岭县城之南门。

1553 年,倭寇闯进海门关,在义土街登陆;1554 年,寇犯栅浦;1555 年,再次骚扰海门;1556 年,又有一股在海门登陆;1558 年,倭寇占据栅浦为巢穴,驻寇兵三千,并曾多次出动窜扰长浦、路桥、泽国等地。

倭寇所到之处,杀人放火,洗劫财物,使浙东沿海人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

正在浙江沿海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戚继光奉调驻浙。

威继光是杰出的军事家,抗倭名将,字元敬,山东蓬菜人,出身将门。初任山东登州卫指挥佥事。

明嘉靖 34 年秋(1555 年)调来浙江。初任浙江都司佥书。1560 年改任镇守台州、金华、严州三府的参将,驻军沿海,进剿倭寇。

▲鸳鸯阵(图片来自网络)

戚继光在战斗中,看到旧军素质不良,于是在义乌招募农民、矿工,并联合浙东一带的农民、矿工,编组成新军。经过严格的训练,作为抗倭的主力。

练兵内容包括武艺与阵列两个方面,掌握了 " 鸳鸯阵 " 的战术,能运用长短兵器配合作战,并能运用火器、弓箭掩护的战略战术,成为一支骁勇善战、纪律严明的戚家军。

戚继光关心士兵的生活,常和战士住宿在一起,给大家讲解号令的条文,讲述抗倭爱国的道理。要求士兵守纪律,不扰民;要求官兵以岳家军为榜样,做到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如果兵士生病,他亲自慰问。兵土们感到将军对下属爱抚备至,都愿在沙场效命。

但是倭寇并不以戚家军的训练有素而偃旗息鼓,继续频繁地侵扰我浙东沿海地地区。1558 年,倭兵在台州沿海大举登陆,一股屯据栅浦,分掠路桥、泽国、沙角等地。

▲桃渚戚继光陈列馆

1559 年春天,数千名倭寇又在台州登岸,当时倭情最紧急地区是椒江北岸的桃渚,他们疯狂地围攻桃渚,这一年 5 月 11 日,戚继光从宁波率部冒雨前来台州,在桃渚四周,设下埋伏,与敌军在桃渚城下展开激战。倭寇不支而退,败兵逃到椒江北岸的章安。在江边举火为号,向隔江的栅浦倭营告急求援。

戚继光看清了敌军这一着,立即调兵遣将在椒江北岸作了三路埋伏。不久,栅浦那边的倭寇果然乘船前来救援。戚家军严阵以待,等他们刚一上岸,立足未稳,三路伏兵齐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凌厉攻势,发起冲锋,杀声震天。

这一仗从早晨打到中午,仍相持不下。戚将军抖擞精神,奋臂亲自擂鼓督战,将士尽力冲杀,斩敌无数。倭寇终于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一部分奔到江边,夺船逃命。但船少人多,互相挤轧,纷纷落水。椒江洪流,滚滚滚滔滔,吞没了无数强盗,另一部夺不到船的倭寇,沿山路向西奔逃,戚继光率兵紧紧追逐,歼敌于黄礁山下。

▲油画戚继光纪念馆(李海兵)

这年 6 月 6 日【又一说:嘉靖 38 年(1559 年)五月初一夜】,戚将军从桃渚率军前来海门,天晚才到达营地,驻兵于城隍庙。戚继光鉴于海门为椒江口岸,台州咽喉,地理形势十分重要,又因海门离栅浦倭寇巢穴不到 4 公里,随时有遭到袭击之可能,就吩咐海门卫守将严加防守。

这一夜四更时分,果然有数百名倭寇乘着大风大雨的黑夜,前来海门卫偷袭,其中有三十名倭寇偷偷爬上城,刺杀了守城战士,放火烧城门。戚继光闻报,立即命令集结部队,自己则纵身跃马,身先士卒,率领几名卫士急奔城头,大队战士随后飞奔而来。

戚继光挥剑连斩了六个倭兵,全军英勇杀敌,倭寇渐渐不支,夺路狂突,但已后退无路,只得相互挤靠,作困兽之斗。城下倭寇仍不肯罢休,继续攀城而上。

这时戚家军将土和谭纶率领的队伍均已赶到,人数多,士气盛,经过一场麈战,终于把登城的倭寇消灭,倭寇死伤惨重,遗尸狼藉。戚家军于战后把这批强盗尸体埋葬于东山北麓。直至解放初,尚能见到丛葬之所,荒坟累累。

海门卫保卫战中,戚继光不畏强暴,身先士率,以自己的生命来保卫国土,给军官作了榜样。

▲洪家沙王倭塚

海门之战以后,戚将军准备进剿盘踞在栅浦、葭沚的倭寇巢穴,但因连日阴雨,未曾出兵。倭寇经过桃渚、海门两场所杀后,才知道威继光的厉害,准备逃遁出海。成继光一面在牛头颈一带加强巡逻封锁,一面部署内河水道线的防务。

果真不出戚将军所料,几天之后,寇兵押着财物、粮秣,打算取道内河潜逃至金清出海。船至洪家沙王时,被戚家军伏击,经过一场厮杀,敌寇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弃尸数百具。

最后埋葬于坦头与洪家之间,直至解放初,此处仍留下倭坟数百座。当时有一股残敌夺路而逃,逃至新河又被我军截击,经过两次斩杀,敌人昏头转身,最后仅极少数从松门出港,向海上逃命。

▲照片摄自《椒江市志》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戚继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