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杠杆下众生相:地方政府和企业面临阵痛 个人或沦为接盘侠
解局财经07-12

 

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

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绝对不会料到,将杠杆原理真正意义上发扬光大的,不是希腊人,而是 2000 多年后的中国人。

地方政府搞经济,通过大量的投资来增加 GDP 的快速增长,丝毫不管杠杆率的直线上升;企业谈发展,一级、二级市场大肆扩张融资,债务缠身搞 " 跃进 ";居民讲生活,房贷、车贷、信用卡 " 供 " 不应求。

为什么要加杠杆?因为需要钱,需要的钱越来越多,需要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多。但无论是地方政府、企业还是个人,大家好像都在刻意的忽略一点——杠杆本身是有临界点的;而很明显,当下的中国经济正在接近或者已经突破了那个临界点。故而," 去杠杆 " 成为了必需之举。

于是乎,一场博弈中国经济未来的国运之争开始了。毫无疑问,在这场国运之争当中,大大小小的个体都将被牵扯其中。

在中国,杠杆的本质说白了其实就是债务。

在十九大将 " 化解重大风险 " 定为经济攻坚战的主基调后,那么稳定宏观杠杆率,即稳步并逐步压降债务占 GDP 的比重就成为了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地方政府。

5 月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在北京参加一场论坛时直言: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 40 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付不起。

这番话并非是空穴来风,在经历过以投资为经济第一驱动力的时代后,地方政府不断增加的 GDP 数据背后,是积累难以盘清的外债。在经济景气的年头,其实这都不是事,奈何当前正值内忧外患之际,于是乎——天雷滚滚,黑云压城。

先是安徽六安教师集体讨薪,揭开了地方政府的遮羞布;之后湖南耒阳又出现财政困难,拖欠全市公务员工资,而后网上又出现了常德市领导威胁银行,要求银行降息,配合政府缓解债务压力,如若不然,纪委伺候;另外,还有传言说某国有一大银行给旗下分行传达了 " 珍爱资金 远离天津 " 的中心思想 ……

可以看到的是,在这一波去杠杆的大浪下,地方政府至少要掉一层皮。

当然,地方政府还是相对幸运的,毕竟还可以和银行说得上话;要比惨,企业是有话要说的。

自今年 1 月份以来,企业违约案件陆续发生,而且波及的范围相当之广泛,从上市公司到地方融资平台,从国企到民企,均受影响。

1 月份的金盾爆雷后,5 月盾安又现债务风险预警,出现 450 亿流动性危机,之后又传出南风股份董事长杨子善失联,上个月天津国资委实控的天津最大的国有房企天房集团惊爆 1800 亿负债,其接近 2000 亿的债务犹如一颗随时能爆的地雷,一旦爆发,其冲击力可想而知。另外,根据数据统计,从年初截至至今,国内已有 20 余只债券出现违约 ……

纵观这些已经爆雷或者正准备爆雷的企业,我们不难发现其背后的共性——都习惯于把 1 块当成 100 块来用,还美其名曰 " 多元化 "。

事实上,在它们毫无节制的扩张之际,其债务阴云早已加剧,并形成了恶性循环。当它们还不起债时,要么借旧还新,靠着东拼西凑的输血来活命;要么玩一手击鼓传花,寻找接盘侠;实在没招了,那就只能违约。

很多人说,这波违约潮产生的原因有很多,一是经济处于下行空间,二是这是经济周期的惯性;但如果要解局君说,行政去杠杆才是催生这波违约潮的最大推力。

国家通过一纸资管新规,直接斩断了企业源源不断的输血管,直接清盘了这种饮鸠止渴的把戏。这是好事嘛?当然,清盘了这些低效的僵尸企业,才能让有竞争力的企业活得更好。

但必须要承认的是,这个过程中阵痛难免。

当地方政府、企业接连自身难保的时候,作为居民的我们会幸免于难吗?

先从宏观层面来看,众所周知,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依靠三架马车——出口、投资、消费。2001 —— 2008 年,出口是经济王牌,经济增长的动力是制造业,换而言之是企业;2009 年—— 2016 年,4 万亿一下来,投资取代了出口,大举基建的政府部分成为了经济驱动的核心;2017 年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提出了扩大内需,也就是说经济增长的动力要从政府转移到居民身上。

事实上,如果反向思考一下,这或许是一个债务转移的过程。大家都知道,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债务也是随之增长的。企业债务兜不住了,政府放水来接盘,但没想到水太深,有点接不住了,最后 ……

关于这一点,最为明显的标志就是房地产这几年的肆意横行,居民未来二三十年的预期收入都已然提前透支,但这都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如今炒房依旧横行,从北上广到长沙、西安、杭州、成都,再到四五线城市。

究其根本,大家都不想做最后一个接盘侠,都想击鼓传花下去,至于泡沫破碎,管它干嘛,今朝有酒今朝醉。

在这个时候,如果还不卸下点杠杆,那么解局君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未来 20 年,中国一定会失去国家崛起的时间窗口,甚至即有可能将自己置身于漩涡的中心。

现在还有很多人反对去杠杆,对此解局君只想说,你们还记得扁鹊问诊蔡恒公最后说的那句话吗?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