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至死怀疑女儿非亲生,真相却让人大跌眼镜……
ZAKER哈尔滨07-12

 

家报记者 李永明

几天前,许红和哈尔滨市一家房产中介签了授权卖房的委托书,她打算卖掉房子后就和 5 岁的女儿离开哈尔滨去沈阳投奔姐姐。对于 33 岁的许红来说,过去 5 年发生的一切,让她不堪回首。

而不幸的婚姻,就是痛苦的开始。

怀疑女儿非亲生

前夫拒支付抚养费

许红的老家在宾县农村,19 岁那年她只身一人来哈打工,在饭店做过服务员,也在美容院当过学徒工。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没有较高的文凭,许红在城市里安身立命之本就是能吃苦。2012 年,已经 27 岁的许红经人介绍认识了做生意的高伟。高伟有过短暂婚史,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婚后,许红和高伟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后因婆媳矛盾不断,夫妻俩搬出单过。

许红告诉记者,高伟性格内向,不善言语,心胸狭窄。婚后,因为高伟频频出差,所以夫妻俩聚少离多,也就是在那时,高伟听信了周围人的风言风雨,总觉得许红的生活作风有问题。满是信任危机的婚姻,注定难以幸福。

夫妻口角之外,高伟偶尔实施的家庭暴力,渐渐让许红难以承受。女儿雯雯出生后,高伟更是因为女儿的容貌和他长得不像,而认定女儿不是他亲生的。这和夫妻矛盾相比,更让许红的身心备受折磨与煎熬。

许红觉得,女儿来到这个家庭,是不幸的,爷爷不疼奶奶不爱,更不受父亲高伟的待见,孩子从小就变得怯懦,害怕生人。2014 年开始,许红和高伟正式分居。2016 年两人协议离婚。然而,离婚后,高伟竟然拒绝支付每个月 1000 元的抚养费。许红一气之下,将前夫高伟告上了法庭。

她拒做亲子鉴定

女儿险被推定非亲生

然而,前夫高伟当庭却对女儿是否亲生存疑,他向法院提交了诉状请求做亲子鉴定,对此,许红坚决反对。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2016 年 8 月,一场变故突然而至。时年 39 岁的高伟因饮酒过量突发脑溢血意外辞世。高伟出殡那天,许红和女儿前去吊唁,却被高伟的哥嫂们赶了出去。

由于高伟的意外身亡,他和许红之间的抚养费之争也由此终止。高伟死后,留下了一套住房和一部轿车、70 多万元的存款以及公司的一部分股权。然而,这些遗产全被高伟的两个哥哥掌控起来。许红从律师那里了解到,由于高伟的父母已相继去世,自己的女儿是高伟唯一的合法继承人,然而,当她找到两位前大伯哥索要遗产时,却遭到了拒绝。更让许红没有想到的是,高伟的两个哥哥已经委托了鉴定机构并提供了高伟留下的 DNA 样本,向法院提出了对高伟和雯雯进行亲子鉴定。许红再次拒绝了。

许红称,自己不同意做亲子鉴定的原因,是她认为女儿是高伟亲生的毋庸置疑,做这种鉴定对女儿很不公平,心灵上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然而,代理律师的一番话最终还是让许红改变了主意。律师称,如果许红拒绝让孩子做亲子鉴定,又提不出来有力的反证,那么法院极可能以此推定孩子非高伟亲生,那么孩子将失去对高伟财产的继承权,由此会产生一系列极为不利的后果。

前夫遗产引纷争

鉴定结果一锤定音

在代理律师的建议下,2017 年 12 月,许红向法院提出同意做亲子鉴定,但前提是必须由法院指定专业鉴定机构来做。今年 5 月,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结果显示高伟是雯雯的生物学父亲。这个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令很多知情的亲友大跌眼镜。

这个结果,也让遗产争夺的风向发生了逆转。随后,许红一纸诉状将两位前大伯哥告上了法庭,以女儿雯雯法定代理人的身份要求继承前夫高伟的遗产。目前,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 相关法律链接 /

一、夫妻一方申请做亲子鉴定,另一方拒绝做亲子鉴定怎么办?

随着现代生物学的发展,使得 DNA 鉴定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子女与父母之间尤其是与父亲之间的血缘关系的证明。亲子关系的诉讼属于身份关系的诉讼。主要包括否认婚生子女和非婚生子女的诉讼,即否认法律上的亲子关系和事实上的亲子关系。

夫妻一方申请做亲子鉴定,另一方拒绝做亲子鉴定怎么办?首先,双方可以进行商议,协商不成可起诉至法院。

二、如何确认亲子关系是否存在?

依据《婚姻法解释(三)》根据一方当事人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存在还是不存在,区分以下两种情况:

(一) 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主张成立。

(二) 夫妻一方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三、一方申请做亲子鉴定,另一方拒绝,起诉到法院如何处理?

首先法院会进行调解,如果另一方仍然拒绝孩子做亲子鉴定,又提供不出拒绝的证据,法院会推定请求申请亲子鉴定的一方主张成立。

编辑 王剑青

值班主编 张雷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