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靠中兴起家坐拥百亿财富,如今身家蒸发 65 亿
AI财经社07-12

 

美国发难,受伤的不仅是中兴。

7 月 11 日,通宇通讯发布了 2018 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净利润区间修改为 3600 万元至 4600 万元,相比同期下降了 61.66% 至 51.01%。

7 月 10 日,深交所向通宇通讯下发监管函,称其 2017 年预计净利润与实际经审计的净利润存在较大差异,且未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

截至 7 月 11 日收盘,通宇通讯报收 22.03 元,较高值 66.97 元跌去 67%。其中仅在 4 月 16 日中兴通讯第一次被制裁以来,通宇通讯的股价累计下跌了约 22%。

业绩变脸,大幅缩水

事实上,通宇通讯的烦恼还不止于此。

公开资料显示,通宇通讯主要从事移动通信天线及射频器件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业务,其主要客户为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移动通信运营商及华为公司、诺基亚、中兴通讯、爱立信等通信设备集成商。

据 2018 年一季度报告,通宇通讯净亏损 998 万元,同比下降 14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1.12 亿元,同比减少 6570.83%。

在一季度报告中,通宇通讯预计 2018 年上半年净利润变动区间为 0-1500 万。7 月 11 日,尽管通宇通讯发布了 2018 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净利润区间修改为 3600 万元至 4600 万元,但相比同期却下降了 61.66% 至 51.01%。

通宇通讯业绩大变脸与中兴遭制裁事件不无关系。2018 年 4 月 16 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未来 7 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禁售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一时之间,全国哗然。

受此影响,中兴关闭了主营业务,公司处于瘫痪状态。很快,这场中兴与美国的战争上升为中美之间的较量。

中兴遭制裁,它身后供应商们的日子自然不会好过。

通宇通讯在年报中也表示,由于各国移动通信运营商数量有限,且华为公司、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 - 朗讯、中兴通讯等国际大型移动通信设备集成商占有 80% 以上的市场份额,因此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的销售客户集中度较高。未来如果客户经营发展出现不利情况,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通宇通讯在 2017 年年报中并未公布前五大客户的具体名称。但在通宇通讯上市时,其招股书中显示,2014 年和 2015 年前三季度,中兴通讯均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客户,对中兴通讯的销售在营收中的占比分别达到了 15.00% 和 21.80%。

在中兴遭到制裁后,2018 年 5 月至 6 月间,通宇通讯董秘曾在股吧中回复投资者称,目前中兴通讯已非公司第一大客户。

除此之外,2015 年至 2017 年,通宇通讯净利润就开始呈下降趋势,营收分别为 13.29 亿元、12.19 亿元、15.35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2.47 亿元、2.09 亿元、1.11 亿元。其在回复深交所 2017 年年报问询函中表示,主营业务基站天线毛利率大幅下降是一大因素。

股价过山车,实控人身家跌去 65 亿

通宇通讯成立于 1996 年 12 月,注册资本 50 万元,出资人分别为吴中林和时桂清,两人系夫妻关系。

2016 年 1 月,上市前夕,通宇通讯董秘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通宇通讯是国内最早的基站天线研发生产企业。产品走向全球 60 多个国家和地区,已成为国际顶尖运营商 vodafone 和国际顶尖系统集成商诺基亚、阿朗、爱立信的供应商。

查询招股书, 通宇通讯每股发行价为 22.94 元,2016 年 3 月 28 日开盘后,股价一路走高,涨到 66.97 元,按当时股本 22500 万股计算,其市值一度高达 150 亿元。到达顶峰后,通宇通讯开始走下坡路。截至今日收盘,通宇通讯报收 22.03 元,目前市值仅剩约 50 亿,较峰值少了 100 亿。

目前,吴中林直接持有公司股本总额的 39.68%,通过持有宇兴投资间接持有公司 1.4% 的股份;时桂清直接持有公司股本总额的 26.03%,吴中林、时桂清夫妇合计持有公司 67.11% 的股份。按夫妻俩持股比例计算,吴中林、时桂清俩人身家也相较于峰值减少近 65 亿元。而自 4 月 16 日中兴第一次遭受美国制裁以来,夫妻俩的身家已经缩水了 9.37 亿元。

查询《胡润百富榜 2017》,吴中林、时桂清夫妇以 50 亿身家排在第 825 名。但在 2017 年 5 月,新财富杂志发布《2017 新财富 500 富人榜》中,吴中林、时桂清以 80.2 亿元的财富位列第 382 名。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