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上市了,创造力民主化的胜利还在路上
极客公园07-12

 

7 月 12 日上午,直播平台映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发行价 3.85 港元,开盘价 4.32 港元,较发行价上涨 12%。上市当天,映客的股价涨幅一度超过 40%,市值突破 100 亿港元。

即便如此,按 3.85 港元的发行价,映客总市值约 77 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 65 亿元。按 2017 年净利润计,PE(市盈率)仅为 8 倍出头。映客的上市股价仍被普遍认为是一次互联网行业 IPO「罕见的良心价」。

对于上市时的估值,映客创始人兼 CEO 奉佑生表示映客在短时间内并不是很看重估值,保证企业每年保持有节奏的增长,才是他本人更看重的问题。「我们希望能够吧价值真正地带给投资者,」奉佑生说道,「(映客的)现金流很高,未来可以提供长远和持续的增长给投资人。」

稳定现金流背后的盈利隐患

本次 IPO,映客共募得资金 10.49 亿港元,融资之后,映客账上有着超过 30 亿人民币的现金。映客方面表示,本次募得的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在基石投资人分众传媒和哔哩哔哩的资源注入之后,映客将在广告、娱乐和并购扩张上有所动作。对比早几个月上市的虎牙直播,无论从市值还是业务上来看,映客都给了投资人不小的信心。

映客于 2015 年创立,创办当年即实现盈利,这得益于它简单的盈利模式:提供平台,主播表演,用户充值,反过来又给平台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

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映客已吸引逾 1.945 亿名注册用户。2017 年月活用户达 2269 万人。2018 年第一季度,映客月活用户继续攀升至 2525 万人,月均付费用户数 72.9 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 540 元人民币,第一季度充值总金额 11.81 亿元人民币。

奉佑生和朱啸虎等投资人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7 年,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活跃主播为 1,300 万人 , 排名第一。营业收入为人民币 39.4 亿元 , 市场占有率为 15.3%,净利润排名第二。

虽然简单直接的盈利模式为映客带来了流畅的现金流,但它同时也体现出了映客发展模式的单一。

据此前映客提交港交所的招股书显示,映客的收入几乎全部来源于直播业务。在「千播大战」的 2016 年和直播行业趋于冷却的 2017 年,直播业务都占据了映客总收入超过 99% 的比重。

正因如此,在上市敲钟的当天,当被问到上市之后映客如何拓展更多的盈利渠道时,映客 COO 廖洁鸣表示,「2016 年我们的直播收入的 99.8%,2017 年我们的占比降到了 99.4%,这意味着 2017 年的广告收入是 2014 年的 2.4 倍」。同时,映客目前已经成立了独立的广告营收部门,短期内,广告业务营收的增长会是映客更加看重的一个盈利模式。

对映客而言,能否改变盈利模式单一的现状将是它说服投资者最关键的问题。

资本压力下的坎坷上市路

2015 年 5 月,从多米音乐走出来的奉佑生创办了映客直播。在短短七个月的时间里,映客完成了三轮融资,通过广告投放、明星引流等渠道,搭上移动直播的风口,刚刚创办不久的映客很快积累起了用户基础,2016 年初,映客注册用户数量增长至千万,帮助映客在「千播大战」开始之前站稳了脚跟。

「千播大战」毕竟是资本巨头的游戏,对刚刚创办一年的映客而言,即使早期获得不少资本的支持,但要面对后期入场的 BAT 等巨头,映客仍然有着来自资本层面不小的压力。

尤其在今年,腾讯分别以 4.6 亿美元和 6.3 亿美元投资了映客的竞争对手虎牙直播和斗鱼直播。秉持不站队 BAT 的想法的映客,在这样巨额的资本动作面前显得有些无力,对于这家很久没有拿到新一轮融资的公司而言,上市似乎是摆在它面前的唯一一选择。

虽然现在来看,映客在港交所上市,但在过去的这一年时间里,映客的上市之路却并不顺畅。

四大直播平台虎牙、映客、斗鱼和花椒都传出要在今年上市的消息。其中最早有所动作的就是映客。去年,映客试图借壳宣亚国际在 A 股上市,但经历了长达 7 个月的商议之后,宣亚国际宣布终止对映客的股权收购,双方停止重组。

A 股上市无望之后,映客转而将希望寄于香港。这时,虎牙已经捷足先登,以「直播上市第一股」的身份挂牌纽交所。

突破直播业务的三个增长点

上市之后,映客的业务结构将有所调整,从它的招股书上来看,映客其实也有着更大的野心。

映客将自己未来的增长点分为短、中、长三个阶段。

短期以前面提到的刚刚开始增长的广告业务为主。直播平台是天生的广告平台,映客更是有着非常亮眼的用户活跃成绩。2017 年,映客直播平台促成了 33 亿分钟的直播时长,浏览总次数达 127 亿次,逾 78 亿条互动信息,用户社交媒体分享达 2.038 亿次。

映客此前因为追求用户体验而「刻意回避广告」,但现在迫于盈利模式的压力,映客在广告的投放上也将采取更加激进的方式。

中期,映客希望借助成熟的娱乐平台地位,整合传统娱乐资源。目前映客已经有了「先声夺人」电台综艺和「樱花女生」等选秀比赛节目,从中也培养出了一批明星主播,映客将这些动作看做自己「迈向 IP 化」的开始。将娱乐产业链化意味着映客以直播平台、千万主播和上亿用户基础为运营中枢,向娱乐产业链的头部迈进。不光意味着更大的变现能力,而是对娱乐产业链的整合、集成能力。

长期来看,映客认为直播行业的增量空间会随着技术的进步带来更多的行业性机会。

映客 CTO 侯广凌在敲钟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技术始终是映客的驱动力」,映客全公司七百多人的团队,技术团队就占据了将近四百人。在 5G 时代即将到来的时候,映客作为一个很早布局直播行业技术的公司,会通过各种行业和形态的「直播 +」模式(包括游戏直播、直播 + 电商、直播 + 体育、直播 + 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拓展更多的业务机会。

上市敲钟的十多天前,奉佑生曾聊起映客在港交所的股票代码。3700,奉佑生本人说,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数字。

「3 代表映客成立三年,700,因为我看到了腾讯是 700。也对标腾讯当年上市时,还没映客现在的市值和收入高,所以我是一个 3 年的腾讯。」奉佑生说道。

在外界看来,直播经历了一年多疯狂的风口大战,似乎已经进入了资本的收割期,但对于刚刚满三岁的映客,上市意味着它终于跨过了被资本「催熟」的这段煎熬的成长期,它得以停下来将眼光放远,寻找公司未来的业务增长点。对映客而言,现在才是它刚刚走向成熟的开始。

以下是映客直播创始人兼 CEO 奉佑生在港交所的致辞内容。

尊敬的各位来宾:

早上好!

感谢各位今天来见证映客的上市挂牌。敲钟,我是第一次,致辞,我的普通话不太好。但是你们知道,我们公司的表现比我的普通话好太多了:映客用了三年多,成为了港股的娱乐直播第一股。

2015 年,我们 22 个人在北京的民宅起步,创立映客,初衷是希望通过视频直播将天南地北的年轻人连接起来,通过直播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幸运的是这个想法得到了年轻人的追棒,引爆了直播的流行。每个月有数千万人在映客遇见更美好的人和事,几百万主播在映客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感谢你们,让映客成为了 24 小时永不落幕的 party,今天,这个 party 来到了香港联交所。

创业九死一生,上市水到渠成。感谢映客宝宝、员工和家属,是你们持续的创业激情成就了今天的映客。同时也感谢独具慧眼、一路支持我们的投资人。

今天站在香港这个全球自由专业的资本市场,我们有更强的信心和动力,推动娱乐视频化的战略,实现业务创新、营收增长和投资布局,完成映客的使命:让快乐更简单,继续为各位股东带来最大回报。

最后,向香港联交所的工作人员﹑为我们上市工作保驾护航的中金、花旗、德意志的所有团队﹑各合作伙伴,以及信任我们的投资者、客户,致以最衷心的感谢!祝愿香港股市繁荣兴旺,祝愿各位来宾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谢谢大家!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映客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