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身份,不会说话!在外流浪 12 年,24 岁小伙回杭寻亲
都市快报07-12

 

他 24 岁,没有身份,不会说话,也不识字。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他是流浪者,是聋哑人。

12 年前,他离开家。在外面流浪了 12 年后,他想回家了。

在他碎片式的记忆中,他的家在杭州。

18 岁那年,他曾回到杭州找了一圈,但他发现,记忆里的那些房子不见了,他走着走着,在杭州迷路了。

现在,他再次来到杭州,他能找到家吗?

昨天下午,为了帮他尽快寻亲,杭州上城区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民警把他送到都市快报社。

在前期,站前派出所民警孙治国和他交流中掌握了关于他的初步信息,因为小伙不识字,孙治国就用手机打字让小伙反复确认,来 " 判断 " 他想说的,以下为孙警官了解到的信息:

12 年前,他在杭州和父母兄妹失散,后来,他被人带到了河南安阳,在安阳火车站乞讨时,被当地一个姓宫的聋哑人收留。

我们请来了杭州是特殊教育指导中心办公室主任童骏华老师,帮助做手语翻译。

家里还有哥哥和妹妹

即便是童老师,和小伙的沟通也有些吃力," 他应该没有学过手语,他所会的手语更多是生活手语,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土手语 "。

也因为他没读过书,无法准确地表达出记忆中的事物,我们和他反复确认,大致了解了他的经历。

他家里还有哥哥和妹妹,他排行老二,哥哥比他大 5 岁,现在应该 28 岁了,也是聋哑人。妹妹身体健全,现在应该 16 岁了,他离家时,妹妹还在上学。

他记忆里,家里的房子有二层高,家边上有山,要走很远的山路。

他的左手食指指甲有一半残缺。那是他小时候,帮家里打稻子,把稻子塞进机器的时候,他左手食指被卷了进去,他记得那时自己大概 10 岁左右。

他的下巴处右侧有大约 1.5 厘米长的疤痕。那是他从 2 楼的平台上掉下来,嘴巴也磕破了,至今下嘴唇内留有一条 2 厘米左右长的疤(缝过线),那年大概是 9 岁。

他记得爸爸好像是做装修的,他曾跟着爸爸去做工,回来时,搭了爸爸朋友的车,绕了好几圈山路才回到了家。

找不到回家的路

有天,他想出去看看,离开家,在路上坐了辆三轮车,他比划着说是那种 " 脚踩的,运货的三轮车 ",到了一个公交车站,他原本只想走走看看就回家了。

但他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年纪也小,又无法表达,也不知道自己家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他开始了流浪。

那年他 11 岁左右。

在流浪中,他结实了朋友,和朋友一起上路,不知怎么地到了河南安阳。

当时他在路边乞讨,河南安阳一个姓宫的好心人看到了他。也许因为自己也是聋哑人,同病相怜,他把他带回了家。

宫师傅在安阳开了家棋牌室,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宫师傅的儿子记得,他当时在念小学(据推算时间,在 2007 年左右)一天,他放学回家," 爸爸刚给他洗完澡 ",他记得这个哥哥 " 又黑又瘦,爸爸说他太可怜了,就收留了他 "。

就这样,小伙在宫家待了下来,宫师傅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宫子光。虽然上不了户口,但小伙也总算有自己的名字了。

再大一点的时候," 宫子光 " 就在宫师傅店里帮忙。

但他在家也呆不住,弟弟说哥哥有时候会往外跑," 爸爸也管不住他 "。

曾悄悄跑回杭州寻亲

他们并不知道," 宫子光 " 曾悄悄跑回杭州寻找家人。

按时间推断,大概是 2014 年左右,他 18 岁,他辗转到了杭州,他想去找姑姑,因为印象里,姑姑是做面条生意的,他想姑姑家应该或许不会搬走吧。

他坐了 309 路、12 路、44 路车转来转去,但他发现印象里路边的房子都拆了,一切都变得无从辨识。

我们查询公交车路线,12 路车是从三塘竹苑到丝绸博物馆,309 路车是从绍兴支路到临平,44 路车是从朝晖五区到汽车南站。

其中有交叉、临近的站点是 12 路车和 44 路车,都经过朝晖一带,其中 12 路车是经过朝晖八区和九区,而 44 路车则是朝晖五区。

他姑姑一家三口人,他们都不是聋哑人,姑姑一家是晚上出来做生意,有三张桌子,我们推断应该是夜宵摊。

他记得姑姑一家住在一层的平房里,在河边,有座桥,两边都有住家。

他到底来自哪里?

基于上述信息,我们推测他和家人可能是到杭州来打工的(也可能是来自杭州主城区外的县市区),可能并不是出生在杭州,那么他到底来自哪?

一个人离家再久,但记忆中对家乡的回忆,很可能来自对小时候吃过的东西的印记。

他记得,小时候家里经常吃一种用玉米和小米碾成的粉烧的类似 " 玉米糊 " 这样的东西,是咸的。

网络配图

他记得,家门口有较大的稻田,他跟着爸爸妈妈去地里插秧过,家里的水稻一年收割两次,家附近有河塘,有莲藕,他记得他经常吃莲藕和葧荠,是爸爸妈妈从泥里挖出来的,还有那种四个角、尖尖的绿色菱角,是从河塘里用网兜捞出来的,他还和小伙伴去河塘里抓过螃蟹……

网络配图

从上述情况看,我们推断,他老家可能来自浙江或周边地区。

这次来杭州前,他在安阳一家厂里打工,用攒的钱买了一只手机,手机相册里有他在宿舍、在干活的照片,宿舍逼仄杂乱,他也像很多年轻人一样爱自拍,也许因为宫师傅一家对他的收留和照顾,流浪并没有给他带上许多沧桑的印记,人看上去干净、精神。

但他是一个没身份的人,

他目前只能像 " 隐形人 " 一样生活

因为他没有身份证,在杭州会寸步难行,我们联系杭州市救助站,杭州市救助站愿意让他在救助站等几天。

在这几天里,我们将会尽一切努力,帮他寻找家人。

昨天晚上 9 点,我们将他送到救助站。目前,站前派出所已经采集了他的 DNA。

如果你有线索,请跟我们联系。

记者 杨丽 黄捷

来源:快找人 微信号:kuaizhaoren

·浙江女生贷款 3000,3 个月后欠下 110 万!放款者 P 裸照,到寝室围堵,太嚣张了

·保安室存了两天的箱子,打开赫然一具男尸!嫌凶逃亡 20 年,最后竟是网名暴露身份!

·凌晨 4 点多都排不到号!万万没想到,暑假杭州最火爆的地方竟在这里……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