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机械修理工视频直播教“满语”
辽沈晚报·ZAKER沈阳07-12

 

他平时修理机械,利用空闲时间在直播平台上教满语。为了学会满语口语,他远赴黑龙江向满语口语母语者学习。虽然在直播平台上他的粉丝只有 1823 人,但有 100 多人热衷于通过网络直播跟随他学习满语,他的想法是:" 不能让满语失传。"

关志莺 37 岁," 瓜尔佳巴图鲁 " 是他的满族姓名,家住辽阳市文圣区小屯镇,他说姓 " 关 " 的满族人是瓜尔佳氏的后人," 我出生在一个满族人聚集的村子,但村里满族人不会说满语,连村委会牌子上的满语也不认识。"

满族人不会说也不认识满语,这让关志莺很不理解,同时也感到了作为满族人有义务把满语传承下来," 满族人有 1000 多万,但会说满语的人却很少很少,以满语为母语,从小说满语长大的不会超过 100 人。"

为了学习满语,关志莺远赴黑龙江齐齐哈尔学习满语口语," 我在当地向那些满语口语的母语者学习,同时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些满语母语者,就是从小说满族话长大的,都是一些年纪大的老人。我认为那个满语是活的,是一直有人在用,一直有人在说,所以我要学习满语还是比较重要的,满语口语的母语者现在越来越少了,基本上都是一些六十多岁的老人,如果再过二十年,可以传承的人就很少了。

关志莺以前做过修理汽车的工作,现在从事的工作是修理制造编织袋的机器。学会掌握了满语口语之后,关志莺觉得应该通过多种渠道让满语传承下去,让更多的满族人学会本民族的语言,同时让其他民族的人了解满族的语言、文化、历史。

" 因为我觉得时间不等人,满语口语比较重要,如果满语口语的母语者不在了,很多东西我们根本无法判断,比如怎样发音是准确的?书本上标注的音调一般都是平读,但是我们平常说满语都是带音调的。" 关志莺说。

因为关志莺在网上学习满语的时候比较多,他觉得通过网络传播教授满语是一个好的途径,所以他就选择了在网络直播平台上教满语。" 我每天晚上 7 点多下班,回家做饭、收拾一下就上传有关满语的视频,之前是发一些短视频,后来直播兴起了,能跟粉丝互动交流,这正是学习语言需要的环境,所以很快就开通直播了。" 关志莺的坚持很让人钦佩,从晚上吃完饭就开直播,只要直播间有人在看,他就会坚持直播," 有时会直播到深夜一点多,只要直播间还有人,我就会一直讲 "。

目前跟随巴图鲁学习满语的 100 多人,大家组织了一个满语学习群,在群里练习对话。这里面很大一部分人就是满族人,但都不会说满语,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尽量掌握本民族的语言,然后再通过他们带动更多的人学习满语。这也正是巴图鲁想要实现的目标:让满族人会说满语,不能让满语失传。

关志莺说,大部分满族人还是没有学习满语的意识," 在直播平台上关注我的一共就 1800 多人,能跟着学习满语的满族人就更少了。慢慢来吧,我的家人很支持我这样做,毕竟本民族的语言、文化是要传承的。"

谈到在教满语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关志莺说,很多人虽然是满族人,但是总问他学习满语有用吗?

去年在辽阳举行的满族传统节日颁金节文艺晚会上,关志莺说了几段满语,并且唱了满语歌曲。" 满族是我国少数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就得保留和发扬本民族的特色文化,语言是传承文化的最基本载体," 关志莺说," 虽然有人说我学习教授满语的行为很傻,但我通过学习和教授满语,我的内心很满足很快乐。"

除了直播教满语,关志莺还会在平台上发布一些有关满族历史、文化、民俗的知识,比如通过现场解说的形式介绍辽阳的东京陵和满族历史文化的关系,通过这些立体的知识传播,让满族人更了解本民族的文化,从而促进语言的学习。

沈阳师范大学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国家民委民族文化工作基地常务副主任鲍明看了关志莺教满语的视频后马上认定:" 他说的是三家子满语,发音比较轻,现在北京人学习说满语发音也比较轻。"

鲍明教授认为,通过多种渠道教授满语,让更多的人了解和掌握满语,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满语分为规范语(书面语)和口语,清代满文档案都是用规范语记载的,当时说的话也是规范语,所以现在教育机构教的也是规范语。在黑龙江齐齐哈尔、黑河还有人在说满语口语,口语有自身的重要价值,虽然能说的人不多,但也是满族文化的重要组成和不可或缺的部分,对规范语教学和满语研究有重要价值。

辽沈晚报 · ZAKER 沈阳记者 吉向前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