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遭恶意欠薪,南山法院为劳动者讨要血汗钱!
深圳晚报07-12

 

" 衷心感谢法院,要不是法院,我这钱怎么都要不回来。" 深圳园艺绿化工人张某工作中负伤,不仅没得到公司的慰问,连正常的工资也拒绝支付。之后,张某分三宗案件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不想对方人去楼空。后来,南山法院执行员锲而不舍,深挖案件背后的实际债务人,最终追加个体工商户的实际经营者为被执行人,为长期追索的张某讨要回血汗钱。

身负工伤 劳动者速被辞退

2015 年 6 月,张某入职于深圳某园艺部,成为一名园艺绿化工人。不料三个月后,张某在劳动过程中不慎受伤。

没想到屋漏更遭连夜雨,深圳某园艺部没有妥善安置身负工伤的张某,反将其辞退,并拒绝支付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及工伤医疗费。

绝望之下,张某先后提起劳动仲裁及法院诉讼,张某的诉求得到劳动仲裁部门及法院的支持,深圳某园艺部应支付张某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及工伤医疗费共计 10 万余元。

公司注销工商登记 老东家人去楼空

判决生效后,深圳某园艺部迟迟未履行支付义务。2017 年 5 月,张某分三个案件向南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员向深圳某园艺部及工商登记经营者刘某标发出执行通知书,并穷尽所有财产调查措施及限制措施,均未发现深圳某园艺部及刘某标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在执行过程中,执行员发现深圳某园艺部已人去楼空,其工商登记处于注销状态,刘某标也下落不明。

老东家躲避赔偿,执行陷入僵局,血汗钱又讨要无门,这令本就被欠薪且经济困难的张某更加心灰意冷。

变更经营者逃避赔偿 执行员火眼金睛识老赖

按照正常程序,此三宗案件无法执行到位,但细心的执行员再次核查该园艺部工商登记信息发现,该园艺部的经营者虽然登记为刘某标,但是劳动者张某在该园艺部工作期间的登记经营者是刘某红,且该园艺部经营者的变更刚好发生在张某向劳动部门提起仲裁期间。

敏感的时间点,蹊跷的变更行为,种种迹象表明,很可能是刘某红为了逃避法律义务,故意将该园艺部经营者变更成无履行能力的刘某标。执行员尝试电话联系刘某红的丈夫刘某春,希望他能够履行法律文书义务,不要逃避债务。不料,刘某春气焰嚣张地说:" 张某以为打官司有用,当时叫他不要打官司,协商解决,他不听,现在我们是不会让他拿到钱的 "。这也从侧面印证执行员的预判,刘某红系该园艺部的实际经营者。

找到公司实际经营者 血汗钱如数归还

针对诉讼过程中个体工商户变更经营者,债务由谁承担的问题,南山法院执行局组织合议庭讨论认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的变更就法律意义而言,并不能改变前经营者承担变更前债务的法律责任,故本案该园艺部的前经营者刘某红应该对本案债务承担履行责任,应追加刘某红为本案被执行人。

南山法院裁定追加刘某红为被执行人,并依法向刘某红送达裁定书,同时对刘某红名下财产进行查控。签收裁定书两天后,刘某红丈夫主动找到执行员,请求法院召集双方和解。经协商,双方签订执行和解协议。由刘某红向申请执行人张某支付 85000 元,张某同意放弃其他债权的追索。刘某红如约将执行款 85000 元支付至法院账上,张某收到款后特向执行员送来锦旗,对法院的工作和执行员司法为民的精神表示十分感谢。

该系列案的圆满执结,也为以后相类似的案件如何执行,即个体工商户在仲裁、诉讼及执行中变更经营者的,避免被执行人恶意逃避债务,提供了一定的借鉴意义。

深圳晚报记者 伊宵鸿 通讯员 张志平 刘斌 编辑 林锐娜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
07-13
杀一儆百
清风
07-13
让无赖终身不得从事经营活动
东洛
07-13
杀无赦
@@%%$$&&
07-13
👍🏻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