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则臣:吃百家饭,读万卷书
现代快报全媒体07-13

 

现代快报讯(记者 陈曦 文 / 摄)13 日上午,新晋书香江苏形象大使、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徐则臣在江苏书展书香大讲堂做了题为 " 吃百家饭,读万卷书 " 的演讲。

作家是写书的,但首先是读书的

徐则臣以自己写作的亲身经历为例,首先讲述了阅读对于一个专业作家的重要性。他在写作获得老舍文学奖的长篇小说《耶路撒冷》时,为了对耶路撒冷这个城市有所了解,观看了近 60 多个小时的视频资料,包括纪录片、旅游片等,还有数十万字的文字资料和文学作品,但他在小说中关于这个城市的描述仅有 3000 字。

" 文学想象可以天马行空,但书中知识性的问题不能乱说。" 徐则臣说," 比如丹 · 布朗,他写一页纸,可能需要十页纸的注释。"

作家对阅读的重要性有着高度一致的共识。毕飞宇说:写作是阅读的儿子。曹文轩说:如果作家有十分的时间,要用六分来读书。徐则臣十分赞同这样的观点," 作家是写书的,但首先是看书的,看的书比写的书多得多。"

文学是一个国家最有用的说明书

徐则臣说,今年是他写作的第 21 个年头,伴随他写作人生的一个一直以来的问题是 " 文学的意义是什么 "。

" 每年这个问题都会困扰着我,从而让我变得虚妄。文学不能提升 gdp,不能抑制房价,不能解决现实的问题,那么文学究竟有什么用?"

前年,徐则臣去了一趟拉美,去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看了很多资料。可当到了当地,发现这些资料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 我以为我对这些国家已经很熟悉了,但我发现那些旅游手册、政府部门发布的相关介绍、地图等等,并不能使我了解这个国家是什么。"

" 当我在哥伦比亚,我想起马尔克斯的小说,想起他笔下的波哥大;当我在墨西哥,我想起帕斯的诗歌,胡安 · 鲁尔福的小说;当我在智利,我想起聂鲁达的诗歌。" 沿着文学作品去一路感受,徐则臣发现对当地的了解更贴切、更准确。

" 文学把一个国家最可感的特征交给你。最有用的国家说明书,不是地图,不是旅游手册,不是官方的宣传,而是一个国家的文学。文学是一个国家最好的地图。" 徐则臣说。

阅读如何改变一个人

徐则臣从小生活在农村。农村孩子改变命运,就两条路,一是读书,二是参军。

他从小爱读书,邻居们每次看见他,都是窝在一张藤椅上看书,寒假在读书,暑假也在读。邻居们看到他,经常问的一句话是:" 这孩子读出来了吗?"

" 这次捧着书香江苏形象大使的牌子回去,我要骄傲地告诉他们:我读出来了。" 徐则臣的幽默,让听众们发出会心的笑声。

小学阶段,徐则臣读武侠小说," 可以说,我的文学启蒙是由武侠小说完成的。"

中学读到了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这是他读的第一本纯文学作品。跟着书,学到了一些说话 " 刻薄幽默 " 的技巧,跟同学说话,每句话都要给人 " 挖坑 ",当然,徐则臣以后发现,他并不适合走这条路线," 我是个厚道人。"

相比同龄人,高中阶段的徐则臣读了更多的外国小说,第一本读的是托尔斯泰的《复活》。一般来说,大家都排斥读外国小说,因为人名太长记不住,但徐则臣则从中收获了快乐,当他准确地说出《复活》女主人公卡秋莎 · 玛丝洛娃的名字时,大家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从此,他阅读了大量的外国文学作品。" 就为了证明自己能记住这么长的名字而读书,就这点虚荣心让我一点一点读了大量的书。" 这对他 " 以文学为业 " 的人生,无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 回头看,那些我人生的拐点都是因为书。" 徐则臣说。

(编辑 张宇)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