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每天活在地狱,而我们一无所知
壹心理08-09

 

作者:张进来源:书单(ID:BookSelection)

前天,香港女歌手卢凯彤坠楼身亡,震惊各界。

一个 32 岁的生命遽然离世,令人扼腕。

在此之前,她已经同躁郁症搏斗多年,最后选择了以这种方式结束痛苦。

卢凯彤不是第一个饱受躁郁症折磨的明星,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现代社会,躁郁症和抑郁症已然成为隐形杀手,不知有多少人在暗夜哭泣。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有时候甚至分不清躁郁症和抑郁症的区别,导致误诊连连。书单关心每一个人的成长,尤其挂念你的身心健康。为此,我们特约张进先生作为今天的分享人,撰写这篇特稿,希冀缓解你内心的鏖战缠斗。

我们唯一能做且必须要做的,就是从此刻开始,正确认识躁郁症和抑郁症,并帮助身边所有有需要的人。

——书单君

躁郁症是一种自杀率非常高的疾病,甚至高于抑郁症

根据公开资料判断,让卢凯彤突如其来走上不归路的凶手,很可能就是躁郁症。

那么,躁郁症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呢?

翻开医学书籍,我们发现,躁郁症并不罕见。人人往往把躁郁症和抑郁症相提并论,其实它们虽然同属于情感障碍,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病。具体地说,抑郁症发作的时候只有抑郁,但躁郁症有时候表现为抑郁,有时候又表现为兴奋即躁狂。

" 躁郁症 " 只是民间俗称,其正式医学名称是 " 双相情感障碍 ",这里的 " 双相 ",就是指躁郁症的 " 抑郁相 " 和 " 躁狂相 "。

二者可交替循环发病,一个阶段化悲为喜,一个阶段又转喜为忧。

" 抑郁相 " 和 " 躁狂相 " 交替循环

我们先来分析抑郁相。

躁郁症的抑郁相会有以下表现:

一是患者的抑郁情绪与其处境不相称。也就是说,生活中并没有值得他悲伤的事情,他仍然情绪低落,萎靡不振。

这是一种放大了的 " 低落 ",患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心情压抑苦闷,感觉生活没意思,高兴不起来,特别是兴趣与愉快感丧失,郁郁寡欢,痛苦难熬,度日如年,不能自拔。

二是动力缺乏,思维迟缓。表现为:脑子不好使,记忆力减退,思考问题困难,反应呆滞,给人感觉是 " 变傻了 "。

三是运动抑制。表现为:运动机制受限,精力减退,不爱活动,走路缓慢,言语少等。什么事也不想干,给人感觉是 " 变懒了 "。

此外,抑郁相还伴随着这么一些特征:

自信心丧失和自卑;

无理由的自责或过分的罪恶感;

反复出现自杀念头;

睡眠障碍,失眠、早醒或嗜睡;

食欲减少、增加或暴饮暴食;

身体不适,功能性疼痛,如恶心、口干、头痛或关节肌肉疼痛等。

再说躁狂相。

当患者从抑郁相转变为躁狂相后,他会突如其来有以下一些表现:

其一,心境高涨,自我感觉良好。整天兴高采烈,得意洋洋,笑逐颜开。有感染力,常博得周围人的共鸣,引起阵阵欢笑。

其二,思维奔逸,反应敏捷,思潮汹涌。有很多的计划和目标,感到自己舌头在和思想赛跑,言语跟不上思维的速度,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手舞足蹈,眉飞色舞。即使口干舌燥,声音嘶哑,仍要讲个不停。内容不切实际,经常转换主题。目空一切,自命不凡,盛气凌人,不可一世。

其三,活动增多,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兴趣广泛,动作迅速,忙忙碌碌,爱管闲事。常挥霍无度,慷慨大方。好为人师,常出入娱乐场所,举止轻浮。

其四,面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心率加快,瞳孔扩大。睡眠需要减少,入睡困难,早醒,睡眠节律紊乱。食欲亢进,暴饮暴食,对异性兴趣增加,性欲亢进。

需要指出的是,当躁郁症患者处于躁狂相时,他除了愉快,不会觉得自己有问题;而只有从躁狂相转化为抑郁相时,他才会感觉到 " 变傻 "、" 变笨 " 的痛苦。

这个时候会承认自己有问题,有可能去医院就诊,但往往会被误诊为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而误诊,往往是躁郁症最凶险的敌人。

我从 " 地狱 " 归来

我自己的故事,可以生动地说明躁郁症的奇特性、微妙性和复杂性

大约是 2011 年下半年,我逐渐发现身体出了问题。

先是睡眠障碍,后来发展到每天即使服用安眠药,也只能睡上一两个小时。相伴随的是情绪低落,工作能力下降,且每况愈下。

等到了 2012 年 " 两会 " 期间,情况愈加严重。

当时,我要做一个重要专访,按工作程序,先要设计一个采访提纲。过去,这是举手之劳;那时候,却是千难万难。

记得当时我看材料,硬着头皮看了半天,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或者说,看到的都是字,却不能把这些字连贯成完整的意思。

几天后," 两会 " 开始。我挣扎着编稿,到 3 月 8 日那天,编辑一篇消息,改写记者的一个导语,都要花很长时间,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完成。

这时,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病了,不得不去看病。

医生看了我的情况,完全符合抑郁症的症状,毫不犹豫地诊断为抑郁症,从此开始了长达 7 个月的治疗。

但最初半年的时间里,治疗没有任何效果,病情越来越恶化。病愈后,我曾撰写《地狱归来》一文,如此记载了当时的惨状:

" 那是一段痛苦的时日,每时每刻,大脑都像灌了铅,或者像被一个无形之手攥住,昏昏沉沉,思维缓慢,说话磕巴;胸口火烧火燎地难受;不想做任何事情,或者做任何事情都很犹豫畏缩;不想说话,不敢接熟人的电话,不看短信,或看了短信也不回。当然不想见任何人。每天早晨从一睁眼开始,就不知道这一天怎么度过。躺在床上,或呆坐着,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就这样慢慢地耗着时间。"

记得那时,到了夜里,结束了一天的煎熬,躺在床上,就会随着思绪,想象着自杀。想象自己回到曾经喜欢的青山绿水中,随波逐流,归于大海,整个身心会有一种很放松的、温馨的感觉。

为什么抑郁症患者容易自杀?这是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死亡不是恐惧,而是解脱。

幸运的是,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理智仍然告诉我,不能自杀。因为责任还在,没有理由、没有资格去死。很庆幸抑郁时即使能力缺失,理智并不受影响。

那段时间,我能够做到的,就是用理智提醒自己,不要让自己具备自杀的条件。比如,等电梯的时候,我会有意识地让自己离开窗口,以防某个时刻突然冲动跳出去。

这就是我当时真实的状态。那个时候,医生表示,他已经无能为力。万般无奈,我只好换医生。第二个医生怀疑我不是抑郁症,而是躁郁症,用试药的方法来验证他的判断。接下来的两个多星期,是最煎熬的日子。

换药的副作用集中显现,最困难的时候,走路踉踉跄跄,手抖得抓不住筷子,喉咙发不出声音。

然而,转机在换药后的第 19 天出现了。

那天,一个朋友来看我,他女儿的玩具魔方忘记拿走。百无聊赖中,我坐在沙发上,拨弄魔方,后来,居然把魔方的一面拼了出来。

第二天,我能够集中注意力看手机了。

第三天,开始想吃饭。

第四天晚上,情况快速好转。好像这半年的痛苦完全是大梦一场,是一段空白,身体、精神完全恢复。

第五天,另一个朋友来看我。他看到我的样子,又惊又喜,立刻开车带我出去玩。

半年没怎么出门,那天我登山如履平地,毫不费力就登了顶,把我的朋友远远落在后面。

在山顶上,我给医生发了短信,告知他情况,表达谢意。

没有想到,医生很快回了信息,毫无悦色,就几个字:" 你来找我看看。"

我回信:" 好,本周六复诊我就来。" 医生又回信息:" 不能等到周六,明天就来,让我看一眼。"

看医生口气如此严峻,我第二天只好去医院。

医生见到我,只瞥了一眼,就说:" 你转相了,赶紧调药。"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 " 转相 " 这两个字,由此才知道了什么叫 " 双相情感障碍 ",也才知道了双相和抑郁症是两种极易混淆的疾病。

由此,我的治疗才走上了正途,并逐渐痊愈。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由上述我的亲身经历,你也许能明白,我曾经的那种低落、呆滞、懒动、迟钝,以及后来的兴奋、激越、精力充沛,就是双向情感障碍的特质之一。

这里再举几例,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楚地鉴别什么是躁郁症。

几年前,我曾经接待了一位向我求助的抑郁症少年的父亲。

少年原是武汉一所名牌中学优等生,排位年级前五。岂料在高一得了抑郁症,求治四年,期间还被误诊为精神分裂症,住院三个月。

最后,黔驴技穷,家人不得不强逼儿子再次住院,接受电击疗法。

就在预定电击的那天早晨,可怜的父亲一早来到病房,看到儿子已经异乎寻常地起床了。坐在床边,表情平静,眼神清澈明亮。

父亲正惊讶,儿子开口说:" 爸爸,我好了。"

父亲大惊,问:" 你怎么好了?"

儿子指着病房里的一盆花说:" 昨天我看这朵花颜色是灰的,今天看是红的。"

真是喜从天降!父亲赶紧把妈妈叫来,母子俩抱头痛哭。

而后,儿子雀跃着给昔日的同学打电话,告诉他们病好了。父母欣慰地看着儿子兴奋而流畅地打电话,一扫昨日的畏缩、呆滞。

给自己的同学打完电话,儿子意犹未尽,又把爸爸妈妈的手机拿来,翻开通讯录,不管三七二十一,挨个拨通,滔滔不绝说起来。

父母亲脸上刚刚绽开不久的笑容凝固了。他们觉得不对劲,赶紧去找医生。迹象实在太明显了,在少年患病 4 年后,医生作出了正确的判断:是躁郁症,正在从抑郁相转向躁狂相。

医生立刻调整治疗方向,少年从此逐渐康复。

近些年,我和一些患友,也交流过躁郁症的一些表现。

一位患友告诉我,病中的他,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看到有个四层楼高的由冰堆砌的城楼,城墙上顺下几根麻绳,他认定自己能爬上去,而且非要顺着绳子爬上城楼,几千个游客没有一个敢这么干的。

后来他被他弟弟和妹妹死活拦住了。

还有一位躁郁症患者,本是一个谦虚谨慎的人,躁狂期屡次去找市长,要和市长谈振兴本市经济的大计,被秘书拦住,一次都没见成。

一位大学生,生性腼腆。躁狂期间,突然变得非常自大。他自以为悟到了人生的真谛,去食堂吃饭时,就站在食堂台阶上宣讲。

结果被当成精神分裂症送进医院,治了半年,才发现他其实是双相。

一个内蒙古的网友,2009 年夏天跑到草原上露营八天,在漆黑的夜里安睡,以为自己可以应付一切野兽……

很多患者病愈后,都会怀念躁狂期那段独特的生命体验:心情愉快,情绪高涨,思维奔涌,身体健旺,自信心增强,创造力旺盛,工作成绩提高……

何以如此神奇?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人的潜力到底有多大?不知道。平日,人的大脑只被开发了 5%,而躁郁症躁狂相时,可能大脑内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大脑的潜能突然在短时间内被多开发了一部分,于是以上现象便产生了……

也许你会问:这不是好事吗?我还求躁狂而不得呢!别治疗了吧?

是的,是好事。但是,天下能有免费的午餐吗?

无数血和泪的事实证明:在躁狂之后,必然有抑郁;躁狂有多高,抑郁就有多深。压躁狂,其实是为了防抑郁。

关于躁狂,我对自己有一个解释:

人的生命好比一碗灯油,一般来说,每个人拥有的灯油数量都是差不多的(天才除外)。你的生命之灯能燃多长时间,决定于你的火苗有多旺。当你处于双相躁狂相时,你的生命火苗突然蹿高,照亮了你光辉的旅程;可惜,好景不长,你的生命灯油被消耗得很快,结局便是耗竭……

回顾我患病前后的情况,大致可以推定,2011 年的夏天,也就是患病前半年,我可能就经历了一段躁狂期。

那时,精力无比旺盛,虽然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也毫无倦意;情绪总是高涨,心情总是愉快,思如泉涌,自信从容,队伍齐整,岂知潜埋的炸弹即将引爆……

接纳是最好的治愈

如果得了躁郁症,应该如何应对呢?

躁郁症和抑郁症相比,更需要药物治疗,也主要靠药物治疗。

因此,如果得了躁郁症,首先要能正确鉴别,避免误诊。如果诊断错误,那么治疗就会南辕北辙。

前文写道,躁郁症在发作之前,大多表现为单相抑郁,患者很少有躁狂或轻躁狂发作的体验。

很多患者往往在多年后追溯病史时,才会隐隐约约想起自己或曾有过轻躁狂的迹象。也有约五分之一的双相患者,以躁狂起病,这又会被误诊为精神分裂症。

正因为如此,大多数双相患者都被误诊过。

来自欧美国家的统计资料表明,双相患者平均要经过 8 年才能确诊。69% 的双相患者曾被误诊为单相抑郁、焦虑症、精神分裂症、人格障碍和物质依赖等。

这里再举一个例子:曾有一位朋友,经人介绍来找我。我问:" 你是抑郁症?" 他苦笑,低声说:" 更复杂。一位医生,还比较有名,诊断我是精神分裂症。他告诉我,有一段时间,他曾经出现过幻觉。走在大街上,突然思维纷乱,许多无意义的联想,奔涌而来。

比如,一辆公交车开过,他看到是多少路车,就会从数字不可遏制地联想到很多东西;在大街上,看到车水马龙,也会无限联想,感觉外界要加害于他,恐怖得从街上狂奔回家,几天不敢出门。

但最终,他被确诊为躁郁症。医生的判断是:尽管他有一些精神病性症状,但他的理智是健全的,对自己的状况有自知,而且积极求治。

再具体分析他的幻觉,和精神分裂症的幻觉并不一样。也就是说,他的幻觉还是有逻辑的,只是思维奔逸,并没有彻底陷入混乱,因此最后被确诊为 " 双相情感障碍伴精神病性症状 "。

概而言之:抑郁症、双相和精神分裂患者在社会交往、社会适应及社会功能方面都是不一样的。

抑郁症的病人更接近正常人,你和他交流,能感受到他和正常人很接近,思路很清晰,他的痛苦体验也很高;(世界上每隔 30 秒就会有人因为抑郁症自杀,或许这个人就在你身边,但是你没有发现,甚至发现了不知道怎么能帮到他,文末有一段视频,能让你了解他们,给到最有效的帮助。)

双相情感障碍就有一些脱离主流的表现,会有一些精神病症状掺杂其中;精神分裂症患者基本上没有正常的思路,情感表达很糟糕,完全游离在一个正常人群之外。

如果为精神疾病画一个谱系,那么抑郁症在最左边,精神分裂症在最右边,双相在中间。从左到右,越来越脱离社会。那么,如何才能正确鉴别双相?

首先要靠全社会双相知识的普及,以及医生提高自己的专业诊疗水平。

但对于患者本人来说,能做的,就是加强自我检测,细致记录自己的状态。这样,才有可能在就诊时,对医生清楚叙述自己的病情,配合医生正确诊断。

这里介绍一个加强自我觉知的办法:

在一张白纸上,画一个坐标轴用来记录自己用药的效果。以时间为横轴,以情绪为纵轴,每天给自己的状态打一个分数,从 -5 分到 5 分,每个分数有一定的描述;然后把自己每天的状态分数,标注在横轴上方或下方不同的位置上,再把各个标注点连起来,一张情绪曲线图就绘成了。

这个图表特别适合监控双相患者的病情变化,判断药物和状态之间的联系。

能做到这些,我们普通人在面对躁郁症时,无论诊断还是治疗,就会胸中有数,有的放矢。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把自己交给医生,遵从医嘱,积极治疗

同时加强自我觉知,积极做心理调整,适应环境,最终战胜躁郁症。

书单君说

丘吉尔有一句名言:" 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丘吉尔之后,黑狗(blackdog)便成了英语世界中抑郁症的代名词。

在大人物中,长期罹患抑郁症的人,除了丘吉尔,还有一大串:雨果、伍尔夫、马丁 · 路德和托尔斯泰。

在中国,抑郁症已经成为疾病负担的第二大病,发病率很高,并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

实际上,我们对这个疾病的认识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很多人不能正视抑郁症。自己不承认,外人不理解。

科学的态度就是对未知常怀敬畏之心。

书单君向那些正在饱受折磨,但咬紧牙关不言放弃的坚持者们致敬!

你们是病了,不是错了!加油,亲爱的自己!

作者简介:张进,财新传媒编委,《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 渡过 " 公号创办人。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熙怡
08-09
不懂。
曦洒幽兰
08-09
如果为精神疾病画一个谱系,那么抑郁症在最左边,精神分裂症在最右边,双相在中间。从左到右,越来越脱离社会。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