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但那些政治不正确的笑话真的有点好笑哇

 

承认吧,有些笑话虽然很没品,但是你就是喜欢看,比如煎蛋上人气颇高的没品笑话集:

图片来自煎蛋截图 /Fall_Ark

大概高一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丹在食堂地板上发现了一本 " 绝对没品笑话集 "。它立刻迷住了我们年少的心,大半午餐时间我们都在一页接着一页地读它。其中一个关于死婴的笑话尤其让我觉得好笑(这里不方便讲出来)。那个笑话里有搅拌机。

为了知道我是否是个拿死去婴儿取乐的精神变态,我询问了《纽约客》杂志的卡通编辑鲍勃 · 曼考夫(Bob Mankoff)的意见。他曾经花大把时间思考一个好的笑话是什么样的,而他向我保证说,我不是精神变态。他指出,路易斯 · C · K(Louis C.K.,美国脱口秀演员)就经常拿低俗的想法来逗笑。他有一个笑话是让观众想象:即使有被逮捕、受惩罚的风险,还是有人猥亵儿童,那这些人对猥亵儿童这件事一定爱得深沉。" 这个笑话让我们想象儿童猥亵者的心理。" 曼考夫说," 他让我们去理解驱使他们这样做的东西。" 看着他表演这个笑话的片段,你几乎能感受到观众们笑的时候心中的罪恶感。

喜剧演员路易斯 · C · K 于 2009 年的表演 | Barry Brecheisen / Getty Images

黑色笑话常常迫使听众从新的角度考虑事情。通过这样做,曼考夫说,无礼的笑话就像是对真实不幸的模拟运行一样。他把这些心理上的冒犯比作对细胞免疫系统的挑战:体验由一个无礼笑话引起的少量负面情绪,也许能让我们在面对未来更严重的挫折时更加顽强。这甚至可能让我们意识到,一开始的 " 被冒犯 " 也许是一种误解。

当然,曼考夫说,"只有当这些笑话真的很好笑的时候,你才应该讲它们。"

这样说来,黑色幽默和 " 矛盾修辞法 " 有些类似。猥亵儿童、车祸死亡和种族灭绝都属于人类经历中最糟糕的部分,但我们还是会被下流神父爱 " 上 " 我、"die 安娜王妃" 这样直白尖锐的笑话逗笑,并且在 "lol" 不足以表现某件事的有趣程度时,使用 #Lolocaust 这样的标签(holocaust:大屠杀;"lolocaust" 意指笑死几百万人)。为什么?

是什么让我们在别人的悲剧面前开怀大笑? | 没品图

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的行为科学家彼得 · 麦格劳(Peter McGraw)从 2008 年起成为了这个问题的研究者之一。他发展了 "良性冲突" 理论。" 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认为悲剧是不好笑的。它们只在极少见的情况下引人发笑。" 麦格劳说。" 一定有某种东西使得这种情况是无伤大雅的、可接受的、安全的、无害的。" 这种东西,据他说,是 "心理距离"。

时间是距离的一种。对于悲剧还没过多久就拿它取笑的笑话,常见的一种反应是 " 这也太快了!"。但根据良性冲突理论,距离不仅仅是时间上的。空间距离、假想程度和社会距离同样能将我们和威胁隔绝开来,使我们能以幽默的眼光看待它。比如讽刺这一手法,就是将明显错误的东西合理地伪装起来(就像乔纳森 · 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在《一个小小的建议》中说,爱尔兰的穷人应该将小孩卖给更高阶层的人当食物,以缓解自己的财务困境)。

显然,离悲剧更远似乎会使它看上去更好笑,但麦格劳的研究也显示,太远的心理距离也会抹去一个笑话的幽默感。以飓风 " 桑迪 " 为例,2012 年,在暴风雨来袭之际,有人决定为 " 桑迪 " 建一个推特账号,以 " 桑迪 " 的身份发推特。麦格劳和他的团队请人们分别在 " 桑迪 " 袭击美国之前、之中、之后给这些推特的幽默程度打分。

飓风 " 桑迪 " 的拟人化推特账号:

" 刚把一橄榄园餐厅的屋顶吹跑了,大家来领免费面包棍啦 "

" 哦擦掀了个星巴克。现在我是个南瓜肉桂飓风了 "

图片来源:Peter   McGraw

当飓风 " 桑迪 " 还在海面上,只是一个预想的威胁时,幽默指数颇高。然而,当威胁成真,第一手的关于灾难、损失的消息流传开来,这些推特的幽默程度降低了。这时的心理距离太短了。但在这之后,幽默指数随着时间流逝而上升,在暴风雨来临的 36 天后达到了最高。而随着人们对飓风的记忆淡去,这件事变得不那么可怕,幽默指数再次下降了。

麦格劳说,这些研究结论和良性冲突理论是一致的:当一定的时间弱化了飓风的威胁,却又还没有到它完全失去影响力时," 桑迪 " 的推特变得更好笑。麦格劳和同事们之前的研究表明:与我们的直观感受相符,让威胁变得好笑所需的心理距离随威胁的严重性而改变——威胁越严重,所需的心理距离越远。比如,被调查者们表示,昨天踢到脚趾可能比五年前踢到更好笑,然而如果是被车撞,则刚好相反。

顺便复习下为什么踢到脚趾会那么痛?

当我和丹在学校餐厅发现那本笑话集时,我才刚刚拥有繁殖所需的生理条件;而由于我 " 造人 " 的机会很有限(实际上是根本没有),一个婴儿对我来说仍是非常遥远的概念,可以说是 " 永不 " 会接触。换言之,那时的我与 " 婴儿 " 之间的心理距离是最远的。

但在两年前夏天的一个夜晚,我从 Facebook 上得知,我的两位友人刚刚目睹了他们刚出生孩子的夭折。那一刻," 死去的婴儿 " 飞越了超长的心理距离,从某个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卧室里。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觉得关于死婴的笑话那么有趣了。

作者:David Shultz

翻译:牙黙

编辑:Ent、劈柴

一个 AI

当你除了把它当个笑话听以外啥也做不了的时候,最不好笑……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

果壳网

ID:Guokr42

整天不知道在科普些啥玩意儿的果壳

我觉得你应该关注一下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ai
评论
大家都在看
AI合成主播|单腿骑行的古巴赛车手
新华社  21小时前
首款AI骨声纹真无线蓝牙耳机:荣耀FlyPods Pro开卖
太平洋电脑网  21小时前
AI助阵海内外专家共话未来,搜狗同传独家支持2018中关村大数据日
砍柴网  22小时前
Silicon Valley, China partner on AI healthcare applications
ChinaDaily  16小时前
China to overtake Europe in AI research
ChinaDaily  21小时前
为什么你做的面包像馒头?
科学松鼠会  10小时前
地铁车窗外的广告是怎么动起来的?原理你从小就知道
果壳网  2小时前
生活越来越快,你的耐心引爆点变多了吗?
壹心理  6小时前
残忍的“血鹰”仪式真的存在吗?
利维坦  8小时前
他们试图重复心理学的多个经典实验,竟然只有一半成功...
果壳网  2小时前
科学松鼠会美国场第三期沙龙——科幻影视漫谈
科学松鼠会  10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