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超霸 1957,归来仍是少年
腕表之家08-10

 

有故事的不一定是好表,但好表一定得有故事。

当精确与否不再成为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手表背后所蕴藏的故事则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它不再是单纯的计时工具,而是情感、经历的载体。对个人而言,让一块手表带有属于自己的记忆不难,但对于全人类来说,能见证共同历史的手表却很少。

而欧米茄的 Speedmaster 超霸就是这样一款足够好,也足够有故事的表。

1969 年,当尼尔 • 阿姆斯特朗和巴兹 • 奥尔德林踏上月球表面时,欧米茄超霸便成为第一款在月球上佩戴过的手表。

在登上月球之前,欧米茄超霸还陪伴美国宇航员 Edward White 在太空漫步过。在众多的故事里面,常常会听到这样的版本:欧米茄对于美国宇航局 NASA 选中超霸一事一无所知,直到后来看见刊登在 1965 年 6 月 18 日一期 Life 杂志的照片,才发现宇航员 Edward White 太空漫步时佩戴正是超霸。

不过根据原始历史文档表明,当年欧米茄在 Edward White 太空漫步前,就已经知道超霸获得了美国宇航局颁发的 " 所有载人航天任务的飞行资格 "。

造成误会的原因在于,在欧米茄超霸正式入选之前,NASA 对于手表并没有严苛要求,不少的宇航员都是自己私人选购。于是有表友不小心将宇航员使用超霸、Edward White 佩戴超霸太空漫步、超霸登月这三个近似事件弄混淆了。

当时,NASA 美国宇航局一共给了 10 个钟表品牌发出了测试邀请,只有欧米茄、劳力士、浪琴和汉米尔顿响应。不过汉米尔顿想不开,居然拿了一个计时怀表来,最终相当于只有欧米茄、劳力士、浪琴三家角逐。

因为得进入太空,甚至登上月球,所以 NASA 美国宇航局在测试的时候可谓是异常严苛。 据记载,这些手表在两天的时间内经受 71° 至 93°C 的温度,之后将它们立即冷冻至零下 18°C。并且还不是一次,而是快速连续折腾十五次!完成后,再让手表在六个不同的方向上受到 40 克冲击,然后将它们置于高压和低压、93%湿度、高腐蚀性的 100%氧气环境中,同时施加达到 130 分贝的噪音,最后以 8.8 克的平均加速度振动。

实际上在这样的严苛测试中,欧米茄、劳力士、浪琴三家提供的手表都没有达到 NASA 美国宇航局之前设定的标准。欧米茄的超霸低压测试中走快 21 分钟,加速测试中走慢 15 分钟,且表盘夜光消退。不过劳力士和浪琴更惨,劳力士的计时表直接停掉,浪琴表镜则是脱落。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劳力士提交参选的并不是今天广闻人知的 Daytona,而是搭载同样搭载 Valjoux 72 机芯的表款。

最后加上宇航员自己对于外观和操作的偏好,欧米茄超霸成功获得了美国宇航局颁发的 " 所有载人航天任务的飞行资格 "。

虽然不少品牌的手表成功进入太空,欧米茄超霸是第一款登上过月球的手表,被赞誉为 "Moonwatch Only!"

可以说,成功登月是欧米茄超霸表款最为闪耀的一刻,将永远被铭记。

有顶点,自然也有起点。

1957 年,欧米茄一口气连推了三款面向专业市场的手表,分别是 "Seamaster 300" 海马 300、"Speedmaster" 超霸和 "Railmaster" 铁霸。相较于之前欧米茄推出的其他计时表,Speedmaster 超霸最大的特色在于它将测速刻度从表盘转移到了外圈,这样的设计更便于在赛车运动时测量时速。

2017 年,恰逢海马 300、超霸、铁霸诞生 60 周年,为此品牌特意推出了复刻版。而今天我们要聊的正是在这三枚中,私以为做得最好的一款 "Speedmaster 1957"。

这几年,钟表界的 " 复古 " 风潮盛行,有底蕴的品牌都基于历史表款生产出复刻版。对于复刻版,其实品牌还是处于很尴尬的局面。因为过去和现代的审美还是有些许的差别,一旦复刻得过于 " 老旧 ",现代市场的主流消费者是难以接受的。所以为了保证销量,不少品牌所谓的历史复刻款,多多少少会做妥协。其实妥协对于表友而言,是可以被接受的。毕竟时代完全不一样了,复刻版做得再像原版也终究不是原版。但是不少的品牌在 " 微调 " 复刻版设计的时候,很容易就走偏了 .....

当拿到欧米茄超霸 1957 复刻时,我们将其和 60 年前的广告画册置于一起,可以说是 "面貌如初、神韵依旧"。

最直观的坚守来至于表壳。现代市场的主流正装男款手表尺寸在 40 毫米、运动男款则在 42 毫米以上。而欧米茄超霸 1957 复刻款沿袭 60 年前第一款 Speedmaster 的经典尺寸,做成了 38.6 毫米。除此之外,表壳壳型采用当年的设计,配以拉丝、镜面抛光这两种不同的金属处理方式,使得表耳线条更加地棱角分明。

今天我们常见的欧米茄超霸,几乎采用的都是白色填涂的棒形指针。其实在超霸系列诞生的初期,还使用过名为 "Broad-arrow 阔箭 " 和 "Alpha 箭形 " 的两种指针。其中 "Broad-arrow 阔箭 " 无疑是最早和最有特色的。1957 年,欧米茄一口气连推的 "Seamaster 300" 海马 300、"Speedmaster" 超霸和 "Railmaster" 铁霸,均是采用 "Broad-arrow 阔箭 ",极具欧米茄年代特色。

很多表友喜欢老表,不少的表友却在寻觅的过程中将 " 破烂 " 和 " 老旧 " 等同。认为起霉斑、进水氧化等缺陷是饱经岁月的痕迹,并以此为傲,这样的观点无疑是错误的。时间带来的是经历、积淀、蜕变,不是限定于在此过程中产生的破损。所以在复刻款表盘的设计上,欧米茄超霸 1957 采用了源自于镭夜光自然衰变而带来的棕黄色,以及长期受紫外线照射而幻化为微棕的 "Tropical Dial" 热带面。

表镜使用了符合年代气息的亚克力材质,还原了拱形的弧度,在特定的角度下会比普通的平面表镜产生更美的光晕。更为特别的是,这款超霸 1957 复刻的亚克力表镜的内侧中央,戳有一个小小的 "Ω" 暗记。

钟表品牌欧米茄 Omega 起源于 1848 年,也是现在瑞士联邦成立的年份。1948 年,品牌诞生 100 周年。于是欧米茄基于二战时期给英军做防水表的经验,想利用橡胶生产防水圈,而不是当时普遍的铅圈、虫胶、油脂,最终一款名叫 "Seamaster 海马 " 的系列得以诞生。

在游览威尼斯期间,欧米茄设计师 JEAN-PIERRE BORLE 发现了贡多拉船侧的海马装饰,将此图案做成了海马系列的标志。因为海马系列早期因为防水设计的缘故,针对的目标客户都是偏向运动、乡村、户外的人士,所以赢得了 " 专业 " 的口碑。

而在 1957 年推出 Speedmaster 超霸和 Railmaster 铁霸这两款也是以 " 专业 " 而著称的特种表,于是后将 Seamaster 海马的海马标志延续了下去。

揭开密底后盖,第一眼见到的并不是机芯,而是采用软铁材质制作的防磁后盖。当时超霸被作为赛车运动手表而推出,考虑到汽车上不断增加的电磁设备,所以欧米茄特意提高了防磁标准。

欧米茄超霸系列首款使用的机芯名叫 Cal.321。这枚机芯由 Albert Piguet 与 Jaques Reymond 在 1942 年发布,原名 Lemania Cal. 27 CHRO C12。当时 Lemania 拉马尼亚和欧米茄同属 SIHH 集团,于是两家人合作这一研发项目。提及 Cal.321,普通表友可能并不熟知,但它的另外一个名称 "Cal.2310" 却大名鼎鼎。诸如百达翡丽、宝玑、江诗丹顿等高端品牌在没有自产计时机芯的年代,都曾广泛采购使用过。

1968 年,超霸系列由 Cal.321 机芯换用为 Cal.861 机芯,这是该腕表系列引入的第二代手动机芯。与先前的 Cal.321 机芯相比,Cal.861 机芯的设计开发更针对于大规模生产,所以将结构更加简洁,也更节约成本。

其中比较明显的零件改变就是用以切换功能的 " 导柱轮 " 变成了 " 凸轮 ",这种凸轮对于加工的要求相对低了一些,可以通过冲压生产。并且它是可以做成两个部分,然后再组合为一体,有效节约了生产成本。

同时从 20 世纪 70 年代初开始,在 Cal.861 机芯上开始使用塑料材质的零部件。对于这样的改变,很多表友表示难以接受,以为欧米茄又是为了节约成本。甚至还有表友将这一塑料零部件称为 " 英雄的软肋 "。

Cal.861 里面的塑料部件作用是用来截停住计时秒轮,其采用低摩擦的 Delrin® 材质,这对于性能和稳定性反而是提高。因为如果是金属,则会加大摩擦。在功能性和观赏性间,欧米茄认为这个价位的手表加上是密底设计,则更应该偏向功能。

1996 年,在原本 Cal.861 的基础上,机芯换用了贵金属铑镀层,以增加防腐能力和美观度,并同时更名为 "Cal.1861"。在今年的超霸 1957 复刻款上,正是使用这款简单、耐用、经典的手动机械计时机芯。

@watchclub

除了表款本身够复古以外,欧米茄在附件的配置上也是非常地用心。超霸 1957 所配备的表盒遵从上世纪 60 年代的设计,就连表盒内部采用的棕黄色布料都是当年的编织纹路。同时欧米茄除了钢带以外,额外配备了一根手工牛皮表带和 NATO 尼龙带。更贴心的是,还附赠了便携牛皮小包和拆换表带的工具。

说了这么多优点,但也不代表这款欧米茄超霸 1957 没有缺点。

在使用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两个不足。第一个是在钢带的表扣,原版的超霸使用的是没有安全保护的折叠扣,长期使用可能导致意外脱落。到了复刻时,欧米茄使用上了更为先进的双边按压折叠扣,同时还带有延长功能,安全性和实用性都得到了提高。因为这样的表壳完全是现代设计,为了不显突兀,欧米茄还特意加上了立体 Logo。但是这样的表扣实在是又厚又大,和纤细的表壳侧面线条、犀利的表耳有点不搭。

另外,在钢带的表节设计上,欧米茄的设计师考虑不周。其利用的是两颗螺丝+一根金属棒来连接表节的设计,但是螺丝+金属棒的横向长度比表节短,所以导致金属棒可能会在表节孔洞里面活动。一旦表带长期使用或安装不到位,就可能导致表带意外断裂。

所以在这里得提醒一下,未来将要购买和已经购买这款表的朋友,使用钢带的时候要小心,或者干脆换成 NATO 或牛皮表带。

横向比较,2017 年欧米茄除了复刻了超霸以外,还复刻了海马 300 和铁霸。当然,另外两款复刻也很漂亮,只是在可玩性和表镜材质的选择上,超霸略有优势。

纵向比较,超霸作为不少历史事件的见证者,欧米茄几乎每年都会在这一系列上做纪念款。不过特别有意义的就超霸系列诞生和登月这两个事件,而 1997 年和 2007 年的超霸诞生周年纪念版,和 2017 年的相比,则逊色不少。下一个周年得等到 2027 年了,除非欧米茄舍得换上原版的 Cal.321 机芯和更换钢带设计,否则实在是难以超越了。即使这样的设想成真,那也得 9 年以后了。

与其做不可预估的梦,不如把握当前的美好。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评论
大家都在看